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章 贴身物品
    第73章 贴身物品

    如果快乐气球是一种新型毒品,众人最多只是将其记在心上。

    但当段皓宣布这东西在世界上并不列入毒品范围时,所有人都被吓得说不出话。

    买卖合法?

    销售对象为富二代和官二代。

    尼玛……

    这不就是专门针对家里那条米虫吗?

    想到段皓之前所说,瘾轻者连续吸食十几个小时,瘾重者不修不眠几天几夜。

    不仅那些老总神色大变,就是周豹这种凶人都被吓得不轻,更何况崔画彤这种养在蜜罐里的白富美。

    只见她小手紧捏裙角,满眼后怕看着段皓。

    ‘今天晚上如果不是他阻拦,恐怕……’慎思极恐,崔画彤美眸闪过一丝悔恨,默默低下螓首。

    “妈的,明天我要彻查所有场子,谁敢偷卖这玩意,全部敲断腿,这东西太可怕了。”周豹颤抖着声音,他手下鱼龙混杂,平时管理又疏忽,很可能已经成为重灾区。

    想到无数富二代在自己场子沾染了这玩意,然后大量的家长堵上门来,周豹觉得万一发生这一幕,自己唯一的下场就是被人撕成粉碎。

    这时候,院外也开始骚动,许多对自己后代没有信心的老总,开始坐立不安。

    “回去得问问,那两个混账最近好像很少回家,该不会……”李老板喃喃自语道。

    冯董眼神一闪,掏出手机走到一侧。

    很快,一名名老总默默掏出手机,走到角落打起电话。

    “喂,阿坤有没在家……”

    “立刻把少爷找回来,让他等着,我等下回去……”

    “什么?三天没回家了?快去找回来……别管现在几点,回去看不到少爷,我埋了你们。”

    有人电话打通后松了一口气,也有人气急败坏连连跳脚。

    一股惊慌的情绪开始在院外弥漫,既担忧家里儿女后辈的安危,又怕骤然离开引得段皓不喜。

    “天南先生,要不我打电话给老爷子,他在省里也是能说得上话,方方面面都能协调,可以从上而下控制快乐气球的蔓延。”赵军正色说道。

    赵柳木瞪大了眼珠:“军爷,现在都几点了!”

    “不怕,老爷子这几天修炼通宵……”赵军话说一半,连忙闭住嘴巴,关于秘籍一事,周天石交代不许传出去。

    “军爷说的对,一方面让官方控制这东西,一方面我们联合起来,从销售途径卡一卡……”徐天豪点点头。

    “这方法不错……”明旭生赞许说道。

    院外也传来几声高呼:“天南先生,我等愿意配合行动……”

    “只要天南先生一声令下,明生实业必将全力配合。”

    “朱千富珠宝附议……”

    “凯斯德公司附议……”

    ……

    众人纷纷开口,段皓脸色淡然,因为他知道,这些方法根本没有效果。

    笑气这种化学合成物,应用很广泛,是不少行业的必须品,如果那么容易限制,前世早就限制了。

    ‘看来,还是我自己行动,从源头根除这东西……’段皓眼神一闪,默默拿起茶杯。

    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赵伍,段皓高声喝道:“诸位高义,不如回去开始行动,事情紧急,他日再聚。”

    “天南先生言重!”

    “既然如此,我等不敢耽误时间,先行告退。”

    “天南先生,区区薄礼,不成敬意,在下凯斯德公司冯玉山……”

    “天南先生,在下……”

    ……

    一阵嘈杂过后,院外众人纷纷散去。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些家伙是担心家里后辈中招,赶着回去确定情况呢!

    看守院门的几个黑西装,抱着一大堆礼品走了进来。

    “柔柔,你们去整理一下那些东西,看上什么自己拿。”段皓对风雨柔点点头。

    前世他威震灵空仙界,麾下附庸的修仙皇朝数十个,每天上供的礼品可以堆成一座山。

    这些礼品对普通人来说也许价值不菲,但在段皓眼里,还真的不值一提。

    风雨柔和徐玲玲两人起身,拉走一脸尴尬的崔画彤,带着那几名黑西装走进收拾干净的正房。

    “天南先生,这混蛋也是被人蒙在鼓里,我求您饶他一条狗命。”赵军见到三女离开,转身就跪下。

    赵伍鼻腔一酸,他知道这个堂哥自尊心极强,今晚为了保自己一命,两次屈膝……

    “天南先生,我赵伍不是怕死的,但被那贱人利用,我不甘心啊!这条命先抵押着,杀了那贱人我来领死……”赵伍踉跄冲到赵军身边,哽咽跪到地上不停叩头。

    徐天豪四人哪还坐得住,纷纷肃然起身。

    赵伍,平天区地下大佬之一,跟徐天豪平起平坐的存在。

    赵军,南粤周家老爷子周天石专属司机,曾任南方军区离龙小队队长,在花城从来没就憷过谁。

    但现在,竹亭中的青年一言不发就镇得他们两个跪地不起。

    徐天豪经历过周园杜家一事还好,周豹跟明旭生面对这一幕,总算感受到什么叫做宗师之威。

    “哎!赵伍犯下的过错实在太多,我们就是想求情也不敢开口啊!”赵柳木微微摇头。

    徐天豪三人沉默不语,竹亭中的青年面如平湖,哪怕自己这种老江湖都看不出湖下是无声惊雷还是汹涌暗涛。

    砰砰砰……

    场中剩下赵伍磕头的声音,直到额头青紫,段皓才抬头笑道:“我又没说要你的命,哭天嚎地干什么?”

    这声戏谑落入赵伍耳中,真是犹如人间难闻的天籁。

    “呵呵,我段天南,还不至于因为刚刚那点小事就跟你过不去。至于刘家一事,你自己去找周老解释。现在取云素一件私人物品给我。”段皓淡淡看了一眼赵伍。

    “敢问……敢问天南真人,可是要施展茅山追踪术?”赵柳木神情激动,快步走了上来。

    段皓摇摇头:“效果差不多,不过我这不是茅山术,而是一种诅咒术法。”

    “嘶……”赵柳木抽了一口冷气,眼神烁烁盯着赵伍:“伍爷,快快拿一件云素经常使用的物品出来。诸位,今天晚上大家等着开眼吧!”

    赵柳木一副打了鸡血的模样,哪有平时一丝道骨仙风的范儿。

    现在是末法时代,他研究五行风水半辈子,还真的没见识过所谓的道门法术。

    听到这话,徐天豪和明旭生激动看了过来,连那些黑西装保镖也是蠢蠢欲动,如不是要坚守岗位,说不定都围了过来。

    这些年珍港灵幻功夫片在大陆很流行,九叔在戏中展示的种种茅山开坛画符套路,不知给茅山旅游业增加了多少客流量,据说三茅观都翻新了好几次。

    ‘靠,今天有眼福了,等下瞪大眼睛瞧仔细,最少也能够自己吹个三五年。’一名黑西装头目,默默移动脚步,在兄弟们嫉妒的眼神中,挪到竹亭附近。

    “天南先生,这……这东西可以不?”赵伍赤红着脸,从怀中掏出一件物品。

    因为云素一事,众人看向赵伍的眼神多少都带着些许怜悯。

    但当他拿出这东西时,所有人眼神都变了。靠!这尺码也太大了吧!这家伙随身携带,说不定还是云素今天换下来的。

    除了段皓眼神淡然外,其他人想到云素那具丰腴的娇躯,眼中就五个字——羡慕嫉妒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