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章 再临崔家
    第76章 再临崔家

    “孙正豪?”

    回想戴濛濛离开时的请求,段皓总算想起此人,原来是上次那个跟自己对赌的骨科医生。

    要不是戴濛濛提及,这种小人物,他都忘记了。

    ‘调离太平间,作为解除婚约的条件……’段皓略微沉吟,微微一笑:“阿军,帮我带句话给周承业,让他向市第三人民医院打个招呼,把那孙正豪调回去。”

    赵军点头记下,看看时间,提示已经快两点半了。

    段皓点点头,叫上崔画彤,三人跟刀疤告别后,坐上赵军开来的欧陆车,飞快向天云帝菀赶去。

    ……

    此时,天云帝菀崔家别墅,崔富贵看着悬挂在墙壁的时钟,摇头发出一声轻叹。

    穆清修着指甲,淡淡说道:“你能不能消停一会,不到半个小时在我面前晃了七八次,头都晕了!”

    崔富贵愤愤喝到:“你倒是好定力,这都快三点了,女儿没回来,你这当妈却是不担心啊?”

    “有什么好担心,有秦风在彤彤身边呢。”

    “呸!老子就是担心那混蛋!”

    “咋了,秦风这种城里人你担心……”穆清冷笑连连:“段皓那种乡下人你就不担心?”

    崔富贵顿时大怒:“什么乡下人,老子也是从凉州出来的。你整天想把女儿往秦家推,总有一天你绝对会后悔的。”

    “什么叫往秦家推……”穆清恼羞成怒。

    正在崔家夫妇即将吵起来的时候,门铃响了。

    崔富贵快步过去,左手紧握一个首饰盒。

    段明德家教极严,段皓身上一定没多少钱。

    所以他提前帮段皓买了一份送给崔画彤的生日礼物,那是一枚钻石戒指,总价五万二千块。

    原本几天前就打算给段皓,只不过没机会……

    “老爸,我回来了。”崔画彤闷闷走进家门。

    崔富贵比了一个钻戒的口型,把首饰盒塞给段皓,对坐在沙发上的女儿努努嘴,随后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转身进去。

    段皓玩味看着手中的首饰盒,他知道里面的钻戒,早就被穆清换走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枚一元的硬币。

    前世自己就是在绿水会所拿出这首饰盒,结果被秦风和丁文彬等人联合嘲笑,最后灰溜溜提前离开。

    段皓好笑摇摇头,缓步走了进去。

    穆清见他进来,脸色冷了下来:“到底怎么搞的,今天彤彤生日,怎么她过得这么不开心?”

    崔富贵抢先说道:“彤彤,别耍小脾气了,是老爸叫小皓带你回来的。小皓,彤彤生日你送了什么礼物,快点拿出来。”

    说完崔富贵使了一个眼色,穆清做作惊讶:“哇,你还准备了礼物啊?快拿出来瞅瞅啊?”

    崔画彤秀眉一蹙,想到赵军车上那些东西,摇摇头:“不用,都过了十二点,还要什么礼物。现在很晚了,你要没什么事情,就先回去吧!”

    “不行!”

    “不行!”

    难得异口同声,崔富贵和穆清同时站了起来,吓了崔画彤一大跳。

    段皓看着眼带急切的崔富贵,感到心中一暖,前世也好,这一世也罢,富贵叔对自己一直很好。

    不过……

    穆清这个女人就实在让人感到厌恶,想来正准备看自己笑话吧……

    段皓淡淡一笑,拿出崔富贵为他准备的首饰盒。

    这款‘星空轨迹’价格高达五万二千元,是周生生珠宝这一季的新品,前世穆清偷走后,交给秦风,成为他跟崔画彤的订婚戒指。

    穆清得意看着崔富贵:‘哼!这次一定让这土包子丢个大脸。’

    崔画彤眼中闪过一丝疑惑,风雨柔和徐玲玲整理礼品时,她就在一旁看着,没发现有这么一个首饰盒子。

    ‘难道这家伙准备向本小姐表白?’

    崔画彤眼中浮现一丝怒火:‘你不仅攀附上周家的小公主,还招惹了柔柔和玲玲,难道你以为本小姐是她们那种肤浅的女子?’

    坐直了娇躯,崔画彤下巴微抬,她保证,如果段皓表白,自己不仅要不留情面地拒绝,还要狠狠地羞辱他。

    段皓好笑看着崔家母女,将手中的首饰盒返回裤袋,这一举动,让崔家三口面面相窥。

    “怎么了,舍不得啊?”穆清眼珠一转,抢先发难。

    段皓淡淡看了她一眼:“这东西价值太轻了,不适合。”

    崔富贵闻言一滞:“小皓,想来彤彤也不愿你太破费,刚刚那件礼物就好。”

    说完他暗暗使着眼色,无奈段皓说了一声等等,转身就推门出去。

    穆清眼带不屑:“哼,不用某人准备的礼物,老娘看你能拿出什么来?”

    崔富贵和崔画彤闻言看了过来,穆清神秘一笑,闭口不言。

    “我去洗澡了!”崔画彤知道赵军车上那些东西的价值,准备避开。

    穆清连忙拦住:“彤彤,等一下,看看某人送些什么?我记得几天前,秦风送你的钻石项链可是价值三万八千块钱呢。”

    崔富贵脸色一黑:“彤彤怎么收人家这么贵的礼品,而且还是首饰,明天退回去,要项链,老爸再给你买一条一样的。”

    崔画彤脸色一变,穆清气得叉腰准备开吵,却被段皓一声戏谑打断。

    “这两罐那曲野生雪域虫草,常食用对身体不错,就送给彤彤作为生日礼物吧!”段皓打开一个锦盒,将其中两玻璃罐虫草放在桌上。

    崔富贵见状脸色一变,这些年虫草价格飙升得厉害,更何况是那曲雪域出产的野生虫草。

    “也不知道真的假的……”穆清嘟囔了一句,眼带惊色。

    “小皓,这两罐虫草价格不下五十万,你哪得来的?”崔富贵眼力不凡,挥手打断妻子的质疑。

    “我送的!”这时候赵军走了进来。

    刚刚在外面段皓都吩咐好了,要不然跟崔富贵解释不通。

    总不能说你熟悉的那个段皓,其实是能够让南粤周家举族相迎的武道宗师段天南,今天平天区所有大佬携带重礼前来拜见,价值过千万……

    不说崔富贵信不信,到时传到段皓父母耳中,又该如何解释?

    “军爷!”崔富贵连忙迎上赵军,心中浮现一道身穿旗袍的窈窕身影。

    ‘南粤周家,看来彤彤没这个福分了……’崔富贵暗暗长叹,放好虫草后,脸上已经恢复了平常。

    “你小子,也不早点告诉富贵叔,两家人,有什么话不能直接说。”崔富贵拍拍段皓肩膀,笑骂道。

    段皓脸带微笑没有辩解,反正自己对崔画彤无意,让周馥兰做个挡箭牌也好,省得每次面对崔家都尴尬。

    赵军看着崔富贵暗暗点头,这胖子心胸宽广,难怪天南先生为了顾忌他的感受,不惜拉大小姐出来做挡箭牌。

    双方聊了一会,段皓和赵军就准备离开。

    崔画彤原本还准备等段皓向自己表白时好好嘲讽他一番,结果发现后者根本就不鸟自己。

    什么送给自己当做礼物,说这话眼睛看都不看自己,全挂自己那老爸身上。

    瞎子都看得出你这两罐虫草是送给老爸的。

    狠狠跺了一下脚,崔画彤愤愤向楼梯走去,也不知是因为没收到段皓的表白,还是因为段皓从始至终对她的无视……

    穆清准备了一肚子嘲讽,没发挥出来,憋到嘴里,脸色也十分难看。

    而就在这时候,走出大门的段皓,手中抛出一件物品,犹如上次的房产证,落到水晶吊灯下面的花梨桌上。

    ‘啪嗒!’

    一枚硬币从精致的首饰盒中摔了出来,伴随着硬币滴溜溜转动,还有段皓一声戏谑:“穆姨,您要戒指直接找富贵叔要,一大把年纪,用得着耍这偷龙转凤的小把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