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章 司马明剑的算盘
    第106章 司马明剑的算盘

    因为刚开盘,水切机的师傅们都聚在一起抽烟闲聊,内场最差的料子也得十万往上,今天被周四爷拖了半个多小时,玉友们大多都在仔细观察中,动刀最快也得午后。

    这时候,一个身穿背心的小伙子跑得飞快,冲到一名矮胖光头男子面前,上气不接下说道:“头,有人要开料子了。”

    “这么快?”胖子丢下烟,连忙带着人回到机子面前。

    果然见到浩浩荡荡近百人,簇拥着一名六十开外的老头,那老头身穿不和时景的长袍马褂,抱着一块西瓜大小的料子。

    “我靠!这么大的场面!”胖子吓了一大跳,上去接过杜灵尘手中的料子。

    把料子放到操作台上,胖子递给杜灵尘一根黑笔:“老先生,您想怎么开?”

    杜灵尘推开笔将段皓说的复述一遍,胖子听后为难说道:“这位少爷,按理说轮不到我庞飞多嘴,不过这二百万的料子这么搞法,会不会太草率了?”

    “是啊,六面切成长方体,再按规格划拉,从业十来年,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么搞的。”

    “切石又不是做菜,还讲究个规整方圆,这么弄,等下准垮……”

    这次赌石大会规模这么大,能够进内场操刀都是从边境大场口请来的大师傅,就没有从业经验低于十年的主。

    他们石头开了数以万计,头次听到这种奇葩的切石要求,所有人都摇摇头。

    周承祖也上来劝了几句,段皓依旧置之不理。

    这料子基本都是白的,绿的几乎没多少。如果按市场论价值,必定是垮的,不过自己要的是里面能够用来制符的白玉,又不是开翡翠赚钱。

    庞飞感到有点为难了,玩这一行的人都迷信,大会这才开始,自己就切出一个大垮出来,接下来谁还敢找自己切石头。

    不少开石的大师傅都戏谑看了过来:‘嘿嘿,死胖子,仗着徒弟多,每次都是你抢到生意,这次傻逼了!’

    程永鑫笑着对司马明剑说道:“垮定了,这料子两个窗开得巧妙,打光进去一看,水头十足。其实根本就薄薄一层,下面全部是白的。而且就那么一层高绿,还有两条裂在侧后方,根本取不出东西来。”

    司马明剑眉头微微一松:“你有把握?”

    “不敢说十足,九分还是有的。”程永鑫眼神一动,暗怀恶意看着段皓。

    上次要不是你,杜家早就垮了,自己怎么会沦落到背负骂名改换门庭?

    ‘哼!武道实力强又如何?选了这种料子,想来你的道术根本就不适于赌石,这次周承祖必输无疑。’程永鑫得意看了一眼周承祖,果然见到杜金荣和他都是脸色臭得可怕。

    “罢了!小山,小招,开机器。”庞飞苦劝无果,摇头转回水切机。

    他两名徒弟将料子固定好,启动机器准备下刀……

    这时候,司马明空说话了:“等一下!”

    众人连忙望去,却见他走到段皓面前躬身一礼:“天南先生,我想借您这料子,与周四爷赌一局。”

    “什么?”

    “你太无耻了!”

    周承祖闻言脸色越加难看,杜金荣和周豹等人更是破口大骂。

    这料子本来垮的几率就大,按照段皓那要求切,更是百分百垮掉。

    其实在场的,都当热闹看,算是暖场。

    你这家伙来这么一出,简直欺负人了。

    “司马家的,拿天南先生的料子做赌注……你有点过分了吧……”周承祖咬着牙,语气很低沉。

    “哎,我和你赌外围,也不算违背规则。当然了,天南先生要是不同意,我肯定得卖他的面子。不过看你这样子,似乎输不起,有点怂啊!”司马明剑两条灰眉一抖一抖,笑得十分得意。

    段皓戏谑看了他一眼,似乎来了一点兴趣:“哦!你想怎么赌?”

    司马明剑把玩着两只墨翠核桃:“如果天南先生同意,那么我也不占周四爷的便宜。这块料子二百万,就赌开出来的东西,能不能超过一百二十万,赌注一千万。”

    “怎么样,周四爷,你敢接不,开出超过原石60%的价值,你就赢了。”

    “你……好好……如果天南先生不反对,我就接了!”周承祖气得不轻。

    今天司马家是要将自己往死里逼了,后面还有一宗接近一亿八千万的赌局,这里还要来一宗一千万。如果天南先生再选几块料子,恐怕周家在这次赌石大会上得栽大跟头。

    最要命自己根本没有拒绝的权利,要不然,周家和天南先生的关系,说不定就冷了……

    狠狠看着司马明剑身边的程永鑫,如果现在能杀人,周承祖保证手起刀落劈死这个二五仔。

    司马明剑微笑看了过来:“这次斗胆以天南先生的料子做赌,实在失礼,不管输赢,司马家都会付出一千万作为谢礼。”

    此话一出,全场一静,所有人都眼带惊骇看向段皓,尤其是其中一些将段皓当做败家二代的土豪大款,全部呆住了……

    开一块两百万的料子,赢了才一千万,但却全部当做谢礼?

    这个世界太疯狂了,这青年这么值得司马家如此捧脚?

    “司马明剑,你不要太过分了!”周承祖语气森然,这明显准备赢自己的钱来讨好段天南啊。

    真真打的好算盘,要是这么一来,天南先生几乎可以不花一分钱开石头。然后司马家就不断向自己提出赌局,不管输赢,他都讨好了原本站在周家的段皓段天南。

    周承祖骤然发现,这个局,简直是无解。

    “怎么办,这样下去……”周馥兰看不过去,紧紧段皓的臂弯。

    “放心!”段皓戏谑一笑,拍拍周馥兰白嫩的小手。

    他眼带感慨看向司马明剑,这家伙确实是个人物,要是没接触周家,只凭借周承祖与其对比,自己肯定选择此人。

    可惜……

    此人的算盘注定要落空……

    因为自己根本就没将世俗所谓钱财放在眼中,地球只不过是自己一个暂时的落脚点罢了,更何况自己已经传授了周馥兰修仙功法,只能说他再付出多大的代价,都注定会落空。

    再说……

    段皓戏谑看操作台上的料子,这料子总归能进入内场,要说全垮肯定不会,毕竟刚刚自己望气还看出一抹绿色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