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章 得意忘形
    第60章 得意忘形

    同样旗袍,如果说周馥兰是上海滩的贵族名媛,素姐就是十里洋场的交际花,两者都是能引得雄性为之舍命的尤物。

    几名酒量浅的男生,面对这等尤物,眼神迷离,舌头都大了。

    无奈这美妇气场太大,除了和秦风浅呡一口,其他人连碰杯都吝啬,反倒一双似笑非笑的妩媚大眼,看得他们讪讪而退。

    秦风等人自然酒到杯干,能让老板娘出来敬酒,面子可是不小。

    素姐离开前留下一瓶700ml的轩尼诗xo,这酒市面上两千出头。

    如果之前是面子,这次就是里子了。

    段皓笑而不语,这些人最大也就二十一二,正是装成熟好脸面的年岁,怎么敌得过素姐这种手段。

    看了一眼脸上挂满微笑的秦风,段皓摇摇头,感到有些无趣。

    丁文彬拍拍手对众人说道:“今天全靠秦少面子,以前素姐敬酒,可是从来不喝的。毕竟人家背后靠着平天区老大赵伍爷,咱们之中,除了秦少,其他人哪能得到素姐高看呢?”

    言罢他有意看着段皓,段皓戏谑一笑,转身继续和风雨柔闲聊。

    徐玲玲插嘴说道:“赵伍爷?这人我听我大伯说过,据说他是平天区的地下老大,但凡娱乐行业,不管是ktv、酒吧、地下赌场或者这种私人会所,他都参有股份。”

    “岂止如此,上次市里有位领导据说要整肃平天区娱乐场所,结果没过一两个月,那人反倒因为贪腐下了台,有人说这件事是赵伍爷背后使力。”坐在徐玲玲身边的一名白富美开口补充道。

    他们这个年纪最为向往这种江湖人物,一时间七嘴八舌,讨论得非常热烈。

    崔画彤微微一笑:“赵伍爷势力再大又如何,秦风父亲是秀越区区长,他的女人不也得过来敬酒。”

    这话说完,除去几个无知少女叽叽喳喳应和着,一些青年都笑而不语,几个老成的更是眉头一蹙。

    人家给你面子,但你也不能拎着,花花轿子人抬人,在人家地盘这样说,有些忘乎所以了。

    段皓暗暗摇头,赵伍连市里的领导都能搞下去,一个秀越区区长又能顶什么用。

    难怪富贵叔不放心,这崔画彤喝了酒,嘴巴有点把不住门。

    秦风原本还算理智,今天喝了不少酒,再加上这话是心上人说的,又是夸自己老爸,一时间也有些飘飘然。

    丁文彬家是暴发户,在秀越区有秦家罩着,要钱有钱,要势有势,从来没吃过亏。他哪里知道赵伍爷的厉害,以为抓住机会,立刻大拍马屁。

    徐玲玲见他们越吹越大,连忙建议撤了酒席,继续唱歌。

    段皓和风雨柔自然不会跟他们胡闹,两人回到院子竹亭,这次徐玲玲也跟着过来。

    “彤彤那话不应该说的。”刚坐下,徐玲玲小脸充满了担忧,她家里背景比圈里人要高出不少,见过的世面也多。

    风雨柔点点小脑袋,经过周园一事,她也算见过大世面,一个秀越区区长,可是在周园兰亭菀可是站进去的资格都没有。

    段皓拿着一杯热茶笑而不语,徐玲玲白了他一眼:“反正有你在,本小姐就放心了,难得彤彤过次生日,就让她疯吧。”

    “小徐告诉你的?”

    “嗯,还叫本小姐勾引你呢!”徐玲玲故意拉下吊带,胸前汹涌半露,眼神迷离看着段皓。

    风雨柔眼神立刻变了,大有护食的趋向,反倒段皓目光清澈,让徐玲玲瞬间破功,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哈哈,我大伯说你是半个神仙,真是太逗了!”

    “我还真的是半个神仙呢!”段皓正色点点头,前世他证得天龙金身,可以横渡星空,真的达到仙佛之流。

    “得了吧,你要是神仙,我还观音菩萨呢!”徐玲玲这次连可乐都快喷出来了。

    一旁风雨柔拍拍额头,心中暗想:‘这难道就是真佛当面而不识?’

    段皓微微一笑,三人对着月色闲谈,倒也能打发时间。

    ……

    大约过了两个多小时,眼见将近午夜,屋子里的人还在狂欢,段皓有些不喜。

    莫非这些家伙真的准备玩通宵?

    这时候,一名经理带着两名服务生,手持托盘走了进来。

    段皓见到托盘上的物品,立刻走了过去:“停下!”

    那经理疑惑看着段皓:“这位先生,有什么事吗?”

    丁文彬在屋内看到这一幕,快步走了出来:“干什么,姓段你又要搞什么事?”

    “这东西你叫的?”段皓指着托盘上一只钢瓶,脸色很难看。

    丁文彬不屑笑道:“你知道这什么东西不?快乐气球,你这种从乡下来的土包子,想来也没玩过。”

    这时候秦风和崔画彤也走了出来,秦风说道:“段皓,你们玩你们的,我们玩我们的,今天彤彤生日,不要一再挑衅我的耐心。”

    段皓眼神冷冷看了过去:“你们玩什么我都不管,这东西沾不得。”

    “切,你当你是谁啊?”丁文彬拿过一只钢瓶,对着段皓扬了扬:“这玩意可嗨了,而且还是彤彤点的,你不玩别挡着地球转。”

    “什么?”这一下,风雨柔和徐玲玲也是惊讶看着崔画彤。

    刚刚三人闲谈,段皓正好说到这快乐气球的毒害,没想到这东西居然是崔画彤点的。

    崔画彤小脸红红,估计喝了不少酒,挣开秦风的搀扶,推了段皓一把:“你这也管那也管,比我爸还烦。”

    “就是,又不是一个圈子,死要跟着来,来了又不一起玩……”

    “呵呵,还不是看中了崔家的财产,这年头……”

    “反正我也看他不爽,三大美女,他一人占了两个……”

    “滚开,老娘几个美女站在这里,你眼瞎了看不到吗?”

    那群男女纷纷帮腔,在酒精的刺激,越说越不堪,气得风雨柔娇躯微震。

    段皓隐隐动了真怒,冰冷看着崔画彤:“要不是富贵叔要我看着你,我段皓管你死活。”

    崔画彤对上他那冰冷的目光,激灵灵打了个冷战,身上酒气散去不少。

    “现在已经过了十二点,我看是时候回去了。”段皓面无表情走前一步,吓得她一个踉跄险些摔倒。

    秦风扶住崔画彤,指着段皓喝到:“你要走就赶快滚,彤彤走不走轮到你说话?”

    “小子,我警告你,别逼我动手。”丁文彬走到段皓面前喝到。

    崔画彤想起刚刚险些出糗,尖叫道:“要走你走,连赵伍爷的女人都得向秦风敬酒,你段皓算什么玩意?”

    这话一出,全场瞬间静了下来,原本作壁上观的经理脸色瞬间黑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