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章 无意造成的疯狂
    第110章 无意造成的疯狂

    周承祖身为缅甸老龙口大场负责人,也是这次赌石大会的举办方之一,有权利在内场拥有一个小厅。

    别看是临时落脚,装饰却考究,明式沙发,立式空调,黄花梨案几,紫砂茶壶,全部齐全。

    段皓微笑接过周馥兰奉上的一杯香茗,任由郑天彪和云老说了半天,就是不接话茬。

    一个花城公安局局长,一个华国玉石协会副会长。

    自己一回来,这两位就赶着上来蹭茶拍马屁,其中要是没事,谁信?

    郑天彪向云老使了一个眼色——我堂堂一个市公安局一把手都过来作陪了,您老有事快说吧,等下人多就更难说了。

    云老无法,轻咳一声说道:“天南先生,您到现在也切了价值近亿的石料了,不知……不知是否尽兴,能否……嘿嘿……”

    听到这话,段皓似笑非笑看了过去:“云老,我又不是没给钱,何况到现在所开石料基本都是垮的。如果涨了不让开还情有可原,这垮了不让开……全天下没有这个事,也没有这个理。”

    郑天彪连忙做起和事老:“天南先生,您息怒,您息怒。听我们解释,听我们解释!”

    云老苦笑拱拱手:“天南先生,在座诸位。赌石风险大,赌性也大,赌性一大,疯狂的人就多。今天外场九大仓库,天南先生横扫四个,所开石料全部垮掉。

    老夫不敢探究天南先生此举深意,只是外场所有人已经断定,天南先生将那些垮掉的料子全部扫完。原本不敢买的,现在多了几分把握,之前处于模糊不定的,现在必然敢切。”

    “天南先生扫过的九号、八号、七号和六号四个仓库,剩余石料估值三亿六千万。可是在诸位离开后,现场出现狂热的抬价,目前还有六成石料没卖出去,但成交额已经达到六亿三千多万。”

    看着激动的云老,段皓心中一叹:‘人性本贪,这老人真的不错……’

    “这不挺好,周家麾下的缅甸老龙口场子,也带了不少石料过来,卖出高价得庆祝啊!”周豹很疑惑,看着云老。

    杜灵尘人老成精,暗暗摇摇头,意识到可能真的出大事了。

    云老耐心继续解释:“大部分能开涨的石料,几乎聚集在内场,外场虽然有开出大涨的料子,却极为稀少。说白了,外场就是安排出来炒炒人气的,反正普通市民也没那么多余钱来参与赌石。

    往年外场成交量最多一两成,可现在外场六七**号仓库,专业赌石客,业余的玉友,原本来看热闹的市民……”

    “全部疯狂了,他们都坚信天南先生开了那么多垮掉的石料,剩下大部分能够赌涨。人性本贪,加上外场总归有些好料子,出现几个开出大涨的幸运儿后,老夫等人估计,现在不知有多少市民已经将毕生积蓄都投进去了……”

    云老说到这里,老眼闪过一抹无奈,正因为赌石风险太大,所以华国官方才干脆将其举办成类似文化节的行事。为了避免出现某些不良资本暗中操控,还派出玉石协会和当地市级警务人员压阵。

    可惜,偏偏出来段皓这么一个异类,只赌垮不赌涨,变相给了其他人莫大的信心。内场的土豪大佬每年都不乏赌红眼睛倾家荡产的存在,想想那些身处外场嘈杂环境下的普通市民……

    ‘靠,外场的人流量每天不少一万人……’周豹激灵灵打了个冷战,太可怕了!

    段皓面沉如水,人心不足蛇吞象,前来赌石大会凑热闹的市民,多少都有点侥幸心理,自己的举动可以说无意给了他们莫大的信心。

    如果因为此事造成一些家庭垮掉,这份业力必定会添在自己头上,渡劫时天地大道必定有劫难降下。

    “少爷,是不是今天有很多家庭倾家荡产?”小萝莉杜若疑惑问道。

    “若若别担心,这种事情不会出现的!”杜灵尘搂着徒弟,生怕段皓在小萝莉心中留下不好的印象。

    “天南……其实……这不是你的责任,都是他们贪婪!”周馥兰担忧揽着段皓的右臂,第一次称呼段皓的道号。

    周馥兰美眸流露出一抹哀愁,她出身哈佛大学,精通行为分析,哪猜不出现在外场一定都疯了。

    难怪云老和郑局长连忙赶过来,如果再让段皓扫了剩余五个仓库,恐怕蜂拥而至的市民会更多,甚至可能引发哄抢事件。

    “咳咳,我已经从各区公安分局调动警员过来维持秩序,同时上面也下达了批示,如果场面控制不了,就提前结束赌石大会……”郑天彪刚刚接了电话,走过来说道。

    段皓点点头,如果提前结束赌石大会,也是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虽然自己有更好的破局手段。

    “事情既然发生到这种地步,老夫恳请天南先生在接下来的时间,不要再开料子。作为补偿,除去境外友邦的料子,但凡今天先生开出来的石料,只收半价,老夫身为玉石协会副会长,这点面子还是有的。”云老诚恳看着段皓说道。

    但是就在段皓准备说话时,周承祖等人气势汹汹杀了进来:“不能提前结束,西云段家来人了!”

    此话一出,段皓脸色一变,西云段家那正是他最痛恨的家族,前世要不是段家见死不救,自己父亲段明德怎么会含冤而死?

    “段家?他们怎么也来凑这个热闹,来的是谁?”云老连忙问道,话中充满了焦急。

    “就是段昆那个死屁精,刚刚在内场连开五块石料,二千万的料子硬是给他开出八千万的翡翠。小麻地场口的李敏生跟他对赌,输了四个亿,现在已经送去抢救了!”周承祖双眼赤红。

    小麻地场口李敏生也是赌石大会举办人之一,很明显段昆是来砸场子的。

    “唉,段家位处西云,主要产业珠宝加工。会长拒绝由其承办赌石大会的申请,老夫就知道段家不会善罢甘休。没想段昆单枪匹马闯到南粤来砸场子,这次真的内忧外患了!”云老愁眉不展说道。

    闻言在场一片沉默,别看周承祖叫得最响,其实暗暗愁着呢!

    刚刚段昆发言,这次要和所有赌石大会的举办人对赌,谁也逃不了。自己几个从边境请来的大师傅都怂了,纷纷摇头表示自己不行。司马明剑身边的程永鑫也是一脸严肃,看来也没多少把握……

    “呵呵,段昆,有意思!”

    一声戏谑引得众人纷纷望来,只见段皓长身而起,双眼尽是一片冰寒。

    ps:嘿嘿!这一章写了快了三个多小时,不过感觉挺满意,有多少书友猜得出这一章剧情?

    还有两章在码中,争取晚上能给大家看到。一只键盘敲几条伏笔几方势力,快不起来,只希望尽量让大家看得有趣一点。

    多一点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