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章 隔空斗法
    第83章 隔空斗法

    水晶瓶只有三指大小,里面装着半瓶透明的液体,散发着缕缕白光,让人一看上去就有一种暖洋洋的感觉。

    竹四青苗医出身,见到这东西惊疑问道:“这是主教举行恩祭产出的圣水?”

    艾迪肉痛点点头,米国总共只有五十名主教级强者,其中常任主教十三名,其他隐于教会禁地潜修。

    这瓶圣水出自一名潜修主教,为了防止意外,爱德华总共带了两瓶,没想到这里消耗了一瓶。

    艾迪小心喂云素喝下,几个呼吸后,云素身体开始散发出祥和的白光,身上一些伤口飞快愈合,眼睑微动,仿佛下一秒就将醒来。

    只不过,在场几人却目不转睛看着她那胸口……

    那里有一枚眼球状标记,相比之前呈现的墨绿色,此时在圣水的净化下,正在飞快消融。

    爱德华四人松了一口气,他们救下云素时,后者已经处于昏迷。

    对于绿水会所事情暴露一事,他们有很多疑惑需要云素醒过来解答。

    ……

    这时候,坐在路虎车中的段皓,手中的罗盘骤然爆发出一阵刺目的绿光。

    “嘿嘿!果然不出我所料,有人在解除云素身上的诅咒,快乐气球一事真的有修炼者插手。”段皓戏谑一笑:“如果这么简单就能解去我的诅咒,也太小看我了。”

    并指成剑,凌空画符!

    段皓口中轻诵莫名的咒语,罗盘散发出来的刺目绿光逐渐被一股神秘的伟力压缩回去。

    与此同时,云素身上那枚即将被圣水净化的眼球标记,突然爆发出刺目的绿光。

    “no!”艾迪眼神充满了惊恐,双手握定那枚银制十字架,无数光字飞快落入云素身上。

    “有点不妙!对方居然能隔空施展咒法,花城拥有这种实力,只能是那个人出手了!”青牛谷少主脸色黑了下来。

    “少主,两位客卿大人赶过来需要半个小时,凭我们两个,可斗不过段天南。”竹四青打了一个电话,眼中闪过一丝惧色。

    青牛谷凭借丹药,笼络了许多高手充当客卿。

    他原先属于一等客卿,但自从上次挖掘了一个上古遗迹,不少高手得了逆天的好处,纷纷实力大增,青牛谷又将不少人提拔为特等客卿。

    这次为了对付段皓,就有两位特等客卿过来南粤,一名道门真人,一名武道宗师。

    青牛谷少主暗暗后悔,要是知道对手是段天南,出来就请两位客卿跟来了。

    但就在此时,异变发生了。

    云素突然睁开双眼,张口发出一声尖叫,七孔流血的同时,胸前那枚眼球印记,骤然飙射出数十道墨绿血箭。

    艾迪手持银十字架这件圣物,墨绿血箭到了他身边都飞快化为青烟。

    爱德华手中的金边经书也具有护身功能,散发一股浓郁的白光将血箭消融无形。

    唯有青牛谷两人,根本来不及反应,身上被射中了几道血箭。

    一枚略小的眼球印记在两人手腕浮现出来,竹四青脸色大变:“该死,诅咒转移到我们身上,少主快走,对方片刻就能赶来!”

    青牛谷少主向爱德华问道:“爱德华先生,你身上可有多余的圣水,我愿意高价购买两瓶。”

    那天在司马山庄,为了震慑司马明空,他可是将段皓说得一文不值。

    真要让他怼上段皓,他瞬间怂了。

    爱德华苦笑摇摇头,这两瓶圣水花费了自己大量的贡献点,云素在血箭射出那一刻已经失去了生机,自己这次可说是亏血本了。

    艾迪眼神微动,心中有些幸灾乐祸,双方都是合作关系,青牛谷这两人总是一副牛逼哄哄的模样,他早就看不爽了,这次为自己一方背锅,嘿嘿……

    青牛谷少主沉声喝到:“走,希望半路能跟两位客卿汇合……”

    竹四青愤愤跺了跺脚,护着他转身就走。

    爱德华淡淡对艾迪嘱咐道:“毁尸灭迹,不要让华国龙组抓到把柄。”

    艾迪应声拿出一瓶喷雾,向云素尸体喷了几下,只见失去生机的尸体,竟然缓缓消融,不到数息就化成一滩酸臭的黄液。

    这时候,青牛谷那两人已经坐上一辆套牌的金杯面包车。

    “马上开车,立刻回司马山庄。”竹四青拍了拍司机,那是一名留着莫西干发型的青年。

    火鸡哥,原花城客运站杠把子,上次因为巢穴被段皓掀翻,此人消失了很久,原来是受到司马家族的庇护。

    “两位坐稳!”火鸡点点头,面包车飞快启动,一溜烟窜上公路,飞快向着司马山庄所在之处飙去……

    而距离这辆金杯面包车大约四公里之处,杜仲面前放着段皓给的罗盘,换挡踩油门,揽胜车速飞快飙到157km/h。

    段皓对杜仲的车技很满意,风骚的走位,弯道的漂移,揽胜飞快超过前方一辆辆车子,不用十五分钟,已经能看到前方落荒而逃的金杯面包车。

    杜仲心中对段皓算是服了,居然能凭借指南针这种普通的媒介,一脸淡然与敌人隔空交手。

    最牛逼是,不仅让诅咒对象瞬间毙命,还连同诅咒了对方的同伴。

    太可怕了!

    杜仲眼神微闪,决定回去嘱咐杜若要对段皓这个少爷恭敬一点,这种狠人怎么惹得起。

    这时候,金杯面包车似乎也感应到危险,一个急弯冲下公路旁边一处柑橘林。

    杜仲眉头一皱,揽胜紧跟其后,对手很聪明,在公路上,金杯绝对跑不过自己的路虎,看来是准备停车跟自己交手了。

    ‘有少爷这个武道宗师道门真人在这里,你们这是找虐啊!’杜仲戏谑一笑,路虎停在柑橘林旁边。

    “杜仲,你去把那个火鸡头抓住,我去追其他两个……”段皓飘身闪出揽胜,施展烈阳步飞快向着后方追去:“有意思……居然能暂时将我的诅咒压制,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人……”

    此时,距离柑橘林大约三四公里处,两道人影正在飞快奔跑,速度极快,几乎是维持在百米10秒的速度。

    要是让专业田径运动员看到这一幕,一定会吓呆的,这可不是在平整的赛道,而是在普通的道路啊,而且看着两人,几乎稳定这个速度狂奔,这已经是远远超出人体极限了。

    “少主,我们的人已经到了,现在正在赶来的途中,我们大约只要坚持二十分钟就好。”竹四青双腿绑着黄色的符篆,对中山服青年说道。

    中山服青年脸色依旧很沉重:“出来只带了两幅甲马符,但愿两位客卿能尽快赶来接应。万一段天南追上来,你用毒阻拦一阵,允许你使用龙组禁制的毒药,出了事,我扛着。”

    竹四青闻言眼神一亮,狠狠点头。

    建国后龙组颁布了不少禁令,最郁闷就是他这种用毒高手,这次有人扛责任,竹四青感到每个细胞都在兴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