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3章 军魂?
    第133章 军魂?

    花城第三人民医院,地下不知多少米深,神秘石室。

    段皓淡笑看着白丹青,后者废了好大力气才勉强从地上爬了起来,身上不少处地方还冒着淡淡的黑烟。

    “你不可能是道门真人!”打量了段皓一会,白丹青忌惮说道。

    段皓瞥了他一眼:“我修炼的功法和你们不同,严格上来讲,我既不是道门真人,也不是你们口中的武道宗师。”

    “哎……十八年前,南粤要是有你这样的高手,我也不用背得那么辛苦了!”白丹青没有询问段皓功法的来历,反而撑着雷荼仰天长叹。

    “走吧,如果我没猜错,外面幻境内还有你一些未了之事,你去了结掉,顺便帮我们把一位朋友丢掉的魂魄抢回来。”段皓转身走出石室。

    白丹青好奇看了过来:“你怎么知道的?”

    “呵呵,我没在你身上感应到丝毫业力,所以不信传闻中那些恶行是由你犯下的。要不然早在你躺棺材里时,我就一掌灭了你。”段皓迈出密室,转身说道。

    “业力?这玩意真的看得出来?难道这小子得到那个上古宗门的核心传承?”白丹青喃喃说道,眼神复杂看了一眼这间改变他命运的石室,握着雷荼跟了上去。

    “走吧!”

    站在幻境过道内,白丹青脚下一动,裹带着滚滚尸气,手持雷荼向着过道深处冲杀进去。虽然相貌形体可怖,但这凛然气势根本不像邪物出世,反而更像一名道门大能要去斩妖伏魔。

    “少爷,这道士僵尸怎么能拿得起雷荼这种千年雷击桃木剑?”跟在段皓身后,杜仲疑惑问道。

    段皓嘴角挂着淡笑:“功法无正邪,人心分善恶。”

    杜仲听完若有所思,而此时前方也传来争斗声。

    “十八年承受阴气侵袭,连本真人这种修道者都性情大变,何况诸位?无量天尊,当年一事由本真人而起,今日也由本真人助诸位解脱。”

    寥寥数十字从过道深处传来,段皓挥手拦下杜仲,轻轻长叹:“华国兵魂,可敬可佩,让白道友送他们解脱,这件事,我们无权插手。”

    杜仲闻言脸色微变:“少爷……难道这些阴煞都是……”

    “嗯,**不离十,详细情况,事后让白丹青自己讲述吧。”段皓负手而立,淡淡说道。

    大约过了十几分钟,过道深处传来的嘶吼越来越少,显然战斗已经接近尾声。

    “顾营长!白丹青不负十八年前诸位所托。今日送您解脱,在此立誓,必定手刃此事幕后黑手,如有违背,必受五雷轰顶,永不超生……”

    无数电光在过道深处剧烈闪耀,杜仲知道这是白丹青之前使出的掌心雷。

    伴随着一声犹如解脱的嚎叫,过道深处的雷光暗了下来。

    片刻后,白丹青从过道深处掠了出来,他扔给段皓一只黄色布袋:“里面装着一些浑浑噩噩误入此处的冤魂,你那朋友的魂魄估计也在里面。”

    段皓点点头,收好布袋,戏谑看着白丹青:“你这副模样,出去别说吓到人,吓到花花草草也是不好啊!”

    白丹青闻言一滞,猩红的双眸闪过一抹哀伤:“你们先找件大衣让我遮掩一下,出去后我躲到白家祖墓去。放心,我现在不人不鬼,不会贪恋世间,只要灭了当年一事的幕后黑手,我自然会散去修为兵解的。”

    段皓眼带莫名看了他一眼,嘴角微弯却没有说话。

    ……

    段皓带着杜仲和白丹青,找到明炎道人等人。

    龙组等人看到包裹得严严实实的白丹青,眼带询问看着段皓,尤其是郑天彪,要不是久居高位,都险些克制不住了。

    “怎么都受伤了?”看到松月道士挣扎起来见礼,段皓讶异问道。

    未等松月和郑天彪开口,旁边就传来一个傲然的声音:“你就是那个所谓的段少?”

    听到这语气不对,杜仲愤然走了出来:“你们是什么人?”

    开口的是茅清铃,她眼带审视看了看杜仲,大眼闪过一抹不屑:“年纪比我大,修为和我差不多,真没用。”

    寥寥几句气得杜仲鼻孔生烟,茅清铃转而看着段皓:“这位段少,本小姐有几个问题要问你。你老老实实回答,要不然那几个受伤的就是榜样。”

    段皓淡淡瞥了她一眼,在这少女身上他看到了小杜若的影子。

    不过相比家里养的小萝莉,这少女多了三分刁蛮,却少了三分娇憨,概括起来就三个字——公主病。

    两世为人,段皓最讨厌这种女生,转身走到李振辉面前:“李老的魂魄我们找回来了,立刻回沧澜居,让魂魄尽快归位。”

    李振辉激动得连连点头,转身就要去开车。

    可惜……

    茅清钟站了起来,脸色淡然抓住了李振涛的手臂。

    这青年的身手,李振辉刚刚都看到,顿时急得满头大汗:“这位兄弟,您也看到了,我父亲那情况拖不了多久。有什么事,让我们救回我父亲再说,可以不?”

    “放心,区区魂魄离体,我这张镇灵符可以让你父亲撑多一天,足够我询问想要知道的信息。”茅清钟看着段皓,拉着李振辉,向着李父走去。

    李振辉又气又急,低声下气求情,郑天彪和龙组几人都怒了。

    “这老人年岁也大了,多拖一点时间,必定多些许变故……”

    “太过分了,你的问题重要还是老人的安危重要?”

    “小子,奉劝你立刻停手,要不然,我立刻调动附近的警力过来!”

    茅清钟沉着脸:“你们知道什么,我要问的问题,关系方圆十公里人畜性命。两害相权取其轻,必要时我可以死,我师妹可以死,更何况区区一个即将入土的老人?”

    “哦!”段皓淡淡看了过来:“如果你指的是下面石室内那条阴灵脉,那么不用担心了,那灵脉已经被道门高人镇压了。”

    此言一出,茅家兄妹惊骇看了过来。

    “不可能!你怎么知道花城第三人民医院地下石室存在一条阴灵脉?”茅清铃疑惑打量着段皓。

    茅清钟也是连续摇头:“简直胡言乱语,那灵脉在十八年前就被人动了手脚,近期就会爆发。如果不使用我们宗门秘宝进行镇压,不用多久,以医院为中心,方圆十公里必定会被爆发的阴灵脉化成幽冥鬼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