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2章 打遍南粤无敌手
    第132章 打遍南粤无敌手

    茅清钟哪里会想到,过来打探个消息,反把自己和妹妹都陷住。

    他心中暗暗着急,因为有些事情实在说不得,只能恳求明炎道人:“原来是明炎师叔,晚辈在茅山常听得宗门长辈提起,晚辈两人只是奉师命入世行走而已……”

    “你师父是谁?没告诉你,修炼中人,每到一个地界,需向当地龙组报备?”明炎道人越发怀疑,挥挥手,松月道士和那手持算盘的暗劲高手也站了出来。

    “晚辈……晚辈……”这下茅清钟傻眼了。

    他毕竟只是个二十出头的青年,从小在茅山修行,头次行走江湖,面对这种诘问瞬间词穷。

    见到他脸色发白,郑天彪和明炎道人愈发不耐,四人逐渐向他们兄妹围上来。

    “诸位前辈,抱歉了!”眼见无法善了,茅清钟拉着妹妹,猛然向着松月方向冲了过去。

    松月道士淡淡一笑,一手屈指成爪抓向小脸发白的少女茅清铃,一手并剑指戳向茅清钟胸前大穴。这对兄妹都是道门中人,所以他只用三成功力,算是手下留情。

    明炎道人几人都没有动,松月道士对付这俩兄妹绰绰有余。

    可惜,让众人吃惊的是……

    茅清钟滑步,侧身,劈掌,肩撞……

    四个动作干净利落,伴随着一声惨叫,松月道士身形犹如炮弹,摔到七八米远,只吐出一口鲜血就晕死过去。

    突然发生的变故吓得大家一跳,虽然松月道士一身本领全在那口剑上,但拳脚能耐也过得去,没想到一个照面就被秒杀。

    郑天彪立刻掏出配枪:“站住,不许动!”

    “啪!”

    “啊!”

    一声脆响和一声惨呼同时响起,犹如小兔子般簌簌发抖的少女茅清铃,两只玉手扣着几把飞刀,其中两把已经插到郑天彪的肩窝之上。

    “让我们离开……我不想伤害你们……”语气带着颤抖,茅清铃飞快跟着茅清钟。

    ‘小姑娘,你已经伤害到我了!’郑天彪痛得脸上热汗滚滚。

    这时手持精铁算盘的老者已经和茅清钟交上了手,明炎道人将松月扶到杜灵尘身边,正待加入战圈却被几口飞刀拦下来。

    “明炎师叔……让我们走吧……我这飞刀专破道法,您没施法时间的……”茅清铃一双大眼水汪汪,手中三口飞刀隐隐指向明炎道人。

    明炎道人脸都气黑了,茅山什么时候出现这对怪胎,这少女虽然只有明劲中期,不过一手飞刀实在犀利,而那青年更是夸张,年纪已是暗劲巅峰。

    这里虽然是医院角落,但动静太大,万一引来普通人的注意,到时就更麻烦了。

    “哼!给我躺下!”这时,龙组那位暗劲老者发出一声怒吼。

    只见他手中精铁算盘轰然炸开,无数灌注内力的精铁算珠,犹如子弹一般射向茅清钟。

    ‘这小子,居然避到老姚连绝招都使出来了……’明炎道人见状暗暗吃惊,这一幕也吓到被杜灵尘救醒的松月道人:‘这小子死定了,老姚这一招可是范围攻击,堪称暗劲巅峰最强的一招了。’

    “乾坤借法,万仞铁壁!”

    一张黄符无火自燃,化为一面光华流转的气墙,所有算珠撞到气墙上,只泛起淡淡的涟漪,最后都落到地上。

    暗劲老者见到这一幕傻眼了,自己必杀的一招居然被对方一道黄符就破除了……

    明炎道人和松月道士险些眼睛都吓掉。

    这是中级符篆吧,难道这对兄妹真的茅山的内门弟子不成?中级符篆,这种高级货色,自己也没有几张。

    其实不仅他们看呆了,茅家兄妹也暗暗感到一阵无语,宗门传闻南粤修炼界实力极差,自己兄妹还以为是谣言。

    刚刚见到对方要留下自己,还真的吓得不轻,没想到一交手,原来都是纸老虎。

    茅清钟眼中的惊慌逐渐平静下来,趁着暗劲老者失神,又施展了几道灵符。

    “定身束缚符!”

    “气爆箭符!”

    “冰箭神符!”

    两道中级符篆击飞暗劲老者,最后一道高级符篆刚拿出来,已经让明炎道人跪了。

    “等下,这里不能使用高级符篆,老道认输!”看到眼前青年手中的暗红符篆,明炎道人很没节操认怂了。

    这玩意威力太大了,这小子明显就是一个愣头青,万一真的激活,别说自己能不能制服对方。只事后的善后工作,绝对能让官方不少人白掉一大堆头发。

    “难怪师父说了,我们兄妹来南粤行事不用顾忌,原来你们这么弱……”茅清钟慢慢收起符篆。

    他淡淡看着明炎道人,别说眼中再没尊敬,连之前话中的师叔二字都省了。

    明炎道人眼神微变,压下心中怒火:‘小王八蛋,要不然刚刚没用法器掩饰这处所在,贫道拼了这条老命也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怎么红?拿几张高级符篆居然就目中无人了!’

    “哼哼!你们这下怕了吧,我们茅山双秀可不是好惹了,给本姑娘老实交代,刚刚为什么说到白丹青!”看着明炎道人为那暗劲高手解去定神束缚符,茅清铃这少女故意装出一副恶狠狠的模样说道。

    只不过她身材稚嫩,相貌清纯,这话说出,不像要挟,更像撒娇,引得为伤者上药的杜灵尘呵呵一笑。

    “老头,你笑什么笑!没看到刚刚我哥哥那么厉害,不用几天,我们兄妹就打遍南粤无敌手,要不是看你刚刚没下场,本姑娘赏你两飞刀。”茅清铃扬扬手中的飞刀说道。

    杜灵尘听到这话,看都没看这个少女,淡淡说道:“井底之蛙,只要我家少爷在南粤一天,就没人敢说什么打遍南粤无敌手。”

    “没错,你们这对兄妹不要猖狂,这位可是云霞山沧澜居杜大管家,你们都放尊重点,不是要问白丹青吗?等到段少回来,你们有种只管去问。”李振辉扶着松月,抬头不满看着茅家兄妹。

    龙组这次脸都丢光了,明炎道人扶那暗劲高手过来,淡淡说道:“关于白丹青的线索,杜管家和李总已经代替贫道回答了,你们有胆量,就留下来问个清楚吧。”

    “哼,留就留!什么段少,等下我们自己去问他,他要是不说,打得他满地找牙。”茅清铃翻翻白眼,旁边茅清钟也是嘴角微弯。

    什么段少?

    名字后面加个少,一般都是废物二代,估计也是仗着些许法器符篆罢了。

    拼宝物,自己兄妹在茅山上,何时输过!

    想到这里,茅清钟愈发自信,傲然带着妹妹坐到旁边一张石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