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章 等着抱大腿
    第61章 等着抱大腿

    现场不少人被崔画彤这一嗓子吓出一身冷汗。

    姑奶奶……

    您私下吹吹牛不打紧,这可有绿水会所的人在场呢,万一传到赵伍爷耳中,谁抗得下来?

    这里可是平天区,大家人脉关系全在秀越区,等到家里来人,黄花菜都凉了。

    段皓眼带嘲讽看着这一幕,当年自己饭还没吃,秦风和丁文彬两人就把自己挤兑走,后来据说他们得罪了一个大人物,当夜被修理得很惨。

    现在看来,极可能崔画彤酒后失言所导致。

    崔画彤话一出口立刻后悔,不过想起素姐前来敬酒一幕。

    她心中大定对段皓挥挥手:“你要走就走,大不了我给老爸打个电话,保证他怪不到你头上。”

    没想到崔画彤如此不知好歹,段皓心中微怒:“我答应富贵叔完整无缺将你带回去,自然不会半途而废。”

    “你……”崔画彤闻言气急。

    秦风向丁文彬使了一个眼色,丁文彬早就忍不住,立刻跳了出来:“你小子算老几,三番两次装大头!”

    段皓冷冷看着他没有说话,丁文彬戏谑笑道:“看什么?想动手?”

    其他人纷纷围了过来,丁文彬从小练习散打,还认识许多社会人,打架这种事情对他来说简直是家常便饭。

    反倒这个段皓长得文文静静的,一看就是归属书呆子一类,估计丁文彬一只手都能解决他。

    段皓自然不会跟这种人动手,右手一抄,丁文彬手中钢瓶已经到了他手中。

    正当丁文彬准备发作时,却发现段皓将钢瓶递给站在一旁的经理:“这里不需要这个。”

    那经理接过钢瓶,众人纷纷抽了一口冷气,只见精钢铸就的瓶身,竟然深深凹下五根手指指印!

    “抱歉,我们送错院子!”那经理瞬间认怂,带着钢瓶转身就走。

    几名老成的男子眼带担忧,这人走了,万一将崔画彤那话传到赵伍爷耳中,恐怕今天事难了。

    丁文彬吞了一口唾沫,他知道就算自己那教练来了,也没能耐在一只钢瓶上捏下五个指印。

    后怕看了一眼段皓,他默默坐到沙发上,耷拉着头不停喝着闷酒。

    徐玲玲怕闹起来,拉拉崔画彤:“彤彤,你喝醉了。今天到此为止,让段皓送你回去吧。”

    所有人听到这话,纷纷看着崔画彤,崔画彤秀眉一蹙,转头脸说道:“大家说好玩通宵,我当然得陪全场。”

    她知道现在跟段皓走,不说让秦风下不了台,更是把丁文彬往死里得罪。

    一边是印象不好的段皓,一边是早就心仪的男友,崔画彤很容易做出选择。

    果然,听到这话,秦风和丁文彬脸色好看许多。

    段皓面无表情摇摇头,想起华国一句古话——医者不救求死之人。

    罢了,三番两次提醒,自己对得起崔富贵了。正当他准备带着风雨柔离开时,手机突然一震——崔富贵来电话了。

    段皓按下接听键,手机传来崔富贵着急的声音:“小皓,午夜一点了,你和彤彤回来了没?”

    零四年那是诺基亚的主场,机王的音放可不是盖的,崔画彤听到父亲来电,眼中闪过一丝慌乱。

    看了一眼崔画彤,段皓总归念及崔富贵情谊,缓缓说道:“在吃蛋糕呢,过一会我就带她回去。”

    “要不要我叫车过去接你们?”

    “不用了,这里有车。”

    ……

    “两点就走!”段皓挂断电话。

    徐玲玲也劝说崔画彤:“彤彤,二点就走吧,女孩子太晚睡觉,老得很快呢。”

    崔画彤嘟着嘴巴没有说话,段皓懒得理她,带着风雨柔回到竹亭坐下。

    ……

    那经理,离开幽竹小院,带着人快步来到沧浪苑。

    相比幽竹小院,沧浪苑占地很广,保卫级别极高,几乎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

    素姐见到那钢瓶,一双凤眼瞬间眯了起来。

    “刀疤,你看出什么来了吗?”

    “素姐,来人是个高手。”一名光头大汉从她身后走了出来。

    这光头大汉身高接近两米,脸上有一条犹如蜈蚣状的狰狞刀疤,正是赵伍爷手下头号打手。

    素姐沉吟了一会,对那经理挥挥手:“再送一瓶轩尼诗xo过去,告诉老周在他们结账时打个九折。下去吧……”

    说罢她转身返回沧浪苑,绿瓦白墙的正房中,一张意大利定制加长沙发上,坐了二十多个相貌出众的少女。

    这些少女颜值比外面那些迎宾还要高出一线,据说都是绿水会所的头牌,其中有二个和素姐一样穿着旗袍,是花城大学城里面的校花。

    一名油头粉面的青年左右搂着一个,两只大手不停这两具娇躯上游走,引得那两位在学校以高傲出名的女神娇嗔连连。

    也不知道被平日那些护花使者,看到眼前这一幕,心中会有什么感想。

    这青年对面坐着一名黑瘦中年男子,这男子气势不凡,一身手工裁剪的唐装极为考究,素姐进来后在他耳边小声将刚刚发生的事情讲述。

    这黑瘦男子正是这间绿水会所的幕后老板——赵伍爷。

    他赞许拍拍素姐那瓣蜜桃:“做得不错,帮我招待一下刘公子,老周说光头豹,明董、赵大师和徐总过来了,我得去敬杯酒。”

    说完告了一声罪,赵伍带几个黑西装保镖走了出去。

    刘公子搂着两个校花,喘着粗气说道:“素姐,听说你们这绿水会所,专门从苏杭请来的大师傅布置,不如让这两位小美女带我去参观参观?”

    素姐心中啐了一口,那不知这色鬼要去外面干什么?

    正待开口劝说,那刘公子已经搂着两个少女出门,见到他如此急色,素姐示意一个保镖跟去,却被他身后一名中年人拦下:“我家公子爷办事,不愿其他人跟着。”

    素姐见状只能作罢,人家贴身保镖都无所谓,自己瞎操什么心,反正在绿水会所,也出不了事。

    ……

    赵伍先去周豹所在的院子,只是让他摸不着头脑的是,平时最讲究排场的光头豹。

    今天酒也不喝,妞也不点,据说从晚上到现在,已经喝了几壶浓茶,两只烟灰缸插满了烟蒂。

    而且自己来后,屁股都没坐热,这周豹言里话里总赶着自己出门?

    ……

    一脸疑惑从周豹的院子出来,赵伍又去了明董和赵大师的院子。

    这两位更加奇葩,弄了一副象棋,俩人下上了。

    “老伍有事只管去忙,十万的最低消费,明某人还不至于赖账。”明董连推带搡,赵伍一脸懵逼带着保镖退了出来。

    “这叫什么事啊?爷又没跟你们提钱,一个个神神秘秘搞什么鬼?”

    ……

    最后来到徐天豪院子,赵伍实在忍不住,问道:“徐总,您这是玩哪一出?一人来我这儿?点个院子,喝茶,看星星玩?”

    徐天豪其实也吃不准段皓什么意思?

    居然跟群二代混到一起?哪怕这群青年的家长来了,给段天南提鞋都没资格。

    所以哪怕是自己侄女徐玲玲,徐天豪也只是发条短信隐晦提点两句,不敢泄漏段皓身份。

    眼见赵伍询问,两人又交好多年,他想了想憋出一句:“我等着抱大腿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