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章 都是雨衣惹的祸
    第67章 都是雨衣惹的祸

    可能是今天发生的事情让崔画彤原本的坚持发生了动摇,看到段皓眼中的坚定后,她停住脚步不敢在耍小性子。

    这一幕,让秦风气得双眼通红,一副要和段皓拼命的模样。

    众人吓了一跳,连忙按住,但就在此时,啪嗒一声脆响,一枚淡蓝包装的‘雨衣’竟然从秦风口袋中掉到水泥地上。

    ……

    原本嘈杂的场面瞬间陷入了寂静,直到被周豹一声戏谑打破:“呵,还是带刺的!”

    “彤彤我……”秦风张大了嘴巴,绿水会所门口灯光极亮,照耀得地上的淡蓝小方袋好生刺眼。

    众人想起刚刚他和段皓交手一事,所有人眼神都变了。

    ‘难怪要跟人家拼命,说不定你房间都开了,情有可原,情有可原……’

    周豹更是唯恐天下不乱,荤段子就没重复的,崔画彤又羞又恼,小脸红得像煮熟的大虾。

    “你给我滚!”崔画彤长这么大,从来没这么尴尬过,指着秦风喝到。

    秦风脸色一白,拖着僵硬的右腿说道:“彤彤,我衰人,我道歉。不过这地方不太平,我现在就送你回家,以后你想怎么罚我都行!”

    “回啥家?回如家!如家只要八十八,买不到吃亏,买不到上当,只要八十八啊八十八!”周豹摇头晃脑,打着拍子,那光头在灯光照耀下明晃晃的。

    众人想笑不敢笑,崔画彤娇躯气得连连颤抖,秦风更是险些气晕过去。

    崔画彤别过头,心想本小姐现在跟你走,那真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

    段皓玩味看着这一幕,他知道崔画彤不可能跟秦风走了,果然,接下来任由秦风如何苦劝,崔画彤就是不肯上车,其他人小声议论开来。

    “这次麻烦了……彤彤脸皮薄,不愿意走,这地方可不太平……”

    “谁说不是呢……那姓刘可不是好东西,就怕等下想走也走不了……”

    “这种情况下,彤彤要是跟秦风走。明天必定传出花城新生第二校花,夜不归宿与年轻男子开房,保证上校园网的头条……”

    ……

    其实崔画彤也是左右为难,等下跳出个李公子或是周公子,说不定又有麻烦事上门。

    尤其是段皓那犹如看戏的表情,更让她怒火中烧:‘全是你这个混蛋,不仅搞砸了本小姐的生日party,还让本小姐丢了这么大的脸。能打有什么用?要不是做保镖?’

    她这种白富美,从出生就在奢侈品或者名牌中打转。哪懂得在末法时代,个人战力到达一定程度,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情。

    少女眼神如刀看着自己,段皓好笑摇摇头,反正看时间,赵军也差不多来了,到时候把她送回到崔富贵身边,自己的任务就完成了。

    正在场面陷入僵局的时候,只见绿水会所传来一阵嘈杂的脚步声,许多衣着不凡的男女走了出来。

    “我还是头次见到把顾客赶走的会所……”一名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搂着一名相貌妖艳的女子愤愤走了出来。

    另外几名西装青年也是满脸怒火,对绿水会所几名经理破口大骂。

    “明天我们就来退卡,以后不来玩了!”

    “说什么迎接贵客,哪有迎接新客人,就把老客人赶走的道理!”

    “我是南方xx报社主编,我一定要报道你们这种店大欺客的行为!”

    ……

    眼见越来越多的人开车离开,众人看得目瞪口呆。

    难道赵伍疯了?这是将客人往死里得罪的节奏啊!

    “不行……彤彤,我们得马上走,看着情况好像有大事发生!”秦风心中忐忑不安,对崔画彤说道。

    “段皓,要不让彤彤坐我的车,这样你总该放心吧!”徐玲玲走出来,指着她那辆mini。

    段皓摇摇头:“再等一会,我叫的车就快到了!”

    “我大伯在那边,要不依旧让他送你们?”徐玲玲指了指徐天豪。

    徐天豪脸色大喜,屁颠屁颠跑了过来,暗暗向她比了一个大拇指。

    “天南先生,您想去哪?随时能走。”徐天豪躬身说道。

    面对段皓,他们四人可以说又敬又畏,没得到传唤,哪里敢过来?

    “不用了,我已经叫人来接我们了。”段皓摇摇头。

    周家这些外围势力,产业大部分涉及灰色地域,这也是从古至今大家族常用的手段。

    哪怕段皓修仙千年重生归来,也不愿意跟这种人牵扯太深,要不然后续剧情还没开展,就会被一只叫做“河蟹”的神兽给拦腰砍断了。

    正在此时,两盏车灯飞快接近,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

    “咦,远华实业的吴老板?”有人认出这辆突然停在会所门口的大奔。

    那吴老板身穿一套西装,脸上还残留着睡意,下车后狠狠搓搓脸,见到徐天豪四人快步走了过来。

    “呵,我还以为我最快,没想到四位居然抢在我前头。”吴老板散了烟,戏谑一笑。

    徐天豪奇怪看着他:“这大半夜你来干什么?我记得你可从来不熬夜呢?”

    吴老板微微一笑:“一听绿水会所要招待天南先生,我再困也要起来啊!”

    说完他打了个哈欠,徐天豪四人面面相窥,原来赵伍要自己等人捧场相迎的贵宾居然是段皓。

    不过刚刚在场子里,赵伍不是想跟天南先生动枪吗?

    几人偷偷看了一眼段皓,发现段皓面无表情,立刻不敢多嘴,只跟着吴老板闲聊。

    夜深人静,他们的对话可是震得在场所有人不轻。尤其是秦风这群花城二三流的富二代官二代,个个都不敢大声说话。

    刚刚一个刘公子就险些让大家都跪了,看情况这个让赵伍清场招待的天南先生来头更大。

    秦风冷汗淋淋劝说着崔画彤,一半是因为右腿穴道被封疼的,一半是因为即将到来的天南先生吓的。

    自己这群人中,美女不少,万一来的也是个和刘公子一样的色鬼,恐怕真的得出事!

    徐玲玲站在徐天豪身边,眼神怪异看着段皓。

    ‘这小子到底什么来头,不仅大伯几人在他面前战战兢兢,连吴敏这种老牌实业家都要前来站场迎接?’徐玲玲美眸不停在段皓身上打转,看着还在耍公主脾气的崔画彤,暗暗摇摇头。

    这个从小到大压自己一线的闺蜜,恐怕这次真的走眼了,不过这样一来,自己不就有机会了?

    徐玲玲压下眼中喜色,正好这时候,远处道路拐弯又有车过来,而且来的还不是一辆,而是一条车队。

    “看来赵伍叫的人不少,应该又有老朋友来了。”吴老板抽了一根烟,精神好了很多。

    徐天豪几人憋着笑,刚刚在沧浪苑,赵伍险些和天南先生动手,现在又来这么一出……

    四人都是老江湖,眨眼就猜出七八分。

    赵伍之所以前倨后恭,恐怕是刚刚那通神秘电话。

    ‘大家都不说破,看好戏……’

    眼神略微交换,他们四人心中已经有底,好整以暇看着逐渐接近的车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