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章 无声的耳光
    第75章 无声的耳光

    段皓对赵伍说道:“跟指针方向走,如果找到云素,看阿军面子,之前那事就算了。”

    赵伍狠狠点了点头,略微沉吟取走四只罗盘,带着十几名名手下转身离开。

    徐天豪几人脸色都变了,要不是顾忌段皓在场,绝对翻脸。

    周豹上前躬身一礼:“天南先生,不如给我一只罗盘,我也带人帮忙,我别的没有,就是兄弟多。”

    “是啊!我工厂也有几百个员工,干脆放他们一天假,我也能帮忙。”明旭生紧跟着说道。

    眼见徐天豪和赵柳木也要请命,段皓淡淡一笑:“罗盘只是一次性的法器,除了能指向诅咒对象所处地方,完全没其他作用,而且上面加持过诅咒,带身上轻者小病一场,重者霉运连连。”

    戏谑看了看骤然变色的几人,段皓敲敲最后一个罗盘:“你们确定要,还剩下一个。”

    徐天豪几人哪里敢接口,讪讪后退。

    这时候刀疤进来说道:“军哥,外面来了一辆警车。”

    赵军点点头:“其中是不是有一个漂亮的女警,让他们进来吧,天南先生打电话叫他们来的。”

    刀疤闻言转身下去带人,他原本就是赵军的手下,犯事后被赵军收留,安排给赵伍看场子。

    不得不说,赵军对赵伍这个堂弟真的不错。

    刀疤这种离龙小队预备队出来的,年薪没三百万出头,人家都不鸟你。

    一段时间没见,小女警戴濛濛依旧那么英姿飒爽,不过让人好奇的是,她身后还跟着蓝波出租公司的老大,林波。

    “军哥!”林波走到赵军面前,啪了一个军礼。

    赵军淡淡点头,上次见过面后,他指点过林波几次,两人关系算得上亦师亦友。

    戴濛濛把那眼镜男拷上,大大咧咧坐到段皓身边:“喂,这次你可帮大忙了,这些卖气的,张局早就盯上了,不过他们都在高档娱乐场所销售,我们很难抓到人。”

    徐天豪几人眉毛一挑,要不是摸不清这大胸女警跟段皓什么关系,早就发作了。

    区区一个警察,没大没小,居然这么嚣张,没见到自己等人都站在亭外。

    段皓挺欣赏这个没什么心机,又嫉恶如仇的小女警,戏谑一笑:“快乐气球不列入毒品范围,这次又是更上一回一样,老狐狸张大民授权你们便宜行事吧。”

    戴濛濛大眼圆瞪,一副你怎么猜得出来的表情。

    这时林波走了过来,经过他的叙述,众人才知道花城各大医院,接待嗨气过度的富二代或者官二代,已经在下午突破500人次。

    结合上次从火鸡巢穴中没收的那些钢瓶,张大民瞬间断定两者必定有联系。

    只是让老狐狸郁闷的是,他报告写上去了,结果却悲催发现一氧化二氮是一种工业化学品,根本无法批捕。

    明旭生脸色很难看,向段皓告罪后匆匆离开。

    周豹眼带担忧摇摇头:“明董家里恐怕出事,我们还以为最多几十个二世祖,没想到上瘾的有那么多人。他那俩败家玩意,很可能已经沾上这东西了。”

    徐天豪暗暗松了一口气,自己儿子徐扬,上次得罪了天南先生,这些天被自己限足在家里,看来躲过一劫。

    眼见警方插手,徐天豪几人先后告辞离开,都担心亲属中有没人中招的,都赶着回去询问。

    风雨柔三女刚刚被段皓支开去整理那些礼物,等她们出来发现人都散光了。

    风雨柔冰雪聪明,自然不会问,她知道段皓还有个送崔画彤回家的任务,便叫徐玲玲送自己回家。

    徐玲玲自然同意,只不过临走前一双狐狸眼上下打量着坐在段皓旁边的戴濛濛:‘难道段皓喜欢这种调调?不就是穿上制服吗?本小姐也行啊,何况人家还比这短发女警更大呢!’

    挺挺胸,徐玲玲瞥了戴濛濛一眼,戴濛濛也盯着她,对于这种衣着暴露的少女,她向来没什么好感。

    初次会面,两人没说一句话,却刀光剑影几个来回,风雨柔站在中间一副清冷淡然的神情。

    最郁闷就是崔画彤,徐玲玲和风雨柔走后,只剩下自己一人。相比几个小时前的众星捧月,她鼻腔一酸,咬着银牙看着段皓。

    刚刚在正房,她真的看呆了,因为那些送给段皓的礼物,就没有一件低于六位数的。

    回想秦风为了帮自己庆祝生日,还得拉来丁文彬这个金主,崔画彤看着段皓就越发不爽。

    ‘凭什么?’

    ‘秦风他那么努力,人长得帅,学习成绩又好。’

    ‘为了给本小姐庆祝个生日,还得搭上大人情,请丁文彬那个暴发户出面。’

    ‘你段皓一个来自南海市凉州区的土包子,要钱没钱,要气质没气质,一身西装都得我老爸帮你配置。’

    ‘吃软饭,占着碗里看着锅底,凭什么收这么多的礼品。’

    崔画彤默默低着头,紧握着粉拳,雪白犹如天鹅般的脖颈戴着一条铂金项链。这是几天前秦风带她去买的,上面还镶嵌了一个玉兰花的钻石挂坠,总价三万八千块。

    这条三万八千块钱的项链,原本在今天出尽风头,可是,当十几分钟前看着风雨柔拆开第一件礼品后,崔画彤就感到一直以来的自信都崩塌了。

    那是两罐品相上乘,500g装的冬虫夏草,她曾经在花城最大的补品商行看过。

    ‘那曲野生雪域虫草,¥640/g’当时那标签可是引得自己母女频频侧目,因为这个价格实在太高,所以给她留下很深的印象。

    ‘两罐总共1000g,总价64万?绝对是假的!’崔画彤第一想法就是这个,只不过当徐玲玲拿起一张跟虫草放在一起的名片时。

    崔画彤完全被震得说不出话来——李记补品,李鸿晖,手机号码……。

    随后她完全处于失神状态,齐大师的墨虾图,某小区一座三房二厅的钥匙,某高档餐厅八十万元的消费额度,一辆路虎揽胜……

    无数件价值不菲的礼物,犹如一个个巴掌抽在她的脸颊,回想认识段皓到现在,哪怕之前请求他出手救下秦风。

    其实崔画彤内心一只把段皓当做一个运气逆天吃到金牌软饭的土包子。

    可是刚刚这个被她看不起的土包子,被她母亲逼出家门的土包子。

    却是一夜就收到价值超过千万的礼品……

    ‘难道……我和妈妈都选错了?’崔画彤揉揉脸颊,看着起身送走戴濛濛和林波的段皓,眼中充满了疑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