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章 我们没位置
    第56章 我们没位置

    风雨柔小声跟段皓说有关杜氏娱乐的事情。

    她在周承祖的帮助下,已经开始接收杜金荣名下股权,现在移交手续正在进行中。

    想起眼前青年,一言将自己从一个默默无名的小艺人,摇身变成身家超过2亿元的白富美,风雨柔就感慨万千。

    这时,秦风同来的那些男女,也察觉到段皓两人的格格不入。

    一名站在秦风身边的男子,搂着一名妆容妖艳的少女走了过来:“呵呵,这两位是……”

    段皓眉头略微一皱,这男子名叫丁文彬,是秦风的狗腿子,家里开造纸厂。

    前世秦风数次让自己难堪,此人都是出了大力气,是自己最厌恶的几个人之一。

    这种蝼蚁段皓现在可没兴致理他,所以段皓只淡淡说道:“凉州段皓。”

    “凉州人?兄弟我丁文彬,家里开造纸厂的,段兄弟家里长辈哪里高就?”丁文彬上下打量了一番段皓,这话明显是要探段皓的底细。

    主要是段皓身上穿的阿玛尼西服价格不菲,让他有些投鼠忌器,不敢和前世一样上来就踩人。

    段皓继续跟风雨柔说话,直接将他晾在一边。

    那些跟着他来到男女见状吃吃笑了起来,丁家典型的暴发户,要不是秦风带着他一起玩,大家都不怎么看得起丁文彬。

    不过他们也好奇,这个凉州来的同龄人,居然这么有个性,让土豪丁吃瘪。

    “好了,以后有的是机会交流,我们去绿水会所吧。”秦风走过来解围,向丁文彬使了一个眼色。

    丁文彬眼中闪过一丝羞恼,转身开始招呼众人出门,这次秦风为崔画彤庆生,让他订下了绿水会所一个小院。

    名义上请客是秦风,但大家心里清楚,最后买单还是自己。

    没办法,造纸厂污染严重,如果不靠秦家遮风挡雨,早就被有关部门封掉了。

    秦风这时也见到风雨柔,眼中闪过一丝惊艳,他对段皓说道:“一起走吧,我在绿水会所定了小院,一定会让彤彤过上一个美满的生日party。”

    段皓拉着风雨柔没有说话,反正崔富贵嘱咐自己关照崔画彤,其他事情他才懒得管。

    原本还担心一人无聊,现在有风雨柔陪着,他们要玩就陪他们玩得了。

    四人走出咖啡屋,秦风依旧开着雅阁,他细心帮崔画彤打开副驾座,转身对段皓俩人说道:“抱歉,你们坐另外一辆车吧。”

    丁文彬闻言走过来:“只剩下一个位置,段兄弟,要不你发挥一下绅士风度,让给这位美女坐,自己打车吧,反正绿水会所很好走,的哥们都知道路。”

    原本两三名青年还想邀请段皓两人坐自己车子,听到此言连忙收了脚步。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秦风这是和丁文彬合伙挤兑段皓来的,自己犯不着为了两个陌生人恶了圈里朋友。

    更何况,那白裙美女相貌出众,相比名花有主的崔画彤和浑身是刺的徐玲玲,这种文静少女堪称完美恋人。

    圈里现在不知多少人惦记着,如果能拆开两人,自己不就有机会了吗?

    徐玲玲戏谑看着这一幕,她自己开了一辆mini,准备接风雨柔。

    至于段皓这个家伙,她想让他吃吃苦头,真当她徐大小姐好惹的,下午居然喂自己吃狗粮,还是单身牌。

    段皓玩味看了一眼丁文彬,他知道对方那辆路虎只坐了一人,前世也是这样,后来还是徐玲玲帮自己解围。

    不过……

    现在这丫头笑得那么奸,明显准备作壁上观了。

    段皓看了一眼徐玲玲,戏谑笑道:“我和雨柔一起走!”

    几名男子闻言脸色瞬间垮了下来,丁文彬冷冷哼道:“天气这么热,你准备让风小姐和你挤计程车?”

    风雨柔小脸冷了下来:“不用,我和段皓同学自己有车。”

    丁文彬闻言一滞:“那我们先走,等下绿水会所见,哈哈……”

    秦风笑而不语,一踩油门,雅阁带头冲到最前面。

    “走了,走了!”其他人纷纷上车,不到片刻,七八辆跑车走个精光。

    “喂,上来了,死撑着!”徐玲玲嘟着嘴巴,蓝色mini缓缓停了过来。

    段皓莞尔一笑:“你先走,我们随后就到。”

    “嘿,你真打算叫计程车,丢不丢人啊?”徐玲玲眼带怪异看着段皓。

    段皓戏谑一笑:“放心,我怎么忍心让雨柔陪我坐计程车。”

    “柔柔,别管这个傻叉,快上来。”徐玲玲翻翻白眼。

    风雨柔摇摇头:“玲玲你先走吧,我跟段皓同学一起。”

    “你……懒得理你们……”徐玲玲气得拍了一下方向盘,mini一溜烟窜了出去。

    “段皓同学,要不我打电话给公司……”风雨柔提议道。

    杜金荣安排了个司机给她,不过她性子清冷,不喜欢身边跟着人,所以没带来。

    段皓微微一笑:“不用,我叫人来接我们。”

    言罢段皓掏出手机,拨通一个号码:“喂,小徐吗?嗯,我在天星广场……”

    只见他说了几句,随后就挂了电话,风雨柔美眸眨了眨,想不出他叫谁来接送。

    ……

    而此时,距离天星广场不远一家五星级酒店的套房,徐天豪将手中那把十三幺扣下,说道:“不打了,有事。”

    “哎哎,徐总,我这大三元你说不打,不行不行,说好了十二圈。”对门叼着雪茄的黑瘦西装男立刻不乐意了。

    “徐总,有事也得打完这把,老夫这个时辰旺,这听着清一色呢。”上家的唐装老者也不乐意了,上前就要拖住那大胖子。

    下家光头男也是起哄道:“徐总你这牌品不行啊,哪有人打一半就走的,何况赵大师在场呢。”

    徐天豪急得将筹码全部扣在麻将桌上:“算我诈胡赔三家得了,钱下次算,我这有急事。”

    说罢不理面面相窥的三人,他冲到厕所洗了一把脸,还把大背头抹了抹,抄起皮包就冲出门去。

    “这叫什么事啊!”黑瘦西装男嘟囔道:“我看你徐胖子听什么牌。”

    其他两人围了过来,见状脸色大变,眼前是一副叫糊的十三幺。

    “不对,徐胖子接了电话,连这种牌都不要了,有大事。”

    “刚那电话谁打来的?”

    “顾看牌没去听,咦,好像听到什么先生……”

    “靠,是天南先生,麻痹徐胖子。”

    “追!”老者言简意赅,率先冲了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