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1章 镇教金钱
    第141章 镇教金钱

    这口传承自前朝茅山天师凌凤骄的金钱剑,以一百零八枚五帝大钱加渗金红绳编就,剑刃泛红,剑身环绕着无数金黄璀璨的符文。

    只是号称祭出必定斩杀邪魔的茅山金钱剑,今天任由茅清宗如何催发灵力,却无法突破段皓伸出的两根手指。

    “段天南!你疯了吗?身为武道宗师,不仅豢养僵尸这种邪物,而且还阻拦本道人斩妖除魔。”茅清钟愤然大喝。

    “我段天南行事,岂容尔等蝼蚁置喙?”段皓冷冷一笑,瞥了他一眼:“你杀他,会后悔!”

    “胡言乱语,邪魔外道,人人得而诛之!”茅清钟一咬舌尖,向着金钱剑喷出一口精血,顿时引得金钱剑符文狂飞。

    眼见无法突破段皓双指,他不惜以血祭剑,激发历代茅山高手加持在金钱剑中的力量。

    “冲动无谋!”

    段皓眼神一动,反手向金钱剑抓去。

    以肉掌抗衡茅山十**器第八的金钱剑?

    茅清铃看呆了,张大了樱桃小嘴彷如忘记了尖叫——这人莫不是失心疯?

    居然做出如此疯狂的举动?她那双美眸看向段皓犹如弱智!

    不仅是她,就连周天石等人也暗暗摇头,这举动太托大了。

    此剑每一枚大钱都是包边开刃,平时供奉在茅山祖师堂,受历代茅山高人日夜诵咒加持,年复一年,剑中蕴含的能量何其之大。

    现在这股能量被茅清钟以精血为引激发,造成金钱剑威力大升,周天石身为武道宗师,站在三米开外都有些心中惶惶,何况居然试图以肉掌抗衡的段皓。

    但是……

    让众人震惊的一幕出现了……

    段皓掌心犹如升起一**日,五根手指彷如附带着玄妙的伟力,收拢的手势玄之又玄,金钱剑犹如感应到危机,无数符文轰然爆发。

    相比之前被茅清钟以精血激发,眼下金钱剑自主发威,无数符文凝结成光质锁链,不断环绕着剑身盘旋,瞬间震开茅清钟持剑右手。

    这口茅山派顶尖法器,以茅清钟目前的实力,根本无法驾驭。

    茅大方为了防止他们兄妹这次下山出事,特意请出这口法器为其护道。可惜让这位茅山派掌教没有想到的是,还没遇到正主,金钱剑已经被逼爆发出所有威势。

    “自己找死!”茅清钟右手虎口鲜血直流,飘身后退冷冷笑道。

    “哦?”段皓似笑非笑瞥了他一眼:“区区一口孕育出些许灵性的下等法器,有资格取我段天南性命?”

    “你……”茅清钟脸色微变。

    果然,未等他惊叫出声,段皓右手五指已经收拢,牢牢握住了环绕无数金黄色符文的金钱剑。

    无数金光轰然爆发,引得所有人纷纷闭上双目,周馥兰骤然提起小心脏,贝齿咬住下唇,妩媚的小脸充满了担忧。

    周天石仗着修为最强,勉力看得金光中几分事物,不由得心中大骇……

    杜灵尘护着杜若,淡淡笑道:“区区一把死物,除非大方真人亲自到场!要不然,我家少爷翻手镇之。”

    犹如为他所言佐证,金光之中的段皓,感应到手心不断振动的金钱剑,并指向着剑身一抹。

    “给我封!”

    一声朗笑,指肚所过之处,凭空生出无数符文,金钱剑那道道凝如实质的金符锁链,仿佛遇到天然克星,飞快龟缩入剑体。

    金光一闪而逝,众人恢复视力连忙望去,纷纷张大了嘴巴。

    原本大发神威的茅山镇教法器,已经恢复到之前的暗淡无光,静静躺在段皓手中。

    “这……这怎么可能……”眼见段皓顷刻间镇封了自己宗门的法器,茅清铃惊骇得差点说不出话。

    茅清钟眼神颤抖看着段皓:“刚刚的封印道法……你……道武双修……你还是一个道门真人……”

    言罢眼见段皓看都没看自己一眼,茅清钟心中生起一股浓浓的挫败感。要不是从小就在茅山内门清修,多次在段皓身上受到打击,说不定道心已经崩溃。

    “区区一把生出些许灵性的下等法器,你们还当宝了!”段皓戏谑一笑,将金钱剑扔给呆坐地上的白丹青:“小白,这东西比你那木剑强上些许,送给你了。”

    除了杜仲,其他人都大吃一惊。

    送一把金钱剑给一只僵尸!

    这想法太有创意了,您还不如直接一剑捅下去,给祂个痛快岂不是更加直接?

    你给祂,祂也得拿得起来啊!

    白丹青愣愣看着被段皓当垃圾扔到自己面前的茅山金钱剑,一双猩红的眸子总算恢复了些许神智。

    这可是茅山镇教法器,号称茅山十宝排名第八的降魔法器。十八年前,意气风发的自己手握雷荼,说出白家雷荼能挡茅山金钱的豪言。

    可惜后面发生的变故让自己以为毕生无法见到这口神器的风采,没想到,现在这口绝世法器就这么落到自己面前?

    他小心俯身,让人完全无语的是,这口茅山除魔法器,居然连反抗都没有,任由那双枯瘦如爪的双手倒捧起来。

    除了杜仲,所有人都看呆了,茅清钟口中喃喃着‘不可能’三字,踉跄后退。眼前发生的这一幕,完全颠覆了他接近二十年的认知。

    他看着负手而立,似笑非笑的段皓,心中暗暗发寒‘此人必定是当代正道大敌,居然豢养一只不畏法器的僵尸……’

    见到段皓居然将金钱剑扔给白丹青,茅清钟以为白丹青是段皓通过炼尸法门炼制出来尸仆,心中对段皓的恶感又增添了几分。

    正当所有人被这一幕所震撼的时候……

    一道娇小的身影骤然冲入场中……

    她!

    撑白丹青眼带复杂看着手中金钱剑时,双手紧握被白丹青倒捧着的金钱剑剑柄,猛然一推……

    “你……”白丹青胸口一痛,发出一声闷哼,创口渗出墨绿的腥血。

    他猩红的双目充满了复杂之色,呆呆看着看着满眼怒意的少女,任由对方将金钱剑插入自己体内。

    “要不是你们这些邪魔外道,当年我父亲怎么会死,给我去死吧!”茅清铃大眼饱含恨意,指节泛白紧紧握着剑柄将金钱剑推入白丹青的胸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