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章 危机解除
    第114章 危机解除

    听到这个声音,崔画彤脸色一变,说话的是一个拄着拐的青年。

    “秦风……”她眼神复杂看着这个曾经自己看好的青年。

    秦风笑得很冷:“崔画彤,你可是真够决绝的,几十个电话全都不接。”

    崔画彤低头不语,她跟秦风还是有点感情的,只是秦家看上崔家的钱,穆清看上秦家的权。

    两人之间本来就掺杂了许多东西,再加上秦风是追求她的男生中最优秀的一个。

    秦家如果不出事,很多事情都顺理成章。

    犹如前世段家没出事,她跟当时苦苦追求她的段皓还能做个普通朋友。但段家出事后,她立刻将当时的段皓归入陌生人的行列。说到底,她受到穆清的影响太大了,跟在场不少希望嫁入豪门的普通少女没有什么区别。

    “段皓!我父亲进去了,我的腿也瘸了,我现在很恨你。如果有机会,我会找你算账。”秦风看向段皓,开口相当直接:“我手头还有一套房子和一辆车,外面几处小厂也有股份。我和你赌一局,赢了帮我治腿,输了这些都给你。不管输赢,日后我都不会跟崔画彤有来往。”

    这话一落,众人议论纷纷,眼带兴奋不停在段皓秦风和崔画彤之间游走,好家伙,这相当八点黄金档狗血剧了。

    正当说有人都猜测段皓接下的必定答应时,段皓对秦风摇摇头:“第一,你父亲那样做事,早晚得进去。第二,你如果硬要说因为我的缘故,让你父亲落马,你随时能来找我算账。第三,我懒得跟你赌,因为我对你的赌注没兴趣。第四,这辈子我从来没对崔画彤动过心。”

    每说出一点,秦风脸色就白了一分,说到最后一点,崔画彤气得娇躯微晃,崔富贵更是摇头苦笑。

    唯有穆清低声嘟囔着:“明显就是不敢赌,一大堆借口……”

    秦风原本暗中跟着崔家,想要找崔画彤要个说法。

    得知段皓就是那个专门切垮的神壕,他不由得动了心思,想要激段皓跟他对赌。因为他的腿已经被医院宣布无治了,唯一的希望就是始作俑者的段皓。

    看到段皓不理自己,催促那些师傅开石,秦风连忙喝道:“我赌命,输了任由你处置,赢了只要你帮我治腿就行!”

    此话一落,所有人都抽了一口冷气,崔富贵也是惊讶看了过来。

    “赌命?”段皓戏谑一笑,不再说话。

    杜灵尘冷冷喝到:“要不是看你父亲进去了,你小子现在都没命了,还赌命?给老夫滚!”

    这时候水切机也开始运转,开出了三块石料,果然每块都出绿,其中一块还是双色翡翠。

    秦风见到这一幕,瞬间怂了,旁边穆清和崔画彤,也是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怎么……怎么可能全部涨了?”穆清张了张嘴巴。

    “这……难道说之前神壕都是切着玩的?”

    “拿一亿出来切着玩……”

    “还剩下五块石料,总不能也是涨的吧?”

    旁边的赌石客表情也好不到哪里去,纷纷死盯着最后几块石头。

    段皓看了看秦风:“你的命太廉价,我不愿意收!”

    言罢,段皓猛一挥手,五台水切机同时下刀……

    果然,每块石料的横切面,全部都是碧绿色的翡翠,现场响起一片吞咽唾沫的声音。

    回想段皓之前说过开出东西都送给自己一家的承诺,肖爸肖妈感到一阵眩晕,要不是有肖斐拉住,必定晕倒地上。

    秦风冷汗淋淋,想到自己刚刚的豪言,要不是双手撑着拐,现在保准瘫下。

    穆清已经完全无语,事实胜于雄辩,近十块赌涨的石头,里面各色翡翠犹如巴掌,将她刚刚的不屑全部扇了回去。

    崔画彤看到这一幕,心里不说有多恶心,尤其是周围那些眼光如狼看着段皓的少女,更是让她无名火起。

    而相比他们,在场其他赌石客才叫郁闷,几乎脑海冒出一个相同的疑惑:‘真的全部都涨了?’

    神壕,你这么玩人,真的好吗?

    不就是借您扫雷后回点本吗?现在全部都给你切了,大家还开个屁啊!

    感受到周围哀怨的眼神,段皓接下来的举动更让他们感到绝望。

    他脸色淡然,伸手连续点了场中七八十块料子:“这些都送到内场大机器全部开了,剩下没了!”

    说完段皓只对肖家和崔富贵点点头,转身带着杜灵尘等人直接离开。

    “剩下没了?”

    “别那么大声,我不是聋子,大家都听到了。”

    “不是……神壕什么意思啊?什么叫剩下没了?”

    “没了就是没了,刚刚那料子不用争了,您要您去开,我不奉陪了。”

    “哎,李老板留步啊!快一点多了,还没吃饭呢!”

    “靠,你不说我都忘记了,同去,我请客。”

    脚步匆匆,众人这才发现都过了饭点,兴奋度冷却下来,几乎人人都是饥肠辘辘,很快都散了去。

    普通民众,最易盲从,从古到今,皆是如此。

    崔富贵叹息看着蹲在地上的秦风,轻轻发出一声长叹:“秦公子,我们要去吃饭了,一起去吧。”

    秦风闻言讶异看了过来:“崔伯伯,你放心,我以后不会和画彤同学有来往。”

    “你也太小看我崔富贵了,以前你仗着你父亲的权势自以为是,我自然看不惯。现在你要是能凭本事追到我女儿,同时做出我认可的成绩,我会介意这些?”

    秦风闻言眼神一亮,他能从高中追求崔画彤到现在,感情相比后者要真挚得多。

    崔富贵哈哈大笑,转而看向还没恢复平静的肖家三口:“肖老哥,怎么样,一起吃饭去?”

    “那敢情好,我请客!”肖爸大手一挥。

    他这副我是土豪的嘴脸,气得肖妈连续拧了他几下:‘要不是小皓把开出来翡翠送给你,现在家里都得吃白粥配咸菜了。’

    “得了吧,还是我来,你这翡翠又不能变现,走吧!”崔富贵笑得犹如弥勒佛,拉走满脸尴尬的妻女。

    而此时,内场一名相貌阴柔,手持方巾不时擦拭嘴角的青年,缓步走到一个展柜面前,掏出一根强光手电开始端详那块冬瓜大小的石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