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章 误会
    第69章 误会

    孙岩石走到雅阁车前,狠狠拍拍前车盖:“半夜三更按喇叭,吵到天南先生,老子把你这破车拆了!”

    “怎么还有人在这里?赵伍不是说清场了吗?”一名身穿唐装的胖子,走到孙岩石旁边。

    这胖子做餐饮生意,名下各式餐厅十来个,实力比孙岩石还要强。

    “一群小屁孩,扛家里大旗出来装逼。”孙岩石不屑呸了一句。

    唐装胖子眉头微皱:“叫赵伍过来,天南先生说不定就到,别让这群小孩在这里碍眼。”

    ……

    因为秦风右腿被段皓封了穴道,开车是同来另一名青年。

    这人家里开玩具厂,加入秦风圈子不久,头次出来玩,遇到这种场面,吓得车都忘记开。

    孙岩石几人等了一会,眼见这辆雅阁动都不动,开始生气,几个拳头下去,车盖出现几个凹印。

    “混账!给我停手!”秦风脸色大变,推门下车。

    这辆雅阁相当于秦家的门面,现在被人砸了,他哪里能忍。

    只是,当他气冲冲准备跟孙岩石理论时,正好遇到带着一队黑西装过来的赵伍。

    秦风脸色微微一变,瞬间将嘴边骂句咽回去。今晚已经被赵伍泼了两杯酒,他可不想被泼第三杯。

    “不是放你们走吗?怎么还在这里?”赵伍脸色很难看,感觉自己还是太过仁慈了。

    “把他们全部给我关到仓库,等招待完天南先生,再好好跟他们算账。”赵伍一挥手,十多名黑西装围了过来。

    秦风等人大惊失色,丁文彬伤得不轻,再拖下去,恐怕真有生命危险。

    “伍爷……”作为圈里老大,秦风只能硬着头皮上前。

    只不过,回答他却是一记响亮的耳光。

    “啪!”

    秦风眼神呆滞看着赵伍,左脸挂着一个红红的巴掌印。

    “给脸不要脸,你真当我赵伍是吃斋念佛的老太太?”赵伍眼神犹如一条择人而噬的毒蛇,吓得秦风身边几名富二代纷纷后退。

    这一耳光,不仅抽得秦风脸面全失,连这些跟来玩的都被吓懵了。

    孙岩石走到秦风面前:“瘸腿还这么嚣张,是不是想要再断条胳膊?”

    秦风打了个冷战,颤抖着声音:“我爸是秀越区区长秦仕……”

    “噗嗤!”

    “当是谁,原来是那个官迷。”

    “嘿嘿,当年孙岩石开健身连锁,据说跟秦仕有过节……”

    “别说话,这次有好戏看了……”

    那些被赵伍召集来的大佬,眼神玩味看了过来,其中几名珠光宝气的中年贵妇,更是眼带怜悯看着秦风。

    孙岩石跟秦仕的恩怨不是秘密,当年秦仕索贿不成,挤兑得孙岩石放弃秀越区的基业,秦风这次撞到他手上,还有好果子吃?

    听到周围的议论,秦风瘫了,这次真的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孙岩石把他提了起来:“六年前,你父亲一个招呼,逼得我低价出让名下的公司。要不是周四爷帮我说话,说不定我孙岩石现在连处安身的地方都没有。”

    孙岩石越说越气,一双铁钳般的胳膊,叉得秦风脸色涨红。

    赵伍冷笑旁观,秦仕的吃相太难看,可以说张口就是要钱,不知得罪多少富商。

    要是在秀越区还好,在这平天区,只要打出秦仕这张牌子,绝对是找死的行径。

    “小子,只能怪你投错胎,我废你一只胳膊,权当收利息了。”孙岩石双手犹如铁钳,稍微一捏就让秦风痛呼连连。

    同来的那些二代哪敢开口,纷纷低下脑袋沉默不语。几名白富美捂住双眼,生怕看到接下来血腥的一幕。

    正当秦风的手臂即将被孙岩石捏断时,一个阴恻恻的声音骤然传来。

    “放开他!”

    众人寻声望去,一个意想不到的人走了过来——周豹。

    孙岩石眼中闪过一丝畏惧:“豹爷,给个面子,这是我和秦家的私人恩怨。”

    周豹咧咧嘴:“我光头豹还没贱到帮秦家张目的程度,这小混蛋我也看着不爽,但是今天不行。有位大人物命令我保下他,懂不?”

    众人闻言脸色微变,光头豹这话包含两个信息,一是有位大人物命令他,二是现在不能动秦风。

    同样身为平天区地下大佬,光头豹向来以桀骜不驯著称,今天居然有人能命令他做事……

    孙岩石瞬间怂了,连忙将秦风丢到地上。

    秦风紧紧捂住脑后,指缝渗出鲜血,之前被刘公子砸了一酒瓶,现在伤口又裂开了。

    “今天看豹爷面子,放你一马。回去告诉那老混蛋,我和他的事情,没完!”狠狠瞪了秦风一眼,孙岩石丢下一句场面话,光头豹他都惹不起,更别说对方背后之人。

    秦风强忍着痛,站到一旁低头不语,只是微颤的身躯却暴露出内心的悲愤。

    “伍爷,这些人扣下来也是污染空气,还是让他们尽快滚得了。”周豹转而对赵伍说道。

    赵伍眼见有台阶下,连忙挥手放行。丁文彬和秦风身上都有伤,有个好歹,他虽然能摆平,但也嫌晦气。

    这群被吓惨的二代,争先恐后上车,那还管秦风。七八辆车灰溜溜逃离绿水会所。

    秦风上车前看了崔画彤一眼,发现她俏生生站在段皓身边,心中微微一痛。

    更让他感到难堪的是,刚刚开口为自己等人解围的周豹,竟然向段皓走了过去。

    ‘难道命令光头豹的那个人是他?’秦风眼神一凝,想起之前在云霞山那一幕,一道倩影浮现在眼前。

    周馥兰,南粤周家的小公主,天之贵女。

    如果说段皓打出周馥兰这张牌,这里的大佬,恐怕人人都得跪舔。

    看来自己情报有误,段皓跟周家小公主关系要远远超出自己想象。

    随后,周豹的动作完全佐证了他的脑补。

    只见周豹小声对着段皓说些什么,崔画彤站在一旁连连点头。

    ‘我……我是靠段皓的面子躲过一劫……而且……似乎还是彤彤求他出手……’

    ‘难道彤彤……’秦风回想之前地上那枚‘雨衣’,仿佛感到四面八方看向自己的目光都充满了戏谑。

    ……

    “谢谢你了……段皓……”崔画彤对段皓笑了笑,神色有些不自然。

    犹如秦风猜测,眼见事情紧急,她鬼斧神差下向段皓求援,虽然话一出口就后悔了。

    毕竟段皓跟秦风之间摩擦可是不小,很可能求援不成,反倒惹得段皓讥笑。

    不过,让她惊喜的是,段皓连考虑都没有,立刻让周豹出面。

    现在秦风等人安全离开,于情于理她都得向段皓和周豹道谢,只不过她没想到这一幕落入秦风眼中,居然造成了一个难以消除的误会。

    段皓摇头一笑,前世秦风让他几次下不了台,最后更是抢走自己‘初恋’崔画彤。

    要不是后来出现慕容王孙,秦风可以说是前世段皓最恨的一个人。

    但是这次重生,段皓心中早就被花浅语占据,连崔画彤这个前世‘初恋’都没放在心中,更何况区区一个秦风。

    秦大公子,只不过是一只随时能够碾死的蝼蚁罢了。

    别说没资格充当自己的对手,甚至已沦落为一些人攀附自己的工具。

    孙岩石之前怎么不去找秦家麻烦,偏偏在这时候为难秦风?

    一来讨好自己;二来借势报仇。

    秦仕事后报复,哪怕自己不管,也有周家挡着,这个大块头,表面大义凛然,内心却狡猾得很。

    段皓看着孙岩石目光微冷,这家伙,算盘可是敲得噼啪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