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章 暗流潜动
    第82章 暗流潜动

    隔日清晨,一辆挂着官方拍照的帕萨特,缓缓停在白云山脚的肖家客栈。

    开车是许秘书,孙正豪坐在副驾座,两人迎下后座的秦仕夫妇,气势汹汹走进客栈。

    昨夜秦仕就给周承业打了电话,只是让他愤恨的是,任他好话说尽,周承业就是一问三不知,连段皓的下落都不肯说。

    ‘哼,要不是你背后有周家撑腰……’秦仕脸色很难看,将周承业也恨上了。

    “秦区长,这家客栈老板夫妇的断腿,当初就是靠墨玉膏治好。”孙正豪打断了秦仕的沉思。

    肖妈原本以为大清早有生意上门,听到墨玉膏,笑容瞬间收起来,警惕看着他们没有说话。

    “大姐,听说您的腿是用墨玉膏治好的,能否介绍一下……”刘澜露出一个平易近人的微笑,上前搭话。

    肖妈冷淡看了她一眼:“我是这家客栈的老板,几位如果不住店吃饭,还请去别处玩耍。”

    上次大家都签了保密书,他们夫妇嘴巴很牢,生怕给段皓招事,没想到还是让人找上门来。

    刘澜听到这话,笑容僵住了,许秘书傲然上前,从皮包中掏出一沓百元整钞。

    “啪!”

    反手扔到肖妈身边一张餐桌,许秘书淡淡笑道:“听闻两位腿伤是通过一种墨玉膏的药物治好的,这里一万块钱,两位割让一些吧。”

    肖爸听到动静赶了出来,抄起桌上的钱,扔到许秘书脸上:“滚,拿走你的臭钱,这里没你说的那种东西!”

    “爸,这是上次那个孙医生。”肖斐虽然嗜睡,眼神却很好,一下就认出站在一旁的孙正豪。

    “好啊!你小子还敢上门来!难怪老娘看着你小子挺眼熟!”肖妈勃然大怒,探手抄起一把扫帚。

    她想起之前在医院,孙正豪几次跳出来跟段皓为难,气急之下,扫帚劈头打了过去。

    秦仕等人哪遇过这种场面,连忙叫孙正豪和许秘书顶上,脚步匆匆落荒而逃。

    肖妈持着扫帚一路赶杀出去,追到门口指着他们四人骂道:“遭灾的混蛋,再赶上门,老娘敲断你们的腿。”

    听到这话,秦仕一股怒火再也按压不下:“许秘书,打电话给卫生消防和工商,查查这家饭店,我看需要停业整改。”

    许秘书刚刚顶在最前面,被肖妈抽了十几下扫帚,早就气得不行,见到大老板发话,阴阴一笑:“区长放心,我一定稳妥办好。”

    孙正豪嘴角一弯:‘呵呵,一个个算账,下一个就是那个胖土豪,麻痹,最后再收拾那个姓段的小子。’

    ……

    慕容王孙下了云霞山,脚步匆匆坐上劳斯莱斯幻影,一反常态没有巡视工程,调头就离开。

    那司机自顾开车,慕容王孙身边空气骤然一阵扭曲,显化出一道消瘦的身影。

    这身影裹在一领黑袍之中,右手抓着一截黑柳棍,手上皮肤犹如枯树,可见这人年岁已经行将就木。

    慕容王孙深吸一口气:“柳先生,为什么要让我立即离开,难道南粤还有实力在您之上的道术高人?”

    “嘿嘿,少爷,刚刚要不是我泄漏些许气息,说不定你现在人头不保啊。”柳先生开口声音犹如两块铁片摩擦,让人感到极为刺耳。

    “谁?”慕容王孙眼神一变,他可是知道身边这个老人的实力。

    据说只要他愿意拼命,除非三大家族动用底蕴,要不然取三大家族家主人头犹如探囊取物。

    当年因为父亲对其有大恩,他才愿意以三十年为期守护慕容家。

    什么商业奇才?

    什么活着的传说?

    柳先生——这名道门真人,才是三大家族对慕容家忌惮的原因,才是慕容虎城能够十多年就创下这份基业的本钱。

    “你要小心那个名叫段皓的青年!”柳先生缓缓开口,让慕容王孙脸色大变。

    “是他!怎么可能?”

    “呵呵,华国地广人博,有什么不可能?”柳先生语带讥讽:“老头子半只脚踏在棺材里,什么天才没见过,少爷该不会以为凭借我这个半残之人,能帮你横行南粤吧?”

    慕容王孙张了张嘴,要不是今天遇到这事,他还真的有这个打算。

    ‘难怪……难怪父亲总说时机未到,看来我还是太嫩了,需要学习的地方还有很多。不过段皓,你到底什么来头,居然拥有这么强的实力……’

    柳先生紧紧手中的黑柳棍,身形逐渐变淡,留下一句轻笑:“只要老夫在身边,少爷无需担忧那位段皓。不过,三十年之期只剩下三个月了……”

    听到这话,慕容王孙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

    让前世的仇人从眼皮底下溜走,段皓终究有些不喜,眼见慕容王孙出现,他抬头北望,对那个挂念千年的伊人也愈发思念。

    独立山巅,杜灵尘三人不敢上来打扰,直到日上正午,段皓终于走回别墅。

    杜灵尘在饭桌上说道:“少爷,刚刚一个叫做赵伍的人来电话。说自己办事不力,抓不到一个叫做云素的女人,现在赵军已经押着他赶过来等候您的发落!”

    段皓嘴角一弯:“等下杜仲跟我出去,那个赵伍,你用点手段惩罚他一下,一两个小时后就放他们兄弟离去吧。”

    杜灵尘点点头,这事简单,配点药有得他们受了。

    段皓丢给杜仲一只绿莹莹的罗盘:“开车跟着这罗盘上的指针。”

    很快,一辆路虎揽胜飞快冲出云霞山,向着平天区某个方向飙去。

    ……

    此时,平天区一处破旧的小区,云素衣衫不整晕倒在一张脏兮兮的沙发上,周围有四个服饰不同的男子。

    左边青年国字脸卧蚕眉,身穿中山服,旁边站着一名黑衣老者,正是暂时落脚在司马山庄的青牛谷少主!

    右边两个都是白人,其中一名壮汉半蹲着,手持一枚十字架,口中喃喃不断,无数光字从十字架上飞出,逐渐没入云素胸前一枚墨绿眼珠印记。

    大汉旁边站着一名金发青年,他一双琥珀色眸子彷如永远啜着悲伤,手中捧着一本金边硬皮书籍,眼神担忧看着施法的同伴。

    “艾迪,还需要多久?”金发青年拥有极为出色的相貌,有些着急问道。

    他来华国肩负着秘密使命,这次出手救助云素,多留下一分钟就有多一分暴露的危险。

    “爱德华阁下,对方是主教级高手,哪怕借助圣器,我还需要三分钟左右……”白人大汉摇摇头,说道。

    爱德华闻言眉头一皱,从白色修饰服下掏出一只水晶瓶:“喂素喝下这瓶圣水吧,不能再耽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