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9章 郑天彪的请求
    第129章 郑天彪的请求

    “全营五百二十三人,仅有一人因为痢疾留守营地而幸存,幸存者——三排排长郑天彪。”郑天彪激动撕下警察肩章,换上一个有些褪色的军人肩章。

    “因为那场病,我躲过了一劫。你能知道我当年多么痛恨自己吗?五百二十三人,为什么偏偏我活了下来?

    军人,应该战死沙场,而不是依靠病榻苟且偷生!

    我发誓,一定要追捕到你,给牺牲的战友们一个交代。事后我向首长申请调入警察系统,因为只有身处刑侦一线,才能获取更多有关你的消息。”

    “白丹青,这十八年,我郑天彪为了搜寻你的踪迹,推掉数次升迁机会。因为我不相信,不相信龙组和白家给出的解释,我不信你会葬身大海。”

    “十八年过去了,眼见我步入中年,即将调往省厅时,没想到你终于露出马脚了。”郑天彪语带兴奋说道:“昨日我接到平天区公安分局上报的一宗案件,受害者死状与当年殒命在你手下战友几乎一模一样。我知道,我追了十八年的狐狸,终于要冒出来了。”

    郑天彪脸上带着笑,虎目却流出两行热泪,石室内只剩下他哽咽的声音。

    众人眼带敬佩看着这个双鬓灰白的男子,为了一个完全看不到的坚持。

    此人放弃在部队的前程,几次推去升迁的机会,只想为当年牺牲的战友们复仇,这种情谊真的令人感动。

    “嘿嘿……露出马脚?要不是……”棺中有响起沙哑的声音,不过话到一半却收住。

    棺中之人换了一副得意的语气:“你找到本真人,又能如何?这石室上面可是花城第三人民医院,就算你有部队的背景,难道还想用烈性炸药不成?不怕告诉你,这养尸棺下面有一口阴井,井下是一条阴灵脉。如果被炸开,哼哼,方圆十公里,等着化成鬼蜮吧。”

    众人吓了一跳,松月开口喝到:“哼,你这邪魔少得意,这里就有一人可以制服得了你。”

    “没错,哪怕你十八岁就成为半步武道宗师和半步真人,在这位面前,也不值得一提。”明炎道人看了一眼段皓,对着棺木喝到。

    “道武双修白丹青,我也曾经听师傅说过。亏我还将你做为奋斗的目标,没想到十八年后你却成为一个不人不鬼的僵尸。哎,你比起我家少爷,实在差得太多了。”杜仲站在段皓身后,看着棺木淡淡摇了摇头。

    “什么少爷?本真人可以感应得到,这小子也就二十出头吧。想要破开养尸棺的防御阵法,没有道门真人的修为是做不到的。你们别说南粤修炼界,出现一名二十出头的道门真人。”棺木微微一震,显然里面的存在有些惊讶。

    段皓眼神微动默默研究着棺木四周地面的符阵,对于双方的对话犹如充耳不闻。

    郑天彪抹去脸上泪痕,走到段皓身侧,庄重行了一个军礼:“天南真人,南方军区3721部队6营3排排长,郑天彪,请您出手,替十八年前6营牺牲的五百二十二名将士报仇。”

    言罢这个为了替战友复仇追索真凶十八年的汉子,毫不犹豫向段皓跪了下去。

    只是……

    未等他膝盖触及地面,一股柔软的力道就将他扶了起来。

    “郑局长的请求,按道理我段天南不应拒绝,只是……”段皓淡淡看了一眼养尸棺下面的八角小井,眼中闪过一抹精光。

    听说段皓话中推辞之意,郑天彪整个人呆在原地,明炎道人和松月道士先后开口。

    “天南真人,白丹青不仅是十八年前血案的真凶,而且现在还将自己炼成僵尸这些魔物,恳请您出手将其铲除。”

    “没错,天南真人,此人近来又用道术谋害一人性命。因为涉及修炼界,世俗法律难免无法对其施以裁决,恳请真人施展除魔手段……”

    “少爷,这家伙还摄走李老的魂魄,更是罪加一等,杀不足惜。”杜仲同样看不过眼,走到段皓身边说道。

    段皓淡淡看了他一眼:“亏你还没忘记李老的魂魄,那你告诉我,李老的魂魄在哪?”

    众人闻言一滞,未等他们开口,棺中之人急切喝到:“真人?难道你小子真的踏入了那个境界?”

    段皓淡淡一笑,没有回答,只是随后双手飞快变幻指印,一缕灵气从指尖射到棺木周围的符阵。

    “嗡嗡……”

    原本暗淡的阵纹逐渐点亮,沉寂了不知多少年的符阵终于被激活,道道阵纹散发出璀璨的金光,无穷符文在石室内飞舞。

    “这……”

    段皓骤然的举动让所有人都看呆了,尤其是明炎道人和松月道士,都被眼前这一幕惊得说不出话来。

    “白道友,我已经解除了封印的阵法,现在可以出来一叙吧!”话不惊人语不休,段皓对着那养尸棺所说之话,瞬间让所有人都傻眼了。

    段天南居然把白丹青放出来了?

    这是什么画风?

    不应该一个道法轰下去,将这种外道邪魔轰成渣吗?

    别说龙组两人,就是跟在段皓身后的杜仲,也是一脸难以置信看着段皓。

    而最痛心的,莫过于站在段皓身侧的,对后者抱着极大希望的郑天彪。

    “杀!”

    一声怒吼,郑天彪掏出怀中两枚手雷,飞快向着剧烈震动的棺木冲了过去。

    “郑局!”

    “不要,郑局!”

    “少爷!您就这么看着?”

    连续三声怒吼,段皓脸色不变,淡淡看着眼带决然冲过去的郑天彪。

    因为他知道,有些事情,只能由当事人去解决……

    郑天彪手中两颗手雷来自南方军区,这种特制手雷,主要针对修炼界而研发,不仅能够破除武者罡气,还对某些邪道修炼者有一定的伤害加成作用。

    这也是他得知白丹青行踪后,决定参与进来的底气。

    他……

    早就做好了壮烈的准备……

    只是,郑局长十八年前做不成烈士,十八年后也做不成。

    手雷最后落入两只乌黑的手掌之中,被手掌的主人扔到那口睡了十八年的养尸棺内。

    “轰!”

    滚滚浓烟从养尸棺缝隙中冒了出来,这具棺木受到两颗破魔手雷的轰击,只是表面殷虹的符文暗淡了些许,居然没有散架。

    “哈哈哈……我白丹青终于出来了……”

    犹如破锣的声音来自一名通体漆黑的怪物,这怪物身穿一套几乎分辨不出颜色的道袍。

    全身肌肉干瘪皮肤萎缩,虽然有着人类的五官,但一双眸子隐隐散发出猩红的凶光,两枚压住下唇直达颔下的利齿更是暴露出这怪物的身份——僵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