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章 劈开两半看看
    第105章 劈开两半看看

    华国南方五省,只有花城拥有举行赌石大会的实力。

    这种盛会,不仅吸引周围数省的玉友、土豪、大款,还有周边数市无数的普通民众。

    内外两个场子,每日人流量都是上万,现场维持秩序的人手就有近千人。其中包括了花城官方、华国玉石协会、以及花城本地几大家族。

    冲到段皓身边的西装男正是玉石协会一个管事,他陪着小心看着段皓:“天南先生,您想要开这料子?”

    段皓淡淡笑了笑:“我们先看看。”

    “这……”西装男眼神一凝,咬咬牙压低声音:“那边几块料子也很不错,不如先生移步,过去瞧瞧?”

    此话一落,在场所有人都懵了,看向段皓面前的那块料子,眼神都变了。

    那边几块料子不错?

    那就是意味这块料子不行?

    我靠?

    这算是内部消息吗?

    眼见自己一句话,极有可能让这两百万的石料流拍,但西装男却一点都不后悔。

    因为云老刚从郑天彪口中打听到段皓的消息,立刻就命令协会所有人要小心关照。

    一刀富一刀穷,赌石这个行当,眨眼能让你赔得倾家荡产。

    这届大会的料子,来源相当复杂,不仅有花城几大家族名下场子拿出来的,也有边境几大老场口拿过来,甚至还有一些是境外几个产玉小国出于外交原因送来捧场的。

    情况太复杂,哪怕玉石协会,一些老前辈都吃不准其中几块石王,不过大部分还是心理有数的。

    比如杜灵尘看中的这块料子,这东西正是境外小国拿来凑数。

    协会一名老前辈已经判断过了。这料子,必垮!

    眼见段皓还在凝神看着那料子,西装男急得浑身冒汗:‘这位爷,我都提示得这么明显了,这玩意看起来挺不错,里面可不行。’

    “我就说,我大眼刘什么时候看走眼,这玩意上面不是麻子,是坑人。”最开始说话的胖土豪,连连摇头,引得周围众人纷纷应和。

    “玉石协会都不看好,这料子不能买,走吧走吧!”

    “这玩意还有内部提示的,好像坏了规矩……”

    “傻的,没看刚刚这位爷进门,那可是排名在周四爷前面,说不准是京城哪位太子爷出来白龙鱼服,别乱说话,小心招祸。”

    ……

    几乎围观的人都在摇头,周馥兰和杜若听到这里也是没有信心,唯有杜灵尘守在段皓身边,一言不发,不让人上来打扰。

    因为他发现,少爷眼神微凝,周围隐隐有灵气波动,似乎在施展什么秘术……

    “全部都静静,买不买,得少爷说话,两百万?算球!”

    眼见众人越说越大声,杜灵尘生怕影响到段皓,从破旧的褡裢中翻了翻,掏出一张召行黑卡。

    瞅到黑卡上那行镀银号码,所有人眼神都变了,看向负手而立的段皓,纷纷露出敬畏之色。

    “确实算球,拥有黑卡的存在,两千万都算球,何况两百万。”大眼刘摇头苦笑,引起周围无数附和声。

    这种黑卡根本无法申请,只有实力到达一定程度。才能由发行银行专门发放到持卡人手中。

    华国拥有发行黑卡的银行只有两家——召商银行和供商银行。

    黑卡一出,瞬间镇住了场面,一时间所有人都凝神看着段皓。

    段皓确实被杜灵尘猜中,他正在施展一项秘术观察这块料子。

    只是并不是周承祖希望的透视眼,而一项名为望气的密术!

    李商隐七言律诗《锦瑟》有云: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相比赌石客用肉眼观察,以经验判断,段皓双眼看的是石皮内玉石散发的烟气,翡翠烟气为绿,墨翠烟气为黑,黄玉烟气为玄黄色……

    现在段皓所看到,却是一股淡淡的白烟凝聚于石料上方。

    里面有白玉!

    段皓嘴角微弯:“杜管家,刷卡,买了!”

    “我的天!真买啊!”

    “靠,有胆色,天地不服就服你!”

    “毛线,人傻钱多,这玩意连玉石协会的人都看不好……”

    西装男浑身冷汗直流,没想到自己已经违规提示,段皓居然还要买这料子。

    不过他也不敢做得太过火,要不然拿出这料子的那方势力一定会翻脸,苦着脸叫来一名相貌清纯的少女:“拿pos机过来,开单!”

    眼见段皓眨眼就刷了两百万,周馥兰虽然也不看好这块料子,却也没说什么,她知道段皓可是从周家得到一亿。

    至于杜若,更是双眼冒着小星星:“少爷,开出好玉,若若要打只镯子。”

    “放心,两只镯子是没问题的。”段皓淡淡一笑,刚刚白烟还带着一抹绿气,这料子估计绿的不多,但也足够打镯子。

    西装男帮杜灵尘刷了卡,杜灵尘兴奋走过去,也不嫌脏,抱起这三十来斤的料子:“机器在哪?先给老夫劈成两半瞅瞅!”

    众人闻言绝倒,老爷子,这又不是开西瓜,还劈成两半,照您这么搞法,好料也得切废了。

    偏偏段皓还淡淡点头:“六面切方,按三十、二十、五的尺寸切成方条,剩余的边角不要了!”

    这话一出,所有人已经无语了,原来是一群门外汉,合计这位少爷以为石皮下就全部是玉了,还按尺寸切,切豆腐呢?

    几名过来搬石头的工人完全无语了,为难看着西装男。

    “按天南先生的说法切!”西装男咬咬牙,心想反正注定要垮,人家财大气粗,无所谓啦。

    这时候,人是越来越多,某位土豪人傻钱多,买了注定开垮的料子,还特么按尺寸切,很快就吸引了内场大部分人。

    “让让……让让……周四爷来了!”

    “前面注意,让一条道,明剑先生到了!”

    原本各自散去的周承祖和司马明剑也得到了消息,带着人都过来。

    两边一听说事情经过,周承祖这方自然暗暗摇头 ,纷纷担忧看着段皓。

    程永鑫只是淡淡看了一眼,立刻笑了:“这东西里面要是有好绿,我程永鑫退出赌石圈……”

    此话一出,周承祖等人脸色都黑了,反倒段皓微笑看了他一眼:“话别说太满,世事无绝对……”

    ps:书中以后涉及到一些需要避讳的公司,地名,全部以谐音字代替,犹如召行、供行等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