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章 根本不讲道理
    第64章 根本不讲道理

    刀疤带他们进门后就走到赵伍爷身后站定。

    秦风定定神,拱手说道:“伍爷,您找我们过来,敢问有什么事?”

    “呵呵,你们在我场子打了人,反倒问我有什么事?”赵伍爷瞥了秦风一眼,似笑非笑。

    听这语气,秦风感觉不妙,连忙放低姿态:“伍爷,我父亲是秦仕,如果文彬有什么得罪的,您老人家看我爸面子上,多多包涵!”

    赵伍眉头一皱,正准备开口却被一个傲然的声音打断:“秦伯伯可是秀越区区长,你们这些黑社会可要注意点!”

    看着骤然开口的崔画彤,秦风脸色大变,果然,原本还有两分笑意的赵伍瞬间翻脸,一杯冰冷的威士忌立刻泼到他的脸上。

    “拿一个区长出来压我?小子,要不要打个电话,问秦仕敢不敢接我这个黑社会的面子?”赵伍冷冷一笑,不待秦风开口,抄起素姐面前的红酒杯,又是一杯红酒泼了过去。

    如果说头一杯威士忌秦风是来不及躲,那么这杯拉菲却是不敢躲。

    他知道,崔画彤那话将赵伍得罪死了,现在人家翻脸,一个处理不好,今天恐怕大家下场很惨。

    ‘该死!彤彤从小被人宠大,哪里知道这种黑道枭雄的可怕,这次被她坑死了!’秦风脸色惨白,冰冷的酒水沿着发鬓滴到脚下,极为狼狈。

    崔画彤大眼圆瞪,哪敢相信眼前这一幕?

    怎么报出秦伯伯的官衔,不应该是这黑社会头目道歉吗?

    他怎敢泼秦风两杯酒?

    而且秦风竟然也不躲?

    无数疑问让她愣在当场,所有人都用傻逼的眼光看着她。尤其是那些同来的“朋友”,眼见赵伍爷翻脸,不少人眼神烁烁轻移脚步。

    一起装逼一起飞,打打顺风仗没问题,但要帮你们去扛赵伍爷,白痴才去干这种脑残事!

    段皓好笑摇摇头,崔画彤被穆清溺爱惯了,实在不知天高地厚,竟然威胁一名黑道大佬。

    看来前世传闻他们被修理,估计就是因为此事了。

    赵伍黑着脸将酒杯砸到玻璃桌上:“滚!别说我不给秦仕面子,带着你那脑残妞给我滚!”

    秦风脸色赤红一片,咬牙拉着崔画彤退到一旁,但是没有离开,如果现在走,丁文彬绝对和自己反目成仇。

    犹如丁家离不开秦家这把保护伞,秦家方方面面要用钱,也离不开丁家这只提款机。

    赵伍不屑哼了一句,转而对丁文彬冷冷一笑:“你有种,居然敢在我赵伍的场子打人。”

    丁文彬见到秦风认怂,吓得腿都软了,连忙上前解释:“伍爷,是他……”

    “住口,刀疤,给我打!”赵伍脸色一黑,猛然喝到。

    他知道这件事刘公子理亏在先,要是捅破,绿水会所的名声可就臭了。

    刀疤反手一个耳光,丁文彬话未说完就被抽飞,趴地上吐出七八颗牙齿,捂着脸颊哀嚎不断,那还能说出话来。

    段皓见状心中暗叹,到现在还看不清形势?

    赵伍屁股明显向着那刘公子,人家根本就没打算跟你讲道理。

    “刘公子,人已经带来了,你想怎么办就怎么办,不过别在我会所弄出人命,要不然晦气!”赵伍淡淡说道,到了他这个层次,道义两字对他来说真没什么约束力,利益才是关键。

    刘公子冷冷一笑,抄起两只红酒瓶猛然砸到丁文彬头上。

    一声惨叫,丁文彬立刻被开了瓢,鲜血瞬间糊了一脸,崔画彤几个跟来看热闹的小女生,纷纷尖叫起来。

    徐玲玲也不例外,反而是风雨柔拉着段皓衣角,紧咬下唇没有出声。

    “开个破造纸厂,你还当自己是个人物,今天看伍爷面子,不弄死你。”刘公子又砸了丁文彬两只红酒瓶,阴恻恻说道:“把他五条腿全给我废了,弄个半死就好。”

    “放……放过我……我知道错了……”

    看到对手身边走过来一名中年保镖,丁文彬趴在地上,连连求饶,他哪里能想到秦风父亲的面子居然不好使,这次说不准真的没命。

    “放你?”刘公子哈哈大笑:“可以,不过她们三个得留下来陪我,本公子今天豁出去了,通宵!”

    他话音一落,场中众人脸色都变了,尤其是段皓,眼神瞬间冷了下来,看着那刘公子犹如死人。

    因为这刘公子点的是徐玲玲、崔画彤和风雨柔三人。

    徐玲玲眼带担忧,她背后靠着徐家,报出大伯徐天豪今天绝对无碍,但要保下其他两人恐怕不行。

    崔画彤小脸煞白,躲到秦风身后。秦风强撑说道:“伍爷,大家都是南粤人,您真的一点面子也不给。”

    赵伍这时候也是心中暗怒,自己好不容易压制了这伙人。

    这刘公子真是精虫上脑,这些男女明显都是有背景,没见到刚刚那少女怼了自己一句,自己也就泼了两杯酒?

    看来自己只能做壁上观了,要不然,让道上知道自己帮着闽东人欺负南粤人,自己名声可就臭了。

    想到这里,赵伍不说话别过头,他这态度让秦风脸色瞬间变得煞白。

    刘公子嘿嘿向崔画彤走去:“给你个毛线面子,一个破区长,瞎比比什么,今天你妈在这里,本公子也照上!”

    说罢就要上前来拉崔画彤,秦风咬咬牙,拦到她面前。

    “滚!”

    刘公子手中的红酒瓶没有异议砸到秦风头上,伴随着酒瓶破碎的声音,秦风一声痛呼瘫到地上。

    崔画彤吓得尖叫连连,愈发助涨他的猖狂,只见他舔着嘴唇张开双手向她扑来。

    只不过,正当他即将抱住眼前这名绝色少女时,却骤然感到胸前一痛,在一阵喧哗中,竟然被人一脚踹飞好几米,砸到一张玻璃桌上。

    “那个……我看你不爽很久了,刚刚实在没忍住!”段皓拍拍裤腿,身后是一脸呆滞的崔画彤。

    “噗……”刘公子从桌上滚到地上,吐出一口污血,那中年保镖怒吼一声向段皓扑了过来。

    “刚刚叫你走,你不走,现在满意了?”脑后传来一阵恶风,段皓却扭身教训着崔画彤。

    在场人被吓得惊呼连连,因为那中年保镖双拳已经堪堪触及段皓的头顶。

    “完蛋了!”

    “这个白痴,居然在这时候分神。”

    “可不是,原来留下那三个女的就行,现在踢了那刘公子一脚,恐怕事情更加复杂了。”

    赵伍爷等人没有阻止,显然要摸摸段皓的底细。

    ……

    十几名富二代脸色惨白,一些少女纷纷捂着眼睛,生怕接下来看到血腥的画面。

    唯有风雨柔拉住准备上前的徐玲玲:“放心吧,这些人全上也不够段皓一只手打的。”

    果然,不等徐玲玲回话,段皓一记鞭腿抽出,空气中响起一声暴鸣。

    刀疤脸色大变,瞬间拦到赵伍面前,浑身肌肉高高鼓起,摆出一个防御的架势。

    “噗!”中年保镖人在半空已经狂喷鲜血,竟然被段皓一腿抽飞五六米,在众人惊骇的眼神中,最后砸到一张博古架上。

    “哗啦啦……”

    二米高的博古架,瞬间砸塌了半边,无数摆件将这中年保镖淹没进去。

    “这位兄弟,你明显跟他们不是一路人,我赵伍最好交朋友,这年头,多个朋友总比多个敌人好!”赵伍脸色凝重对段皓举举酒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