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章 害群之马
    第92章 害群之马

    秦仕没想到居然有人当着他的面抽人,他狠狠瞪着段皓:“光天化日之下,一言不合出手伤人,我现在告你这手下蓄意伤人,这里可是医院,有监控做证。”

    说着说着,因为杜仲突然出手产生的惊惧逐渐褪去,秦仕傲然看着段皓:“如果你交出墨玉膏,那么我之前承诺的条件都有效,而且也不会让孙医生告你这个冲动的手下。”

    说完后,秦仕心中暗笑:‘只要风儿的腿治好,到时你们这群普通人,还不是任我揉圆搓扁。’

    看到这一幕,王主任看向院长:“怎么办,万一秦区长向我们要监控录像,我们给不给?”

    “不给!上次动静那么大,可见段少身份非比寻常。你们把七号八号监控枪的硬盘给我下了。”院长沉吟了一会,方框眼镜闪过一道精光说道。

    “有道理!”

    “不愧是院长!”

    众白大褂纷纷应和,很快拔掉了硬盘。

    这时候,监控中的画面又产生了变化,原来是段皓向秦仕露出了一个戏谑的笑容:“谁告诉你墨玉膏能够医治秦风的腿?墨玉膏能够修复骨骼经脉,可不能解决穴道被封,经脉被截啊!”

    “什么!”听到这话,秦仕傻眼了,孙正豪也呆住了,那些在监控室关注这里的白大褂同时无语了。

    “快给我把硬盘插回去,这些话得录下来。秦少手术是在我们这里做的,别让秦家讹上医院,快点,这些都是证据!”院长骤然惊醒,着急说道。

    众人闻言大惊,七手八脚把硬盘插好,继续关注着事情。

    “孙医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秦仕阴沉了脸,冷冷盯着孙正豪。

    孙正豪吓得脸都白了,连忙指着段皓骂道:“秦区长,您别听他乱说,他这是不愿意交出墨玉膏。他连秦少都没见过,怎么知道秦少的腿是穴道被封,经脉被截。”

    秦仕沉吟了一会,点点头:“段皓,你不用拖延时间,快快交出墨玉膏!”

    段皓淡淡看了孙正豪一眼,轻轻摇摇头:“我原本只想惩罚一下秦风,封他那条右腿三四天。没想到你小子居然跳出来搞事,亏我还看在戴濛濛面子上,跟上面打了招呼,把你小子调离太平间。”

    “什么!风儿的腿是你弄的!”秦仕脸色大变。

    孙正豪更是张大了嘴巴:‘什么情况,戴濛濛找段皓求情,让他放过我?’

    “该死,快给我把硬盘拔了,这事整的……”院长脸色都青了。

    那天周承业已经跟他说了这件事,他喝酒误事忘记向人事打招呼,要不然也不会有孙正豪铤而走险,为秦风动手术一事了。

    原来绕了一个大弯,把自己都给坑进去了。

    王主任:“……”

    众多医生:“……”

    “你为什么向风儿的腿下手?”秦仕指着段皓发出一声厉喝,这时旁边的病房被人撞开,秦风拖着打了石膏的腿,冲着段皓焦急问道:“段皓,你说我的腿根本就没毛病,只要几天就能好?”

    段皓眼带怜悯看着秦风:“我还不屑于说谎骗你,原本最多三四天,你的腿就能恢复正常,但是你现在开了刀……”

    “嘿嘿,这个我懂,少爷,让我来说!”杜仲戏谑看着脸色发白的秦风。

    眼见段皓点了头,他卖弄学识说道:“我师父是赛思邈杜灵尘,他老人家说过,但凡中了点穴截脉手法,只能求出手之人解开。如果乱治,可能会出现无法预料的后果。你动了刀,现在就算少爷愿意给你解开,也无从下手。好在只是一条腿,拄拐就行,要是两条腿,就得坐轮椅了。”

    听得这话,秦仕还好,秦风已经双眼一翻,瞬间晕死过去。

    “你……你居然把风儿的腿给治废了!”秦仕豁然盯着孙正豪。

    孙正豪那还能分辨,吱呜了半天说不出话来,只能悔恨埋下头。

    “许秘书,报警,把他们都给我抓起来!”秦仕深吸一口气,抱起晕倒的秦风,语气冷如冰霜:“一个蓄意伤人,一个无能庸医,全部都要抓起来。”

    “谁要报警抓人!”一个语调铿锵的声音传了过来,众人连忙望去,只见一名中年警官,气势如山快步向这里走了过来,旁边跟着一名穿着中山装的老者,正是南粤龙组正组长,许槐林。

    “郑局长,您来得正好!”秦仕脸色一变,放下秦风连忙迎上去。

    这位中年警官正是花城市公安局局长郑天彪,这几年破了许多大案,传闻要升到省厅。

    不管背景还是潜力,都是秦仕需要仰望的存在,他伸出右手,连忙迎上去。

    “嗯,这位是省里负责笑气一案的组长,许老。”郑天彪无视了秦仕伸出来的右手,恭敬介绍身侧的许槐林。

    秦仕闻言大惊,虽然这两天他都在为儿子的腿奔波,不过笑气一案可以说几个小时就震动了全省,没想到居然是省级领导下来指导。

    不过……这位领导很面生啊,省里也没听说过有姓许的大佬……

    秦仕暗暗惊疑,脸上却堆满了笑容,又向许槐林拱拱手:“许老您好,小子秦仕,初次见面,荣幸之极啊。”

    段皓嘴角微弯,笑而不语,杜仲憋得相当辛苦,他知道,某人要悲催了!

    果然!

    许槐林皮笑肉不笑,轻轻摇了摇头:“平天区区长秦仕,我一个站在你面前就会被你抽成猪头的糟老头子,哪敢受得了你这句荣幸啊!”

    秦仕脸色刷了一下,瞬间血色尽褪,这句熟悉的话语,让他瞬间想到昨天一个电话……

    果然,许老冷冷看着他,淡淡说道:“老夫许槐林,这次听说过了吧!”

    全场皆静,许秘书扶着秦风,暗暗缩了缩脑袋,昨天秦仕打电话他就在场,自然知道事情的经过。

    而更让他们惊骇的是,许槐林走到段皓面前恭敬说道:“天南先生,肖家客栈已经解封,李振辉也放出来了。这里不如交给我们,郑局长绝对不会放过一个坏人!”

    郑天彪走到段皓面前,啪了一个军礼:“这次多亏先生相助,所有涉案人员已经全部抓获,某些官场的害群之马,必定受到法律的严惩!”

    看着郑天彪这犹如向上级汇报的一幕,除了许槐林脸色淡然,就是杜仲都眼神微动,更何况其他人?

    许秘书双腿一软,直接瘫倒地上,孙正豪知道自己完蛋了,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口中喃喃不知说些什么

    ‘该死!这段皓到底什么来头,就算是省里某些大佬的后代,也不可能让郑天彪如此对待啊……’心中狂呼,秦仕吃力扶着医院洁白的墙壁,因为他知道,郑天彪口中的官场害群之马指的是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