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4章 亲手所杀
    第134章 亲手所杀

    不仅茅家兄妹一脸不信看着段皓,其他人也是满眼疑惑看了过来。段皓看了一眼白丹青,发现这家伙直愣愣盯着茅清铃,似乎没有注意到刚刚的对话。

    “我段天南可以保证阴灵脉的隐患已经消除,放开李总,我们这边赶着救人。”段皓沉声对茅清钟说道。

    “你保证?你拿什么保证?”茅清钟狐疑看着段皓,随后摇摇头:“算了,还是打到你服,想来说话容易一点。”

    一听他说这话,众人纷纷露出玩味的笑容,唯有白丹青着急起来。

    可惜,茅清钟经过刚刚那一战,眼下正是最得意最自信的时候,话音一落,已经扑向段皓。

    “呵呵,你们这群人,都得打到服才能老实配合,简直是贱骨头……”茅清铃眉开眼笑拍着手。

    白丹青牙很疼,两根僵尸牙都疼了,他默默移动脚步,挡在段皓和茅清铃之间。

    茅清钟双掌直冲段皓,相比松月,他出手可没有保留。暗劲巅峰的劲力让肉掌尚未临体,掌风已经吹拂得地上落叶飘飘。

    段皓负手而立,所有人也是一副看好戏的眼神,尤其吃了亏的那几人,更是兴奋得坐直了身体。

    果然……

    他们的猜想很快得到证实,只见段皓悠然迈出一步,烈阳步让他身形犹如一抹火光,瞬间出现在茅清钟面前。

    这么快的速度,瞬间让茅清钟脸色僵住,而他不知道的是,白丹青又暗暗往白清铃的方向走了几步,而且已经蓄势待发如临大敌。

    “滚!”

    段皓冷漠瞥了茅清钟一眼,右手看似缓慢,其实极快推了出去。

    正阳掌!

    掌力正中茅清钟的腹部,段皓看得出白丹青的小动作,只用了二成功力!

    于是……

    立志要打遍南粤无敌手的茅清钟,以前扑更加迅猛的速度倒飞出去。在连续撞折几棵儿臂粗的小树后,最后扑通一声摔倒角落的几堆落叶堆中。

    “师兄!”茅清铃玉手一扬,数道刀光直刺段皓。

    可惜,刀光刚刚从白丹青身边飞过,就被他伸手接了下来。

    “小女孩不懂事,看我面子,别跟她计较。”白丹青未等茅清铃说话,已经转身对段皓说道。

    “你当我段天南闲得发慌,跟这种无知少女一般见识。”段皓戏谑一笑,眼带玩味看了他一眼。

    “诸位,走了走了!”李振辉推着轮椅,向着停车的地方跑去。

    其他人在段皓的带领下,也跟着走了过去,白丹青临走前,眼带复杂看了一眼向茅清钟跑过去的茅清铃,淡淡发出一声长叹。

    ……

    几分钟后,茅清钟脸色惨白被茅清铃扶着离开医院。

    好在他们下山前带了不少秘制丹药,再加上段皓手下留情,调养到日头西下,总算勉强能够行动。

    “师兄,那人实力似乎已经突破到宗师境!”吃饭间,茅清铃说出自己的疑惑。

    茅清钟点点头:“没想到南粤终于出了宗师级高手,哎,当年小叔无法达到的境界啊,终于有人迈出最后半步了。而且这人居然比我还要年轻。”

    “那怎么办?对方这么强,我们就是一起上也打不过,那不是没办法得到我爹的线索了……”茅清铃失落扒着饭说道。

    “放心,来时师父给了一封信,如果遇到困难,可以找当地一位老前辈帮忙。”茅清钟淡淡一笑,夹起一块番茄。

    “不愧是师父,想得真周到。”

    “行啦,吃完早点休息,明天上门去拜访人家,到时候精神点,不要丢宗门的脸。”

    ……

    段皓等人离开了花城第三人民医院,几辆汽车开得飞快,二十多分钟后,来到云霞山沧澜居。

    踏入沧澜居,感应到肉眼可见的灵气,龙组三人和白丹青都吓了一大跳。

    好家伙,差点以为来到某个隐世宗门的洞天福地,相比明炎三人,白丹青对于段皓布置的聚灵阵更加好奇。

    十八年前,他已经对阵道颇有研究,这十八年困在养尸棺里面。不仅借助棺木下面的阴灵脉将修为提升到真人境界,而且闲得没事就推演阵法。

    对于阵法一道,他白丹青在南粤境内,自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可惜来到沧澜居,他发现自己又被段皓打击到了,至少,聚灵阵谁都看得出来。

    但是如此完美的聚灵阵,让灵气在阵法范围内丝毫不泄一分,就是让他白丹青再研究个十八年,他也布置不出。

    没见到十八年前他布置在石室外的聚阴阵,衍生的幻境通道别说随便来个道门修士就能轰开,就是在特定的时间,普通人无意也能误入。

    要不然也不会有李家父子一事,结果引来这位段天南,最后造成自己脱困了。

    李父很快就恢复了,现在有白丹青这位茅山道法高人,让几个丢失的魂魄归位实在简单不过。

    李振辉知道接下事情不是自己能够参合,刷刷开了好几张支票,除了段皓和明炎道人手中的一百万金额,其他人都得了一张二十万金额。

    郑天彪地位敏感没有接受,其他人都欣然收下,财侣法地,修炼其实很费钱,又不是谁都跟段皓一样,能直接以阵法抽出灵脉灵气来修炼。

    小杜若看家没有出场费,委屈得要哭,段皓那一份给了她,看着小萝莉眉开眼笑的模样,他发现这丫头很有财迷潜质。

    临走时段皓给了李家父子每人一块玉符,相比上次那张简陋的烈阳符,这次的正阳符级别高了很多,万一遇到这种情况,绝对能保他们全身而退了。

    等到其他人离去,段皓看着白丹青:“事情憋了十八年,要不就当给我们讲故事解闷,跟何况郑局身为3721部队6营唯一幸存者,他是有资格知道事情的真相的。”

    郑天彪不顾肩膀伤势,立刻坐直了身体,在白天他已经有所怀疑,眼见当年谜底即将揭开,他神情非常激动。

    白丹青看着郑天彪,猩红的双眸闪过一抹愧疚:“3721部队6营,五百二十二名将士,都是我亲手所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