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章 魔怔的肖爸
    第111章 魔怔的肖爸

    赌石大会,外场六号仓库,一处角落,一对夫妇带着一个小胖子,情绪低落看着面前几块开好的石料。

    “哎!这可怎么办呢……”

    这男主人正是肖爸,他狠狠抓了抓头发,眼神充满了懊恼。

    肖妈狠狠踢了他一脚:“我说不能赌不能赌,你偏偏不听。二十多万啊,全部打水漂了!”

    肖爸不敢躲,哭丧着脸说道:“他们都说有个神秘土豪把那些垮掉的切了,剩下基本都是能涨的……”

    “涨你个蠢蛋,人家跳坑你也赶着跳?那么多涨……人家不留着自己开,轮到你来切?做你的发财梦!”肖妈听到这话更气,脱下高跟鞋要抽他。

    肖斐连忙拦住:“妈,这大庭广众之下,不要闹了!”

    “闹?”肖妈气得双眼通红:“你瞧瞧这里多少人在闹?又不是老娘一人在闹!”

    言罢肖妈砸出手中的鞋子,眼见丈夫避开,俯身抄起一块废料,吓得肖斐抱紧她那水桶腰,瞬间闹成一团。

    ……

    而这样的画面,现场最少还有几十处,其中不乏一刀下去负债累累的,要不是郑天彪临时调动大量警力过来,现在早就乱了。

    “哈哈!涨了!涨了!冰糯飘花,最少值二十万!哈哈!发达了!”

    有人亏自然有人赚,一名带着眼镜的木讷青年,眼带疯狂在水切机前面疯狂大叫,引得周围一片羡慕的附和。

    肖爸肖妈这时候也停下了扭打,肖爸眼带羡慕挤了过去,肖斐和肖妈吓了一跳,捡起地上七八块废料连忙跟上去。

    “老爸……”肖斐拉拉肖爸的衣袖:“咱们回家吧,钱都亏完了。”

    “别动,看看!”肖爸拍掉肖斐的手,不断向前面挤过去。

    肖妈见状大骇,只是她身材矮胖,挤不过人潮,只能和肖斐在圈外干着急。

    “咦!肥仔,你怎么在这里?”这时候,一声惊讶从身后传来,肖斐转身看去,原来是崔富贵一家。

    “富贵叔,我爸他魔怔了,他……”肖斐眼眶一红,说到一半却被肖妈拦住:“崔总您好,我当家在里面看人切石头,我们在这里等他呢!”

    肖妈强撑着笑,所谓家丑不能外扬,虽然肖爸亏了家底,但她还是以自己的方式维护丈夫的脸面。

    “嗯,肥仔,等你爸爸出来,你们就尽快回去吧,这里气氛很不对。”崔富贵看了一眼肖斐提着的蛇皮袋,心中已经猜个**不离十。

    他这种老江湖,自然不会当面撕脸,拍拍肖斐肩膀嘱咐道:“叔那手机号码你也有,需要帮忙就打电话,你是小皓的同学,不用跟叔客气,知道不?”

    肖斐强忍眼泪别过头,他和段皓都见过崔画彤,这个年龄的小青年,最怕在美女面前丢脸,更何况这美女还勉强算认识。

    只是小胖子显然想多了,崔画彤看都不看他,自顾看周围闹哄哄的人群。

    崔富贵轻轻一叹,准备带妻女进去内场,因为外场太乱了。

    可是,正当两家人即将擦肩而过时,穆清看似无意其实故意哼了一句:“穷鬼也学人家赌石,该不会输到家底都空了吧……”

    这话一出口,肖妈脸色瞬间黑了下来,肖斐更是怒目而视。

    崔富贵也是气得不轻,这妻子真是三天两次给自己搞事,正当他准备开口解释时,肖爸挤了出来:“老婆,我看懂了,把车子抵押,有赌未必输,开出玉什么都回来了……”

    “呵呵!”穆清不屑一笑,让肖妈瞬间有种无地自容的感觉。

    而崔画彤这时候也看了过来,让肖斐面红耳赤,正当他准备拉着父母落荒而逃时,一个惊讶的声音拦住了他的脚步。

    “胖子,你们一家也过来玩啊!”段皓带着杜灵尘,缓步走了过来。

    ……

    事情拉回周承祖带人回到小厅那一幕。

    话说段皓听到段昆,立刻长身而起,周家与段皓最早接触,尤其周天石承诺为段明德仕途保驾护航,自然查过段家的底细。

    周馥兰瞬间想到很多,一双美眸微微一动:“西云段家雄踞苍山,现在段家的掌舵人,据说是二房长子段明飞。”

    她被周家三位老爷子内定为家族的守护者,临近省份一些有影响力的家族,基本都熟记在心。

    段皓点点头,自己父亲当初身为长房长子,如果不是破门而出,现在就是段家的掌舵人。

    “段昆是段明飞次子,我们这些人跟他父亲同辈,这小混蛋见面就不阴不阳说着怪话。李敏生看不过去,结果被这小子挤兑得下去对赌。没想到这屁精坑了李敏生不算,还向玉老爷子发出了宣战。”周承祖补充说道,身边一名白发老者苦笑站了出来。

    玉老爷子,缅甸长云场口老板,实力一般,但辈分大,赌石圈多少都会卖此老一点面子。

    “老爷爷,您既然没把握,为什么不拒绝呢?”小萝莉杜若娇声问道。

    “小丫头,老爷爷经营着长云场口,又是这次赌石大会的举办人之一。推掉赌局,名声也就臭了,老爷爷活到现在半只脚进棺材,钱已经不在乎了,可这张老脸总得要吧?”玉老一边苦笑,一边从手腕褪下一只冰种淡绿手镯。

    “丫头,看你有眼缘,这镯子送你了。下午段昆不把老夫逼死是不会罢休的,早上听你这丫头说要打手镯,与其被段昆赢了去,还不如送你。”

    玉老说罢,直接将镯子套到杜若手上。

    杜若摇摇头:“若若不要,收了您的东西,得求少爷出手。”

    玉老闻言一滞,小心看了一眼段皓:“天南先生勿要误会,老夫真没这想法。”

    段皓敲敲杜若的小脑袋:“还不快向玉老致谢,这手镯水头这么足,丝毫不见一点瑕疵,少说得七八十万。”

    杜若眼珠一转:“老先生,谢谢您了,不过若若还是不会帮你向少爷求情的。”

    此言一出,玉老哑然失笑,不由得放下心中担忧,逗弄她说道:“你这丫头,话也说尽,便宜也占尽。”

    众人闻言皆笑,玉老深吸一口说道:“放心吧,老夫好歹在赌石圈混了这么多年,这双招子有些老花,不过还没瞎呢。”

    这话说完,大家纷纷鼓劲叫好,唯有段皓和杜灵尘摇了摇头。

    赌石靠的就是眼力和经验,玉老经验是够,但都八十出头,比杜灵尘还老一些,眼睛早就不行了。

    “玉老几点和段昆对赌?”段皓开口问道。

    周承祖抢先回道:“下午两点半!”

    “呵呵,下午我帮玉老掌掌眼。馥兰和若若留下来吃饭,杜管家,我们先去把之前的事情解决掉。”

    段皓淡淡一笑,转身就走,杜灵尘应声跟上。云老和郑天彪也坐不下,同样追了上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