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章 故作镇定
    第63章 故作镇定

    好歹丁文彬也是业余散打,要不是这几个月嗨气,体力下降不少,这顿拳脚最少让刘公子断几根肋骨。

    他这一路疼得鼻涕眼泪都流出来了,一身名贵西装沾满了脚印,脸肿了半边,嘴角还挂着一缕干凅的血迹,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绿水会所的人见到他,都吓了一大跳。

    “公子爷,谁伤了你?”

    那个中年保镖,猛然一拍面前的钢化玻璃桌,吓得沙发上那群莺莺燕燕噤若寒蝉。

    刘公子掉了半边牙齿,说话都漏风:“这……滴……问素姐,那叫丁文彬是……熟么……来头,偶……刚从厕所出来就被揍了一顿。”

    素姐不屑看了他一眼,两个校花都把事情经过告诉她了。这混蛋话中不实,省去对那女孩子用强未遂一事。

    自从绿水会所开业以来,还是头次遇到这种精虫上脑的人渣,这件事要是放别人身上,不仅这顿打白挨,还得被伍爷弄死不可。

    要不然人人这么乱来,谁还敢来绿水会所玩?

    ‘不过这姓刘虽然不是个东西,但背后的家族却是伍爷等人需要仰望的存在’

    素姐点了一根烟,压下火气淡淡说道:“丁文彬,我记得他家里开造纸厂的,目前在幽竹小院,他怎么惹到刘公子头上了。”

    刘公子听到这话狠狠拍了拍桌子,大着舌头:“一个……开造纸厂的穷逼,要素……在闽东,偶……埋了他。”

    “伍爷没在,素姐,这事你怎么说。”

    那保镖看他说话也牙疼,站出来看着素姐,大有一言不合就动手的趋势。

    刘家数代在闽东从事海运生意,连国外一些海盗集团都有联系,从来都是刘家欺负人,哪里吃过这种亏。

    ‘看来要是不给他一个交道,恐怕是双方协商的事情要黄,这可是伍爷无法承受的结果。’

    想到这里,素姐淡淡对身后一名大汉说道:“疤哥,你过去一趟,带那小子过来。刘公子是伍爷的贵客,在会所被人打了,总得有个说法。”

    刀疤点点头,带着几名黑西装保镖走了出去,只是眼角余光看着那刘公子有些不屑。

    ……

    刀疤来到幽竹小院,正好遇到徐玲玲准备继续劝说崔画彤。

    “哪个是丁文彬!给我出来!”刀疤看了一眼段皓,发现他们三人站在一旁,转身向屋内喝到。

    丁文彬听到这话大咧咧站了起来:“我就是,干啥?”

    刀疤冷冷一笑,身后冲出几名黑西装,瞬间就将他制住。

    “你们干什么?绑票吗?”丁文彬不停挣扎。

    几名富二代和官二代,在酒精刺激下立刻拍了桌子,秦风连忙喝止他们,向刀疤问道:“你们什么人?都住手,把话说清楚。”

    刀疤冷笑看了他一眼:“这位兄弟能耐,打了我老板的贵宾,没办法,上面点名让他过去一趟,你们不要让我难做。”

    说话间,刀疤眼角余光一直盯着段皓。

    发现段皓笑而不语,心中顿时有底,这种轻易将钢瓶捏出指印的练家子,能不结怨就不要结怨。

    “什么?闽东那鳖孙叫你来的?”丁文彬梗着脖子拍出一张会员卡:“你知道我是谁不?小爷可是绿水会所的会员!”

    刀疤指着台上绿色的会员卡摇摇头:“别说你个青铜会员,就是白金会员也不好使。”

    听到这里,丁文彬脸色一变,秦风连忙站出来:“过去可以,不过这位大哥,你好歹道上混的,没理由帮着外地人欺负本地人吧?”

    刀疤微微一滞,暗暗看了一眼段皓,挥手让那几个黑西装放开了丁文彬:“行,既然你这么说了,那就不压着,你们全部跟我走,别想逃。”

    一来是他对刘公子看不过眼,二来是忌惮冷眼旁观的段皓。

    刀疤索性找个台阶下,要不然以他的性子,丁文彬最少先废了两条胳膊再说。

    “走就走,我父亲是秀越区区长秦仕,赵伍爷也是认识的,等下有什么误会说开就好。”秦风以为自己脸面很大,得意说道。

    刀疤呸了一口浓痰:“你跟我这个打手头头说这有个毛用,等下有能耐和赵伍爷或者素姐说去。”

    听到这话,秦风对几名拿出手机的官二代和富二代摇摇头:“没必要惊动家里,强龙不压地头蛇,一个闽东小瘪三,能有多大能量。

    伍爷应该是叫我们过去调停的,文彬动了手,的确需要给伍爷一个交代。”

    他在秀越区只要打出父亲秦仕这张牌,几乎等同通行证,这次同样信心十足。

    段皓暗暗好笑,心想:‘等下有得你跪了,人家上门抓你,明显胳膊拐外头了,凭你老子一个秀越区区长就掰得回来?’

    秦风这个圈子,以他和丁文彬为主。一个有势一个有钱,向来无法无天惯了。

    其他人听到这话,心中一定,大呼小叫浩浩荡荡向沧浪苑走去。

    看到崔画彤也跟着去,徐玲玲急得直跳脚:“你个傻白甜,跟去干什么?刀疤的大佬可是赵伍爷,不行,我得跟上去,等下有个好歹,但愿伍爷看我大伯面子上,放我和彤彤一马。”

    段皓好笑拉住徐玲玲:“别急,一起去,保证没事。”

    ……

    听到外面有动静,徐天豪几人纷纷出来,却发现段皓已经走远。

    想起下午分别时各自寻找的借口,现在碰面,四人都有些尴尬。

    徐天豪轻咳一声:“天南先生估计也在那群人中,我们跟过去看看吧。”

    周豹拍拍光头:“那行,等下见机行事。”

    “放心,有我们四个在这里,天南先生就算烧了绿水会所,赵伍也得卖我们面子。”明董淡淡点头。

    “烧会所算什么?现在只能求赵伍别装逼,等下惹火了天南先生,把他当天灯烧了,凭我们四个面子可保不下来!”风水先生赵大师算是半个道门中人,急得跳脚,他可是知道一个道门真人发起火来,是多么的可怕!

    ……

    赵伍没想到自己离开这么一小会,居然发生了这么多事情。

    看着犹如被人打成猪头的刘公子,他心中暗骂了一句活该,不过脸上却堆起愤愤不平的神色:“刘公子,你放心,我赵伍今天一定给你一个交代。”

    这时候,刀疤也带着秦风和丁文彬等人过来。

    随着进入沧浪苑,秦风脸色逐渐凝重。这院子档次明显高过幽竹小院不止一筹,赵伍爷在这里接待对方,恐怕对方分量不轻。

    不过想起父亲秦仕,秦风心中一定。自己家在花城白道,也是数得上号,身边这群朋友家里的能量也是不小。

    这么多人在这里,怕什么?

    段皓看着秦风那故作镇定的神色,嘴角微弯,如果他没有猜错,等下发生的事情,恐怕会让秦风惊掉下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