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章 处处碰壁的秦家
    第87章 处处碰壁的秦家

    ‘平天区区长秦仕夫妇要见我?’

    听到前台传来的消息,李振辉瞬间懵了。叫秘书收拾好办公室,整理了一下仪表准备接待。

    很快,秦仕四人在一名前台的引导下,走了进来。

    “秦区长大驾光临,有失远迎,有失远迎啊!”李振辉小跑过来,脸上堆满了笑容。

    秦仕和刘澜点点头,露出一个矜持的微笑,这画面还差不多,再受冷落,都得怀疑人生了。

    几人坐下之后,许秘书直接开口道:“李老板,事情是这样的……”

    李振辉听着听着,眼神逐渐变了,尤其是听到让他告知段皓下落时,脸上的笑容已经全部消失。

    “我和段少不熟,才见过几次面。药膏当时十万元向段少买的,医院不少人亲眼看到。给我老爸治疗骨裂,全用完了也没剩余,我这里就只要这些消息,其他就爱莫能助了!”

    李振辉说得很仔细,态度很诚恳,眼神也相当到位。

    但是……

    全是废话,一点点段皓的行踪都没透露,这胖子精明得很。

    孙正豪插话了:“你有没段皓的联系方式?有的话给我们,秦公子的腿不能拖的。”

    “李老板,只要你愿意配合,平天区下个月招标第923号地皮,我可以给你官方底价。”秦仕拦住了想要说话的许秘书。

    他跟李振辉这种老狐狸打的交道多了,知道不付出点代价,别想挖出一个字。

    这几年什么东西最难得?

    地皮!

    这种条件,不怕对方不松口。

    果不其然,李振辉眼神一亮,脸上露出了意动的表情。

    ‘呵呵,文人求名,商人逐利,艺人无情,自古以来都是如此!’秦仕拿起茶盏,得意一笑。

    只是,这次他注定要失望了。

    李振辉舔舔嘴唇:“地皮谁不要,但我老李总不能瞎编来哄骗秦区长啊,这真没段少的消息啊!”

    “你……”许秘书猛然站了起来。

    “哎,买卖不成仁义在,李老板,打扰了。”秦仕放下茶盏,拦住了许秘书,眼神深处闪过一抹怒火。

    既然谈崩,自然无话可说,秦仕四人很快离开。

    “儿子,做得好!”一个苍老的声音从里间传了出来,李父拄着拐杖赞许看着李振辉。

    李振辉拍着胸脯说道:“段少两次救了您,我虽然混账了点,也不是不辨是非的人渣。”

    “秀越区区长又怎么样?这里可是平天区!我呸,还想利诱我?”李振辉走到窗边,正好看到秦仕四人开着帕萨特离开。

    李父摇摇头:“你打个电话给段少,刚刚那个年轻人,好像上次在医院跟段少有过摩擦,人心险恶,不得不防。”

    “好!我立刻就打!”

    ……

    秦仕一言不发坐在帕萨特后座,车上气氛很沉闷。

    今天真的丢人丢大发,那肖家夫妇还好说,段皓和他们儿子是同学,初到花城就寄住在他们家里。

    而且一开始也是为了给他们治腿,段皓才拿出墨玉膏。

    这家人拼死维护段皓还说得过去!

    但是……

    怎么李振辉这种人也会为那段皓隐瞒?

    义气?道义?

    别开玩笑了,那死胖子满脸横肉,眼带精光,一看就是那种舍命不舍财的人物。

    秦仕越想越气,淡淡说道:“李振辉的姐夫是平天区副区长,小许,今晚帮我约郝区长出来吃饭。”

    “行!”许秘书闻言一震,大老板这是动了真怒。

    平天区区长郝建,毕业于东南政法大学,与秦仕同届,看来这次李振辉要惨了。

    段皓还不知道为了帮他打掩护,肖家和李家都惹了大事,如果他知道,一定会让他们无需如此,区区一个秦仕,根本就没被他放在心上。

    杜仲开着揽胜回到云霞山山巅一号别墅,他一手提着一人,快步跟在段皓身后。

    段皓一进门,就见到赵军和杜灵尘相对而坐,双方面前是一副下了一半的象棋。

    “啊!少爷和师兄回来了,这两个是谁?”杜若吧嗒吧嗒跑了过来,好奇看着火鸡和袁飞。

    “唔……天南先生回来了吗?救命啊……”赵伍脸色发黄,扶着墙壁蹒跚过来。

    “嗯,看样子杜管家下手可不轻。”段皓淡淡看了他一眼。

    杜灵尘呵呵笑道:“老夫给他服下一颗清体丹,泻去体内杂质秽物,说起来他还得感谢老夫呢。”

    赵军闻言苦笑摇摇头,您老那药也太夸张了,这一个小时拉了二十来次,铁打也受不了。

    “得了,给他解药了吧。”段皓戏谑一笑。

    杜灵尘屈指一弹,一道白烟没入赵伍鼻窍,几个响亮的喷嚏后,赵伍又向洗手间冲去。

    “杜管家……”赵军见状急了。

    “最后一次!”杜若翻翻白眼,她正在玩火鸡的莫西干发型。

    过了片刻,赵伍颤抖着腿走了出来,后怕看了一眼笑眯眯的杜灵尘,诺诺说道:“天南先生,云素那贱人实力很强,还有高手接应她,我抓不到……”

    段皓递给他一本开水,赵伍受宠若惊连忙接过去。

    “放心,云素已经死在我的诅咒之下,至于有关她的事,要着落在那个中山装身上。”段皓淡淡说道,指着被松绑的袁飞。

    “哼,杜灵尘,你这个叛徒!”袁飞解开绳索前被杜灵尘硬塞下一颗丹药,全身除了嘴巴,都提不起力气。

    杜灵尘冷冷一笑:“袁五少,饭能乱吃话不能乱说。老夫当初只是青牛谷最低级的客卿,随时都能离开。现在各为其主,哪说得上叛徒?”

    袁飞闻言大怒,破口大骂。

    杜仲过去几个巴掌,瞬间静了下来。

    赵伍缓步过去冷冷说道:“云素到底什么人?你们将她安排到我身边,到底图谋些什么?”

    袁飞不屑一笑:“你问我就要说吗?你算什么东西?你可知道本少是什么身份?”

    “你……你不要太嚣张……等下吃了苦头,你就知道厉害!”赵伍气得发抖。

    “你来啊,有能耐弄死我,弄不死我,总有一天,本少弄死你全家!”

    “混蛋!”

    赵军都看不下去,得到段皓允许后,他和赵伍将袁飞提出门,很快,外面就传来一阵阵凄厉的惨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