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8章 座上宾
    第138章 座上宾

    翠屏山,周园。

    周承祖这些天终于将段皓委托给他的五福临门处理完,除了按照段皓吩咐车出数对手镯外,大部分原材销售给玉石协会的云老。

    剩下还有一小部分,制成一些配饰,自己留下一方玉佩,其他都散给周家高层。

    这种顶级翡翠在段皓眼中犹如土石,在其他人眼中却是稀世珍宝,一时间,周家高层对周承祖的看法改善了许多。

    他忙活了接近一个星期,今天带着手镯和处理玉石的记录,返回周园。

    “馥兰,总共十只手镯,你要不要先挑挑。”周承祖打开手提箱,柔软的内衬固定着十只熠熠生辉的手镯。

    现场顿时响起一片抽冷气的声音,一些周家三代目光瞬间黏在这十只手镯上面,别看周承祖送了不少配饰出去,收益对象都是身居高位的周家二代或者退下来的族老。

    这些三代族人也就看看而已,更别说挑了,一时间,所有人都眼带嫉妒看着淡然烹茶的周馥兰。

    “嘿嘿,以馥兰你和天南先生的关系,这十只手镯必定占有一只……”周承祖得意挑挑眉,引来众人一片附和。

    “天南准备送给谁,得由他决定,四叔,收起来吧。”周馥兰瞥了一眼这十只价值连城的五福临门镯子,修炼《万花道卷》入门后,她举手投足充满了媚意。

    周天石微微笑道:“馥兰说得没错,这次天南宗师开出五福临门,家族已经得了不少好处了,有些事情,可不能越界。”

    周承祖连忙应下,而此时,距离周园近一公里,一辆计程车缓缓停在路边。

    “小兄弟,我也不占你便宜,这样吧,我在附近等你半小时。听大叔一句劝,形势不妙赶紧撤……”计程车大叔唠唠叨叨嘱咐着,茅家兄妹已经气得快步走开。

    兄妹俩走了一段,眼见周围没人,施展起身法片刻来到周园门口。

    守门的管事迎上来:“两位,前面是私人住宅,如果没受到邀请,请尽快离去。”

    茅清钟取出书信:“茅山派内门弟子,茅清钟携师妹茅清铃前来周园拜访周天石家主,这里是我宗门掌教茅大方真人的手书,麻烦管事传递一下。”

    那管事脸色一变,知道眼前两人都是修炼界的人,连忙拱手说了一声请稍等,转身拿着书信飞奔进去。

    见到这一幕,茅家兄妹心中畅快了不少,过了一会,赵军快步出来。

    他拱手笑道:“我是周老爷子的司机赵军,两位请进!”

    一听这话,茅家兄妹脸色变了,南粤周家这种最强战力只有半步宗师的小家族,他们兄妹其实没看在眼中,只不过处于礼节,才手持师父书信上门拜访。

    没想到,明知自己兄妹代表了茅山派,周家别说没有派个二代族人,连个三代族人都省了,居然叫个下人出来。

    不仅刁蛮的茅清铃小脸一拉,发出一声轻蔑的冷哼,茅清钟也是铁着脸,只是淡淡点了点头。

    他们头次在世俗行走,以为赵军跟那计程车大叔一样,只不过是个为周家族人开车的下人。

    哪知道赵军在周天石心中的分量,可要比周承祖这个不成器的小儿子重得多。

    别说两个茅山弟子,就是市级领导过来,也是赵军出迎,要不然在南粤地面,赵军有个外号叫做军爷。

    这俩兄妹一副臭脸,让赵军立刻收了笑容:‘你丫的什么货色,我阿军在天南先生那等存在面前也是能说上话的,要不是看你们师父茅大方面子上,就这态度早就叫人直接轰走了。’

    自从得到段皓指点后,他心态改变了很多,要是以往也就忍了。现在可没给茅家兄妹什么好脸色,转身就向周园走去。

    茅清钟轻咳一声:“小妹,宰相门前七品官呢!”

    “哦,打狗还看主人面,哥哥,我懂!”茅清铃脆生生说道。

    两人昨日就压了一肚子怨气,早上又被那计程车大叔撩拨了半天,现在以为周家轻视自己宗门,立刻指桑骂槐起来。

    赵军这些天已经踏入暗劲初期,自然听得真切,气得鼻子都歪了。要不是顾忌对方师门拥有宗师级高手,保证发作起来。

    这时候周家族人都散了,大厅只有三人,端坐主位的周天石,烹茶的周馥兰,还有小心抱着密码箱的周承祖。

    “等下你们过去,带上二两母株大红袍茶叶……”周天石对着周承祖嘱咐道,见到茅家兄妹进来,不由得收住话语。

    “茅山派内门弟子,茅清钟!”

    “茅清铃!”

    “拜见周老!”

    虽然有些不喜周家对自己兄妹的“轻视”,不过茅家兄妹还是做足了礼节。

    周天石淡淡笑道:“老夫对贵派大方真人神交已久,今日见到他老人家两位高足,可知盛名之下无虚士。两位小友年纪轻轻,一个是暗劲巅峰,一个是明劲中期。当真让老夫这个痴长数十年的老头子,感到汗颜,感到汗颜啊!”

    “晚辈上门,只因一件棘手事情,希望能周家配合一下。”茅清钟一脸正色说道,眼角余光却在注视烹茶的周馥兰。

    ‘这少女身材比起山上那些师妹们,简直能秒杀一片……这腿……这山丘……’

    周馥兰可是专修行为分析学的,从周围人行为举止分析出心中所想,早就成为这妖精的本能了。

    她一眼就看出进来这青年暗中觊觎自己,小脸立刻冷了下来。

    茅清钟暗暗吞了一口唾沫,却没发现,周天石脸上的笑容已经淡下来。

    ‘哼,老夫也就客气一下,你小子还当真了?求人办事,如此装大,空口白牙,一封书信,就叫我周家配合一下?你师父茅大方来了还差不多……’拿起茶盏,周天石不再说话,发现茅清钟暗中注视自己那宝贝孙女后,两条眉头都立了起来。

    周承祖眼见老父快要发飙,总归顾忌茅山派的力量,站了起来:“不知,茅道长遇到什么棘手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