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8章 棺中之人
    第128章 棺中之人

    石室不大,只有十来平方,以青砖堆砌,四面墙壁悬有油灯,光线虽昏暗,但也能清晰辩物。

    明炎道人等人进来后,只见段皓脸色淡然站在一口棺木之前。

    这棺木造型奇特,是一口用槐树树心制成的裸棺,上面写就无数邪异符文。众人所站离这口邪棺还有四五米,已经能感受到阵阵负面情绪不断影响着自己。

    明炎道人眼见其他人出现目眩神迷的征兆,将拂尘塞入松月手中:“这棺材太邪门,松月你护着他们!”

    言罢他脸色沉重,袍袖飞出五道灵符,骤然化为五颗火球不断围绕身体旋转,站到段皓身侧。

    “天南真人,这口邪棺……”他低声向段皓询问,却发现段皓盯着棺木左右两侧摆放的坛子。

    这些坛子形制不同,有大有小,但有两个共同点,全部是黑色,而且坛口都用黄符封住。

    明炎道人低声惊呼:“茅山的玄坛封魂术!”

    段皓眼神微凝:“这些坛子都是施法的容器,里面都封印着一只冤魂。外面那些被我灭杀的阴煞,估计就是用这些冤魂炼制出来。”

    听到段皓这话,所有人脸色都变了,尤其是明炎道人和松月道士想到很多。

    医院过道,神秘石室,这两者都是通过聚阴阵形成的幻境过道联系起来,也就是说这间石室一定在花城第三人民医院的范围之内。

    这种市级医院,最不缺就是冤魂:交通意外,抢救不及时,流产婴儿……

    眼见地上不少坛子已经很有年代感,明炎道人须发皆张,厉喝道:“妖道,居然做出这种有违天和的恶事,给贫道死来!”

    犹如感应到明炎道人的怒火,盘旋在他身周的五颗火球汇聚成一个脸盆大小的橘黄色火球,拖着灼热的尾焰向着那口邪棺冲去。

    “明炎师叔的五火归一,堪称真人境下最强悍的道术,上次测试过,三十厘米钢板都能击穿……”松月一手持拂尘一手持钢剑,看着让石室温度上升了不少的大火球,一脸自信说道。

    “三十厘米钢板……”郑天彪一脸呆滞,瞬间无语。击穿三十厘米钢板是什么概念,那已经是国际主流穿甲弹的威力了。

    “可惜无法亲自手刃你这个恶徒……”看着即将毁在明炎道人五火归一之下的邪异棺木,郑天彪眼带恨意轻声说道。

    段皓看着那口绘满无数符文的棺木,轻轻一笑,没这么简单的!

    果然,正当明炎道人这记火球术击中邪棺的那一瞬,棺木上那些诡异的符文微微一闪,一个由阴气凝聚的盾牌突然出现火球之前。

    “轰!”两者相撞,阴气盾牌毫发无伤,明炎道人那火球炸裂成灼热的烈火,反而向着段皓等人卷了过来。

    松月差点连拂尘都吓掉了,而郑天彪更是一副见了鬼的表情。明炎道人也是手慌脚乱,哪里能想到自己至强的一记,居然被对方棺木上的阵法反射回来。

    “呵呵,人家高你半个境界,要是这么容易被你摆平,那也太简单了。”段皓淡淡一笑,双掌虚划,烈阳掌力层层叠加形成一个火焰漩涡,将反扑过来烈火全部吞噬进去。

    紧接着他双手指诀掐动,将漩涡凝成一枚乒乓大小的暗红小球。

    把玩着这颗暗红小球,段皓戏谑对着棺木笑道:“客人上门,主人躲起来不见,可不是待客之道。”

    “哼!本真人在这密室闭关修炼,与你们何干?你们不仅破开本真人布下的阵法,还灭杀本真人炼制的上百阴煞,甚至打到本真人闭关所在,现在还假惺惺说什么客人?”邪棺中传来一个犹如破锣的声音。

    “果然是你,白丹青,你真的没死!”听到这个声音,明炎道人脸色一变。

    “五火归一秘术是一阳观镇派绝学,你我似曾相识?”邪棺微微一震,里面的存在说道。

    明炎道人深吸一口气:“贫道明炎。”

    “你是一阳观那个老道士?本真人记得你,嘿嘿,刚刚那记五火归一不行啊,连本真人的阴气盾都破不开。不过总归有点长进,十八年前你可是连向本真人动手的勇气都没有呢!”棺内存在戏谑一笑,说得明炎道人老脸通红。

    段皓也好奇看了过来,这老道士还有这黑历史,难怪南粤龙组疲软不堪。

    许槐林心机太重,明炎道人过于懦弱,要不是有官方背景,早就被吞个一干二净了。

    松月最为尊重明炎道人,气得站了出来:“住口!白丹青,你这个妖道,死到临头还大发厥词。”

    “你又是谁?”

    “贫道松月!”

    “嗯……没听说过。”

    “你……”松月脸色一滞,却又忌惮对方凶名,不敢上前,被气得脸色涨红。

    “哼!本真人这几年注重养性,不跟你们计较,要是以前……”

    段皓好笑说道:“要是以前又如何?我们都打上门了,你这个道门真人还龟缩不出,我段天南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无胆的道门真人。”

    “大胆,居然敢嘲笑本真人!”棺中之人勃然大怒,棺木表面符文不断闪耀,惊得明炎道人和松月道士飞快掏着法器。

    段皓呵呵一笑,淡淡看着这口邪棺:“别再故弄玄虚了,如果我没猜错,这口养尸棺已经成为你的牢笼了。当年你跳海逃亡,虽然避过了追捕,却意识到伤势过重,已经药石无效。你出身白家,精通茅山道法,走投无路之下打起了炼尸主意,用这口棺木将自己炼制成僵尸,对不?”

    段皓这话一出,棺木之中久久没有传出话来,似乎已经默认了段皓的猜想。这个结果可是吓得众人不轻,哪怕明炎道人和松月道士也是后退了数步。

    “哈哈哈……可笑,可笑,曾经的白家天才白丹青。当年独自一人抗衡半个龙组的存在,甚至差点灭了南方军区一个营。最后下场居然成为一只不人不鬼的僵尸。”郑天彪笑得眼泪都留下来了,听到他这话,段皓暗暗长叹,心中已经有了些许猜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