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7章 驷马高门
    第137章 驷马高门

    郑天彪最先离去,他在公安线做了十多年,一个人言语虚实,基本判断得出来。何况,事情还有一位知情人——老首长。

    凭借他和老首长的关系,只要见上面,很多谜底自然水落石出。

    明炎道人三人也很快离开,不管是白丹青这宗十八年前的公案,还是白丹青口中拥有宗师级战力的神秘组织暗盟。

    一日之间得知这么多超脱龙组掌控的事情,明炎道人急需和许槐林碰面,对这些事情进行商议并且做出应对。尤其是暗盟这个神秘组织,恐怕上报到京城龙组,又得引发一场震动。

    眼见白丹青也打算离开,段皓淡淡说道:“白家隐世,可能是官方或者军方对于你家族的保护。你现在过去,说不定给家族惹祸。”

    白丹青讶异转身,猩红的双眸微微一动,思考片刻后还是推门离去,引得杜灵尘师徒连连叹息。

    相比段皓,杜灵尘几乎见证了这名天才的崛起和陨落,对于白丹青的遭遇十分惋惜。

    “少爷,俗话说双拳难敌四手,暗盟在十八年前显露出来的宗师级高手就有三个,单凭白道长一人,恐怕……”杜灵尘来到别墅顶层,站到段皓身侧。

    段皓仰望天上一轮明月,淡淡笑道:“杜管家莫不是打算让我出手解决暗盟?”

    “老夫一个做下人的,哪敢向少爷提这要求?”杜灵尘讪讪一笑:“虽然我也看不惯对方那种夺取数万平民性命的恶事,但还不至于怂恿少爷为了伸张正义与这种神秘组织杠上。只是这次少爷出手助白道长脱困,万一被暗盟知道,对方恐怕会寻上门来。

    十八年过去,当年对方明面上就有三名宗师境高手,这些年过去,也不知暗盟发展到什么程度,到底拥有多少这样的高手……”

    杜灵尘悠悠长叹,眼中充满了忧虑:“白道长以僵尸之体修成道门宗师,战力在同级也是极为强悍的存在,足够成为少爷的助手。老夫和若若修炼的功法不善争斗,杜仲修为刚入门,算起来,我们这方胜算……”

    “呵呵,杜管家还是对我没信心啊!”段皓戏谑看着身边为自己谋算的老人:“小白之所以会落得如此下场,主要是当年实力不够。同样的手段用到我段天南的身上,呵呵……”

    段皓摇摇头,目光探入山腰的沧澜湖:‘暗盟又如何,只要我修为恢复到开穴大成,来多少所谓的宗师级高手,我段天南杀之如屠狗。’

    大约两个多小时后,白丹青去而复返,只是情绪很低落,自己挑了一间房子就关在里面再也不出来。

    一夜无话,隔日清晨。

    茅清钟起了一个大早,带着妹妹来到下榻的酒店大堂享用早餐。

    “师兄,昨夜定魂铃差点从桌上跳下来呢,这里不是有僵尸,就是有厉鬼,怎么你老是不相信?”茅清铃狠狠咬了一口油条,今日她白色卡通t恤加七分牛仔裤,扎着双马尾,还带着一副无框眼镜,坐在大堂吸引了许多食客的目光。

    “粤式早茶,驰名中外,趁热趁热。”

    茅清钟推了一笼虾饺给她:“你昨夜肯定出现幻视,这里可是五星级大酒店,这么可能有脏东西。不要胡言乱语,弄砸人家生意,估计又有麻烦。”

    茅清铃气得小脸鼓成包子,狠狠对付这笼屉中三只精致的虾饺。

    茅清钟淡淡一笑,经过一夜的调息,他今天的伤势好了很多,只要了一碗白粥,挑了一些清淡口味的早点。

    两人吃到八点半,出了酒店叫一辆计程车,那计程车师傅一看茅清钟递过来的地址,立刻请他们兄妹下车。

    “师傅,您这什么意思,如果是路途遥远,我们可以先给钱的。”茅清钟洒然一笑,递过去五张百元大钞。

    “呵呵,小兄弟,不是钱的问题,您两位第一次来花城吧?”开计程车是个黑瘦的大叔,将钱推了回来。

    茅清钟闻言一滞:“昨天才到花城,正要去这地方拜访一位长辈。”

    大叔闻言哈哈一笑:“小兄弟,每天要去翠屏山拜访‘长辈’走访‘亲戚’的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可惜能够进入周园外院的,大叔我开车十二年,还真没听说过几个。”

    “你们这些年轻人,一个个不好好读书,整天想着认亲戚抱大腿。听大叔一句劝,别整天做那一步登天的白日梦,全花城的计程车都被坑出血来了。”

    “翠屏峰周园,司马山庄,这都是全市计程车的禁地。一来太远,这里赶过去差不多得两个小时;二来你们认不到亲戚,连我们也得吃这两家埋怨。万一车牌号被记下,人家一个电话到我们公司,大家都得卷铺盖走人……”

    “大叔,你这话我不爱听,我们这还有长辈给周家的信呢!”茅清铃憋了一肚子火,要不是说话是个普通人,早就一飞刀过去了。

    茅清钟也是心中暗怒,傲然从背包掏出一封书信,直接亮到计程车大叔面前。

    “吾兄天石亲启!”计程车大叔看着书信正中六个端正的毛笔字,眼中闪过一抹惊色:‘这骗子下了重本啊,这手毛笔字没十年练不出来……’

    “看看,没骗你吧!快点开车,到地方,正好赶上饭点。以我们兄妹的面子,让主人家款待你一顿简单的午饭还是可以的。”茅清铃得意一笑。

    茅清钟也是嘴角微弯,小心收起书信。

    只是……

    让他们郁闷的事情发生了,只见计程车大叔眼中的惊色转成不屑:“书信早就老套了,我这里也有!”

    “周承祖先生收!”

    “吾父司马明空亲启!”

    “周承业……”

    “司马明剑先生……”

    大叔在座椅底下掏出七八封皱巴巴的书信,各种款式都有,瞬间让茅家兄妹都傻眼了。

    “一千块,您拉我们兄妹到距离翠屏峰一公里外的地方,我们自己走过去。”茅清钟脸色涨红,深呼吸了几下,总算将险些爆发的内伤压制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