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0章 符篆建功
    第120章 符篆建功

    这个世界上,最难堪就是当你每次都摆好一个胜利者的姿态时,却发现自己眼中的失败者,其实是自己需要仰望的存在。

    崔画彤紧咬银牙,看着成为全场焦点的段皓,心中升起一股浓浓的挫败感:‘这是什么?对众人无声的嘲讽吗?恐怕你早就发现了那块垫脚料藏了奇珍,所以你故意一步一步设伏,让你这名族弟,让在场的众人,让我,都体验了一把从高处直落地面的挫败感。好一个段皓,真的是将所有人玩弄于手掌之上……’

    段皓还没修炼读心术,无法得知崔画彤心中所想。

    如果知道,他肯定会说——我段天南还真的没必要向你这种蝼蚁耗费心力,要不是看在崔富贵面子,早就碾死你不知多少回了。

    段皓淡淡走到段昆面前:“阿豹,砍他两只大拇指!”

    周豹兴奋走了出来,蝴蝶刀飞快翻动,刀光霍霍瞬间让段昆脸色变得煞白。

    “等下,段昆输了赌局,这是涉及边境四个场口的移交文书,让他先签名字!”云老早就看段昆不爽,挥手让协会的高层拿了一沓合同上来。

    段昆见状脸色瞬间都白了:“我手头只有两个场口……”

    “老夫知道,所以其中两张合同没有写场口名字,等段明飞买了场口再填!”云老大手一挥手,一副你不签也得签,看得段皓暗暗好笑:‘这老头挺记仇,不过逼得这么紧……’

    段皓眼带玩味看着连连后退的段昆,目光盯着他插入裤袋的右手。

    “你……我跟你拼了!”

    果然不出段皓预料,段昆一声凄厉的尖叫,反手掏出一张黄色符篆。

    “呵呵,那东西什么?定身符抓僵尸吗?”

    “这小子疯了,那张符出来唬鬼啊?”

    ……

    那些被邀请过来参加赌石大会的外省大佬土豪,有不少人还没接触过修炼界,看到段昆拿了一张黄符出来,纷纷开口大笑起来。

    只是……

    他们很快就意识到不妙。

    因为司马家和周家的人,纷纷眼带忌惮逐渐后退,现场除了依旧戏谑站在原地的段皓,只有郑天彪带着几名警员持枪瞄准着段昆。

    刚刚涉及赌局,他们都转身回避,现在看到段昆掏出符篆,郑天彪神色立刻严肃起来:“你现在拿出来的东西,违反了修炼界和世俗界的规矩,放下,要不然我们在必要情况下可以开枪。”

    段昆眼带疯狂喝到:“这是一张爆裂符,威力不下一颗手雷,你们掂量着办。我段昆输了的赌注,西云段家如约奉上,但你们得保证我安全离开。”

    说罢他捏着爆裂符,阴恻恻对段皓说到:“你想砍我手指?少做白日梦了,我这爆裂符封印了道门真人全力一击,你段天南要敢妄动,我大不了跟你同归于尽!”

    “什么!你不要乱来!”

    “大家后退!”

    “靠,这都玩命了,我不摸了,让我们走吧!”

    听到这符篆威力堪比手雷,再看看郑天彪这些警员严肃的表情,那些刚刚开口嘲笑的都是吓了一大跳,差点都跪了。

    “小皓,小心点。”崔富贵护着众人退到角落,要抡起对危险的感知程度,全场没人比得过当年两条片刀砍通街的他了。

    秦风拄着拐,眼带复杂看着段皓,脸色时而狰狞,时而犹豫。

    段皓给了崔富贵和肖家三口一个安心的眼神,转而戏谑对段昆说道:“道门真人全力一击?真可悲,现在的你跟那时候差别太大了,被人当刀使都不知道!”

    说完段皓摇头长叹,现在的段昆还不是当年那个引得南海所有大佬屈膝向迎的段昆,反而是青牛谷试探自己的一颗棋子。

    “你说什么?少胡言乱语,让他们放我走!快点!”段昆眼带疯狂嘶吼道。

    “你总归不是他啊!”段皓悠然长叹。

    正当段昆疑惑段皓所说什么意思时,去见段皓淡淡抬手对自己轻轻一点。

    指尖泛光,一抹灼热的火光,从静止到击中自己,几乎不到一个刹那,自己胸口一枚挂坠,里面能够让自己激活爆裂符的秘宝,在受到这抹指力的瞬间化成粉碎……

    “噗!”

    仰天后飞,连续撞翻不知多少处展示的石料,段昆人在半空已经喷出大量的鲜血,其中甚至还夹杂不少脏器碎块。

    看着重重撞到墙壁,反弹摔到地上生死不知的段昆,除了周承祖司马明剑和郑天彪等有限几人,其他人都惊呆了。

    看着眼带怜悯上去将段昆拷起来的郑天彪,秦风艰难吞了一口唾沫:‘妈的,原来上次段皓封了我右腿几天,真的够仁慈了!’

    何止秦风,就连一直以来以为段皓很能打的崔画彤,看到这一幕也是吓得花容失色。

    ‘你崔画彤,算什么东西?’段皓不久说的那一句话,又在她脑海中响起。

    正好少女见到捡起地上黄符,走到段皓身边的周馥兰,对比两人的相貌家世,她满嘴苦涩:‘难怪你说这辈子从来就没对我动心过,拥有这等实力,已经完全能成为周家的乘龙快婿,你又怎么会看得上其他女子?’

    段皓没有接周馥兰递过来的黄符:“这垃圾拿来干什么,我送你的烈阳符顶这东西十几倍,给郑局吧,拿去做证物。”

    周馥兰乖巧点点头,把符交给眼馋了很久的郑天彪,只是她这个动作,却瞬间让穆清和崔画彤母女脸色巨变。

    ‘好像!上次段皓也送了一张所谓的烈阳符给老爸(富贵)?’母女相视一眼,几乎都在对方眼中看到一抹悔恨。

    ……

    距离赌石大会二十多公里的花城第三人民医院,一名胖子笑眯眯推着一辆轮椅,上面坐着一名须发皆白的老人。

    “振辉,你这推到哪里去了?怎么越走越黑啊!”开口的老者一脸疑惑,此老正是李振辉的老夫,李老。

    李振辉正推着轮椅,闻言挠挠头:“我也纳闷,这过道不是去小花园吗?”

    “我看不像,这医院我来了也有二三十次,从没走过这条过道。越走越冷,算了,我们回去病房吧!”李老两条白眉微微一动,开口沉声说道。

    “靠,真是鬼地方,越走越冷,回了!”李振辉推了轮椅掉头就走。

    只是让他和李父惊骇的是,当他转身的时候,脖颈一条红绳系着的一张符篆无火自燃化为一道金光,猛然击中从即将袭击到他们背后的一道黑影。

    “啊!”凄厉的惨叫响彻了整条过道。

    ps:感谢瞎扯淡书友的月票,大家不要破费了,能够五星好评,章末点赞支持就行了,另外我感觉九点更新还是不靠谱,争取恢复到白天,要不总麻烦编辑也很难为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