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章 杜仲杜若
    第78章 杜仲杜若

    感应到脑后恶风,赵军头也不回,反手劈出一掌。

    “啪!”

    仓促举起的肉掌对上蓄势爆发的一记飞踢,赵军身形微微一晃,反倒那偷袭之人落到地上踉跄退了七八步。

    这是一个皮肤黝黑,身材瘦长,身穿一条四角平底裤,赤膊着上身的青年。

    他相貌略显小帅,可惜被一道横面刀疤破坏,双臂缠绕着白色的绑带,虽然被赵军一掌劈飞,不过依旧眼带凶光,摆出一个搏击架势。

    “师兄救我,这臭大个欺负我!”小萝莉萌萌叫道,让赵军脸色一黑。

    “混蛋,放下我师妹!”那青年闻言大怒,扭身就是一记鞭腿,腿劲抽得空气发出一声响亮的暴鸣。

    ‘明劲中期!’看着这青年,段皓嘴唇微动,让黑暗中一道身形停住了脚步。

    他想看看杜灵尘这两个徒弟可堪造就,前世不知多少天才想要追随他左右,但最后能跟上他脚步却只有寥寥几人。

    如果资质品性不行,还是早点让对方离开得了,要不然跟在自己身边,可能是祸非福。

    杜灵尘看着场中不停进攻赵军的大徒弟,暗暗一叹:“杜仲啊,能不能得到少爷的认可,就看你今晚的表现了。”

    ……

    而此时,平天区一处废弃的货仓,几辆jeep越野车骤然停下,冲出十来名身材专硕的黑西装。

    一名黑瘦唐装男子,右臂用绑带吊在脖颈,手持一枚散发出诡异绿色荧光的罗盘。

    他看着眼前黑灯瞎火的货仓,嘴角冷冷一笑:“给我冲进去,尽量抓活的!”

    几分钟后,密集的枪声划破了漆黑的夜空,一道窈窕的身影在几名男子的掩护下,从货仓后门逃入昏暗的夜色之中。

    云素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她现在逃到一处集装箱转运港口。

    几名平日辛苦策反的属下,护着她杀出绿水会所只挂了些许轻伤,但在随后不到一个小时中,竟然全部损失殆尽。

    ‘该死的!老娘怎么每次前脚刚刚停下,这赵伍后脚就赶到?难道是这标记搞的鬼?’云素手里拿着一把西格玛,看着精致锁骨下一枚犹如眼睛状的印记。

    她知道,半个小时前,那场突如其来的心绞痛之后,自己的胸前就出现了这枚印记。

    “云素,你这贱人!不用躲了!你逃不了的!”赵伍的声音在寂静的夜空中传得很远,打断了云素的沉思。

    赵伍神情很复杂,有得意,有愤怒或许更多是惊恐。

    没错,身为平天区地下大佬之一的赵伍爷,今天真的怕了。

    要不是亲眼所见,他怎么能相信那个被自己睡了四五年的美艳熟妇。

    居然是一名身手不弱于刀疤的高手,这简直开了国际玩笑。

    云素不屑看了一眼被保镖护在中心的赵伍,要不是组织上的要求,自己怎么会委身这种人?

    不过自己已经沿途留下记号,想来组织接应的人也差不多要到了吧,只可惜自己这次任务没有完美完成,贡献点会缩水一大半。

    ‘该死,这么一来,那根t型基因药剂我就买不起了!全是那个什么段天南惹的祸!’云素咬咬银牙。

    ……

    与此同时,花城第三人民医院,特护病房203室,一对气质非凡的中年夫妇,正在聆听一名青年医生的汇报。

    “秦区长,以我从医的经验,结合国内外临床病例。秦风少爷的腿,主要是神经系统出现了问题……”孙正豪手持检查报告,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嗯!既然孙医生这么有把握,那么尽快安排手术吧!再过一个月就是开学典礼,我希望能让风儿正常出席。”秦仕淡淡点头说道。

    刘澜微笑递给孙正豪一个信封:“风儿的事情请孙医生多担待,如果有什么需要,只管说。老秦在市里也能说上话,卫生系统也有人,什么药都能找来。”

    孙正豪压下眼中一丝贪婪,一副义正言辞说道:“秦太太说笑了,医院有规定,不能接受家属……”

    “既然给你,你就拿着,治好风儿,我许诺你一个主任医生。”秦仕挥手打断孙正豪,将信封塞入他的手中。

    孙正豪眼神一亮:“早治好过晚治,明天早上就安排手术。”

    “嗯,行!”秦仕点点头:“需要什么你现在提,要不要临时从其他医院抽调专家过来会诊?”

    “我孙正豪治不好,花城医学系统内就找不到人治得好!”孙正豪拍着胸脯。

    “那就好!”

    ……

    今夜的花城,当普通市民沉醉在梦乡时,不知有多少条生命消逝在这座大都市的黑暗之中,也不知多少人以为自己迈出了成功的一步?

    云霞山山巅,一号别墅前,杜仲不知多少次被对面一名板寸硬汉打飞。

    二十?

    还是三十?

    他吃力撑起身体,颗颗黄豆大小的汗珠滚滚沿着身上肌肉的沟壑滴到地上。

    太强了!

    怎么有这么强的人,自己从开始到现在,最少攻了几百招,居然逼这板寸硬汉后退一步都无法做到。

    艰难咽下一口唾沫,杜仲双腿微颤,正当他准备继续上前时,一只苍老的手掌抓住了他的肩膀。

    “师父!”杜仲见状大惊。

    杜灵尘轻轻一叹,拉他走到段皓面前。

    “少爷,杜仲已经到了极限,老奴做主,让他放弃考验。”

    看着对一名青年躬身敬礼的师父,杜仲和那名为杜若的小萝莉,几乎瞬间都呆住了。

    师父称呼这青年为少爷,那么这名青年的身份就呼之欲出了——武道宗师道门真人段皓段天南!

    “你……你最多比我大六岁……”小萝莉杜若吃惊指着段皓,回想到刚刚见面的场面,嘴巴又瘪了起来:“若若不要做家务,若若不会洗碗……不会洗衣服……”

    段皓闻言一滞,难怪这小丫头半夜翘家,原来还有这个缘故。

    “咳咳,这丫头一向被老奴宠溺惯了,现在跟着少爷,总得学些侍候人的本领。”杜灵尘轻咳一声,心中暗暗着急。

    大徒弟已经被淘汰,难道这小徒弟也没戏?

    赵军吃吃笑了起来,直到段皓冷冷横了他一眼,才强忍着笑意:“你师父能看家会炼丹,你师兄能当打手做司机,小丫头,你能干什么?”

    段皓揉揉杜若的头发,心中暗叹:‘随便给我一个理由吧,就当萌物养成了。

    还做家务洗碗洗衣服?

    传出去,人家不知道,还以为我段天南虐待未成年少女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