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8章 拥有‘金手指’的段昆
    第118章 拥有‘金手指’的段昆

    崔画彤这话说完,众人全部望向崔富贵,这里就他眼界最高,见识最广。

    “哎!彤彤说的没错,江湖规矩,如果对方硬要小皓的手指,肥仔你砍双倍给人家,人家也是有权利拒绝的。”崔富贵说出来的话,让肖斐失落低下了头。

    而这时候,段昆也走到地图之前,地图大约一米见方,上面用红笔标注了南粤在边境拥有的所有场口。

    因为赌局一开始只是段昆对赌玉老,所以南粤一方输掉的四个场口,玉老自然要负责一个。

    司马明剑因为出的人多,所以负责一个场口,剩下二个场口和五亿赌金,都得周承祖兜着。

    周家只有一个老龙口场子,另外一个被段昆选中的场口,周家要向拥有者买下来偿还给段家。

    可以说这一次,周家绝对伤筋动骨,周承祖回去都不知要怎么跟家族交代。可惜他只能硬抗着,人家都杀上门来,代表着周家的周承祖根本没有退路。

    再说十个人拼对方一个,周承祖也没想到会输。

    段昆眼神烁烁在地图上游走,青牛谷划拉了一片区域,里面包括了四个场口。李敏生的小麻地场口和玉老的长云场口都在其中,这也是他找上李敏生和玉老的原因。

    除了周家的老龙口,他紧紧盯住了青牛谷点名要的剩下两个场口。

    ‘呵呵,除了交给青牛谷的四个场口,我帮家族赚了周家的老龙口场口,这可是老坑,一个完全能顶得上两个新坑了。’段昆嘴角一弯,那副得意落入周承祖等人眼中,实在让人气得牙痒痒的。

    想到这次南粤之行,必定让自己争夺家族继承上增添不少资历,段昆嘿嘿笑道:“我选好了,就要……”

    “你要什么?好像你还没赢吧!”

    一声戏谑,全场一静。不仅段昆脸上的笑容僵住,就是司马明剑和周承祖,也是眼带惊骇猛然转身。

    脚步沙沙,段皓缓步走来,手持景德镇薄胎青花茶盏,戏谑看着一脸怒容的段昆。

    ‘我的皓哥,难得人家没注意到你,你怎么反倒自己跳出来了!’肖斐心中大惊,要不是秦风拦住,他差点冲了过去。

    崔富贵也是眼带担心连连摇头,别说在场赌石高手不看好,就是自己这几个门外汉都知道,那垫脚料如果开出玉石,才真真见了鬼。

    这是一场必属的赌局!

    崔画彤看着段皓,淡淡瞥过脸:“不知所谓!”

    “傻逼,现在出来刷存在感……”穆清话没说完,就被崔富贵一个警告的眼神打断。

    那些被邀请来的大佬都是暗暗摇头,尤其看到段昆掏出那条犹如招牌的方巾时,纷纷为段皓捏了一把汗。

    “哎,总归还是太年轻,实力强大如何?等下赖账,名声可就臭到省外去了,到时连南粤修炼界也得蒙羞啊!”

    “赖账?段昆单枪匹马来南粤搞事,你以为他后面没站着西云修炼界的人。如果没依仗,周四爷会捏着鼻子让他挑场口?里面的水深着呢……”

    段昆这时候也回神过来,充满恶意看着段皓:“真不知你何来的自信?刚刚我都忘记了,你我之前还有一个赌局呢!”

    段皓冷冷看着他:“放心,你忘了,我可没忘。这对拇指就当收利息,当年一事,我会在今年冬至,替我父亲连本带利跟你们算清楚的。”

    司马明剑见状连忙站了出来:“天南先生,您这是何必,那石料真的开不得……”

    “云老,安排人切石吧!”段皓挥手打断了司马明剑。

    “既然某人手指痒了,我不介意砍下来帮你洗洗!云老,开石吧!”段昆手持方巾,狠狠看着段皓。

    云老无奈,只能挥手让人开始,水切机开始启动,水刀缓缓接近段皓选出来的那块犹如枕头大小的石料。

    段昆脸上挂着稳操胜劵的微笑:“别以为宗师级高手就能赖账,我不怕告诉你,我身后站着西云丹道宗门青牛谷,你赖不掉的!”

    段皓瞥了他一眼:“你有勇气对我说这话,只能说你们根本没有被青牛谷真正接纳。我建议你现在叫人买个冷藏箱,如果赶得上傍晚的飞机,你还有时间叫青牛谷帮你接手指。顺便为我带句话给青牛谷,我段天南在冬至那天,还会顺便过去做客的。”

    “你说什么?”

    听到这话,段昆脸上的自信消失了,他豁然转身,盯着水切机上的垫脚料,从皮壳上看,倒是老坑……

    段昆眉头微皱,看着水刀下的那块垫脚料,心跳越来越快……

    ‘算了,拿宝贝看一眼!’咬咬牙,他默默从怀中掏出某件东西,接着揉搓双眼的机会,轻轻擦拭了双眼。

    一股淡淡的灵气波动,引得段皓转身看来。

    当段皓发现段昆双眼暗红看着水切机上的石料时,不由得脸露恍然:‘原来这小子不知从那得到一件能够暂时开启灵眼的物品,难怪他开出的石头时涨时垮。不过灵力波动这么小,看来那东西也不是什么高档货色。’

    ‘呵呵,刚刚我用望气秘术都差点看不清这石料,你这种外力相助的左道法门,看得出来就有鬼了!’段皓戏谑摇了摇头。

    段昆那有空去理会段皓,他正强忍着双眼的灼痛,死死盯着水切机下的垫脚料——杂乱,无数杂乱的颜色充斥整个眼帘!

    看到这里,段昆连忙闭上眼睑,提起的小心脏终于放下,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

    他这宝物也是无意得来。能够大致判断出石皮下拥有什么样的翡翠,一般来说,纯色就表示着有好翡翠,这种颜色杂乱只有一种可能——石皮之下全部是沙!

    “你那拇指,我砍定了!”段昆一边用方巾擦拭眼角,一边得意对段皓笑道。

    段皓懒得反驳,只是指着前面陷入呆滞的人群,戏谑一笑:“我似乎听说过,赌石圈里有一种传说,当红、绿、白、黄、紫五种颜色并存时,称之为五福临门。你是行家,不如科普一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