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0章 除魔卫道
    第140章 除魔卫道

    周馥兰依旧开着她那辆捷豹,周天石的座驾和周承祖压阵的路虎跟在后面。

    三辆豪车停在沧澜居附近的空地,看到面前伸手不见五指的浓雾,头次来到这里的周天石、周承祖和茅家兄妹都露出惊讶的表情。

    周馥兰摘下挂在天鹅般的雪白脖颈上的一条白金项链,上面的挂坠是一枚散发着白光的玉符。

    “跟我来,不要走错了!”

    淡淡吩咐了一声,她手持玉符,带头向迷雾中走了进去,众人连忙跟上。惊讶发现周馥兰手心的玉符射出一道白线,落到地上化为一条弯弯曲曲的路径。

    周家父子只是唧唧称奇,反倒茅家兄妹眼带惊骇,这种类似的阵法茅山派也有。

    世人所见的茅山旅游景区,其实与茅山派一点关系都没有。

    正宗的茅山山门早就被护山迷阵笼罩起来,如果没有门人带领,你带着什么先进的科技产品过来,也检查不到入山的路径。

    而且,不仅是茅山,比如龙虎、武当、珞珈、大林寺、华山、五台、昆仑等等宗门,也是都有这种迷阵护山。

    不过……

    这种阵法早就失传了,布阵的符文在当代修炼界,几乎没有人能够掌握。

    现在大家也就依靠原有的符文做些修补罢了,茅家兄妹还是第一次看到一个崭新的护山迷阵出现在眼前。

    大家随着脚下的路径快步行走,短短几十米的距离,走了接近五分钟。

    要不是最后一脚踏出,见到沧澜居那块门匾,可能大家都以为周馥兰的玉符出现了问题。

    “这迷阵不错!”周天石眼神一闪,似乎动心了。

    他是一家之主,相比周承祖念叨着进出麻烦,考虑却是有了这迷阵,当家族面临危险时,就会多一份保障。

    “馥兰,找机会向天南宗师问问,让他出手为家族布置一个迷阵,需要付出什么代价?”周天石压低了声音,不过却让茅家兄妹听到。

    “好的,我找机会问问天南。”周馥兰脆生生应了下来。

    自从上次口误之后,她很精明都用天南称呼段皓,发现后者没有反对,她就知道,自己已经在这冤家心中占据了一个小位置了。

    正当她甜蜜蜜回想时,一声戏谑传了过来:“嘿嘿,无知真可怕!”

    周馥兰冷冷着开口的茅清铃:“你这丫头说什么?”

    “说你无知啊!”茅清铃翻翻白眼:“你知不知道,这种护山迷阵,需要对阵法造诣极深的修士才有希望布出。段天南一个武道修炼者,估计也是从侥幸得到一套阵旗而已。你让他再拿出一套试试?这东西,就算集合全修炼界阵法高手,也不知要多少年才能研制成功。”

    “你……”周馥兰听到这话,顿时气急,其实段皓传授给她的《万花道卷》,里面就有不少阵法。

    只是茅家兄妹出身道门大宗茅山派,一时间让她不敢反驳,生怕丢《万花道卷》的名头。

    “嗯,既然这么珍贵,那就算了。”周天石对周馥兰摇摇头,在他眼中,周馥兰和段皓之前的关系比阵法更加重要。

    周馥兰闻言有些失落,茅清铃掰回一局,立刻得意笑了起来。

    而让吃惊的是,一道人影从天而下,未等周天石和赵军反应过来,对方两条手臂犹如钢铁,猛然横扫卷起一阵恶风,吹拂得众人踉跄后退。

    “你是什么人?”看着对方从自己手中将茅家兄妹抢走,周天石怒喝问道。

    来人全身包裹在一身黑袍之中,开口犹如破锣:“小孩子不懂事,周老原谅则个。”

    周天石眉头一皱:“这里可是沧澜居,这两人冒犯了天南宗师,老夫擒来让天南宗师发落,阁下请不要阻拦。”

    “既然如此,周老请回……段天南那里我去说……”白丹青听到茅家兄妹又因为段皓吃亏,两根僵尸牙又疼了。

    “大胆,居然直称天南宗师姓名,看掌!”

    周天石眼神一凝,脚步一迈,双掌泛着青光劈向白丹青。自从转修新的周家功法,他不仅解决了原本的痼疾,而且修为飞快飙升,已经隐隐有宗师气象。

    “不错!”白丹青自然认得这位杀伐果断的周家家主,眼见周天石距离宗师境界只差一层窗户纸,不由得战意大盛。

    “来!”

    两人瞬间战在一起,拳脚相交劲气四溢,水泥铺就的地面瞬间出现无数裂缝。

    “大家后退!”赵军脸色微变,护着周承祖和周馥兰退到门口。

    这时候,听到动静的段皓等人走了出来。

    “呵呵,周老和小白怎么打上了!”段皓戏谑一笑,看着周天石暗暗点头,‘不愧是用一套垃圾功法也能在三十岁前修炼到内家顶峰的老牌强者。看来不用几个星期,周老可以踏入宗师境了。’

    “杀!这是白家的伏魔八卦拳,你到底是谁?”

    稍微一动手,周天石就惊骇大叫,虽然白丹青一身内力全部消失,不过僵尸体魄本来就坚如精铁,凭借蛮力使出拳法,与周天石对拼丝毫不落下风。

    “周老何必多言,看拳!”

    白丹青压制在养尸棺十八年,日夜吸收阴灵脉修炼,性情早就比当年还要暴躁,要不是有段皓压制,说不定早就出事。

    现在遇到周天石这个高手,又是故人想见,一时间猩红的眸光大盛,每拳挥出都得吹拂得众人衣裳剌剌。

    周天石暗暗叫苦,特么哪里来的怪胎,这体魄比横练高手还要坚固。自己劈了他七八掌,居然跟没事人一样,反而反震力差点把自己这身老骨头弄散架。

    头顶白气蒸蒸,周天石咬着牙拼了老命,体内内力犹如大河咆哮,众人在场外观战都听得仔细。

    “杀!大推碑手!”

    犹如冲破了某种桎梏,周天石右掌看似缓慢,其实飞快推了出来,显化出一道淡淡的掌印。

    “内力外放!”

    “武道宗师!”

    除了段皓,所有人都惊骇叫了起来。

    掌印击中前扑的白丹青,轰然将他击飞,最后落到茅家兄妹的面前。

    “叮铃铃……叮铃铃……”

    一个挂在茅清铃腰间的黄铜剑铃,骤然剧烈自鸣,伴随而来还有茅清铃一声凄厉的尖叫:“啊!有僵尸!”

    这时候茅清钟也趁机使用茅山秘法挣脱了束缚,扯断妹妹身上绳索和封印,反手摸出一把金钱剑。猛然向着愣在地上,因为战斗滑落下面巾,露出狰狞面容的白丹青狠狠插了下去。

    “除魔卫道,当在此时!”

    突然发生的一幕,让所有人都惊呆了,白丹青一双猩红的凶目,看着被自己吓得簌簌发抖的茅清铃,眼中闪过无数复杂的情绪。

    有疼爱,有痛惜,有愧疚,有难堪……最后化为一抹释然。

    而此时,那柄金钱剑已经即将从他的头颅插下……

    “哎!小白,每次都得我来救场……你可真够失败……”语带戏谑,两根手指缓缓伸了出来,架住了堪堪插中白丹青头颅的金钱剑。

    出手之人——段皓段天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