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章 柳暗花明
    第107章 柳暗花明

    水切机总算开动了,所有人都盯着水刀。

    注定要垮,自然没什么好看,如果涉及另外一场赌局,这就有看头了!

    好歹是内场的料子,切出六成价值,虽然有点悬,但多少有点希望的。

    现在不少赌石客却暗暗摇头,料子主人要求的切法太奇葩了,这么硬来,有好料也得切废,别看六成的赢面很大,其实加上这切法,能赢就见鬼了。

    很快,庞飞推动水刀,切出一面,结果发现只有些许绿色,其他90%全部都是白的,而且绿的里面还有两条裂绺。

    “废了,油青种,水头一般,做出来的东西卖不起价格!”

    “是啊,白的那么多,那开的两个窗,果然是陷阱。”

    “哎!我早就说了,这料子是上面不是麻子,是坑啊!”大眼刘摇摇头,他经营了两家珠宝店,赌石已经七八年,算是在场人中的“砖家”。

    杜灵尘老眼一震,走到段皓身边低声说道:“少爷,是这种白玉吗?”

    段皓点点头,虽然玉的质量一般,不过看情况量很足。至于这结果,他早有预料,只是好奇刚刚那抹绿烟,毕竟这么一点油青,可生不起那抹绿烟。

    ‘看来还有变数!’段皓淡淡看了一眼司马明剑,继续关注切石的庞飞。

    相比段皓几人一脸淡然,周围其他人却连连摇头。

    “垮了!”

    “你这废话,早就有预料啦!”

    “哎,周四爷刚刚为什么要接这赌局,这不明着送钱?”

    “你懂毛线,四爷跟天南先生一起来的,到了他们这个层次,钱是小事,关系才是大事,自己人能不撑自己人吗?”

    ……

    周围的议论让周承祖嘴角微微一抽,周豹走到机器前,狠狠说道:“切,继续切,有赌未必输,还有五面呢!”

    “垂死挣扎!”司马明剑瞥着周承祖,故意将手中一张银行卡拍在手心。

    “啪啪啪……”一声声脆响,让周承祖骤然色变,他咬紧了腮帮,眼神充满了怒火。

    杜金荣和明旭生几人眼睛都红了,要不是顾忌段皓在这里,说不定都闹起来。

    场中火药味越来越浓,庞飞不断擦着汗,要不是经验足,手都得抖。

    他飞快开出其他四面……

    结果,全部都是白的,而且还是水不足,肉很粗,石性很重的废白玉,这东西几乎卖不起价,做成摆件都得亏工本费。

    周承祖走过来盯着最后一面,那里因为有两条裂,最不被看好,所以被庞飞留到最后开。

    “切!”周豹喉咙发出一声低吼。

    “哎!”庞飞舔舔嘴唇,连忙招呼徒弟翻过石头。

    水刀缓缓移了过去……

    这时候,起雾了,周承祖眼神微微一亮,还有希望。

    司马明剑淡淡笑了笑,这也是在程永鑫预料之中,绿是有,档次还可以,但量太少了,最多取几枚挂件,怎么算也值不了一百二十万。

    段皓凝聚灵气于双眼,好奇看了过去,结果发现水刀下散发出来烟气,与之前看到的那一抹绿色依旧不一样。

    ‘奇怪,好像还没切到,不过望气只能看个大概,细节上终究比不过透视眼,难道说里面还有?’摸摸下巴,段皓注视着水刀下那块犹如长方形的玉砖。

    果然,刚刚开出来的那一面,有一抹淡淡绿色雾状层。

    周豹掏出强光手电打了一下,周承祖看到里面一团翠绿。

    “给我磨磨!”

    周承祖沉声喝到,庞飞连忙换了工具,随着雾状石层被磨开,一面大约巴掌大的翠色显露出来。

    这时,杜金荣等人也纷纷激动围了上来,毕竟这局赌注一千万,也不算小数目。

    “嘿嘿,开出绿又如何,得看里面深不深?”司马明剑把玩着墨翠核桃,脸上全是自信。

    周围有经验的赌石人都在摇头,周承祖想起刚刚段皓说的切石计划,脸色也黯了下来。

    庞飞看着段皓:“这位少爷,开出绿了,下一步……”

    “按照之前说的开!”

    周承祖闻言那敢反对,只能双眼盯着水刀。

    庞飞抄起卡尺划上线,水刀继续开动,很快,除去前后两片带绿,以及一些杂质,总共开出七八片白玉板。

    至于最后出现的那一抹翠绿,果然被程永鑫猜中,吃进去没多少,最多开四五个观音挂坠。

    虽然是冰种肉细高翠,玉石协会那西装男也给出三十万的估价,但距离一百二十万还有很大差距,可以说这次赌局,周承业输了。

    “若若的镯子没了!”杜若听着周围的议论,也知道她那玉镯子是没指望了,一时间很失落。

    杜灵尘拍拍她的小脑袋:“这才第一块,怕什么?等下师父再买十块,就不信劈不出料子给你做手镯。”

    浓郁的土豪味,瞬间熏翻了不少人,难怪人家把料子当豆腐切,这完全就是不差钱的主。

    “呵呵,我看周四爷也不用麻烦了,直接转账给天南先生得了,反正您那身份,也不至于赖账。”司马明剑笑容如花,气得周承祖满脸乌云。

    眼见段皓正在观察开出来的玉板,周承祖开了一张支票,强笑走了过来,只是未等他说话,段皓却递给他一块玉板:“拿去擦擦。”

    周承祖微微一愣,接过玉板满脸疑惑:‘这都是白了的,还擦什么?’

    司马明剑见状笑道:“天南先生,这木板就五厘米厚,如果有东西,打下电筒就看得出来。”

    说罢他从周承祖手中抢过玉板,笑意盈盈掏出强光手电一照。

    绿!

    一层嫩绿犹如薄纱一样透了出来……

    “啪!”

    强光手电摔到地上,司马明剑脸上的笑容完全僵住,未等回神,手中的玉板已经被周承祖抢了过去。

    “擦,给我仔细擦!有赌未必输,哈哈哈!”

    虽然只是一瞬间,但在场可是有不少人看到刚刚那抹绿色,这时候也屏住呼吸,盯着庞飞手中的玉板。

    庞飞吞了吞唾沫,连忙换好工具。

    “沙沙……”伴随着机器响动,一抹细腻的翠色缓缓从玉板中显化出来。

    “玻璃种!”

    几名男子同时惊呼,引得在场所有人抽了一口凉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