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6章 白家镇
    第146章 白家镇

    柳丙丁紧紧握着手中的柳木短棍,刚刚从一处荒野幻境走出来的他,看着周围一望无际的沼泽,眼前一黑险些晕厥。

    慕容王孙眼中淡然早就消失,这名慕容家少主,脸上罕见出现了一抹焦虑:“柳先生,这好像已经是第十七个幻境了!”

    黑袍微微一震,发出一个气急败坏的声音:“无需担忧,我每次破除幻境,对方便要抽调阵法灵气构筑新幻境。哼哼,此人明显是阵法新手,根本不知破阵的消耗要比变阵少得多,耗下去,他耗不过我的。”

    言罢柳丙丁从黑袍中又掏出几叠黄符,为了破除前面十七个幻境,他身上携带的阵旗已经全部毁光,眼下只能用黄符顶上了。

    ‘段皓,你这小辈,居然让我耗费这么多积攒下来的阵旗,这次不把你这护山迷阵耗废,怎能消除我心头之恨……’

    柳丙丁内心暗暗嘶吼,手中黄符哗啦啦飞出,无火自燃结成一个光阵。

    “给我破!”

    刺目白光让慕容王孙微微眯起双眼,等到他目力适应之后,发现面前出现了一个淡淡的光门。

    “走!”柳丙丁轻轻一喝,想起那两叠价值不菲的黄符,暗暗感到一阵肉痛。

    ……

    沧澜居内,段皓一手持茶盏,一手略微掐动指诀,刚刚从沼泽幻境中走出的柳丙丁两人,瞬间又来到一处寒风呼号的冰川峡谷。

    看着镜花水月中那袭微微颤抖的黑袍,众人纷纷为柳丙丁默哀,开始大家还担心段皓布置的迷阵,可能毁于这位名头甚大的百阵先生手下,但是随后发现原来担心都是多余的。

    每次柳丙丁大费周章破除幻境,换来只是段皓动动手指,而从开始到现在,所有依据迷阵幻化出来幻境就没有重复的。

    别说茅清钟这个道法高人取出罗盘默默推演段皓变阵的技巧,其他人也看得出来,对方跟段皓在阵道上的水平,完全没有可比性。

    至于什么拼消耗,人家段天南坐拥云霞山一条化型的灵脉,你跟他拼消耗,你拼得起,你有资格拼吗?

    周天石看着摇头摆尾从自己身边遨游过去的灵龟,轻轻摇头:“柳丙丁这次跟头栽得不轻,不过天南宗师,好歹此人也是宗师级高手,要不……”

    段皓笑而不语,轻轻摇头。

    周天石见状连忙住口,不敢再说。

    别看他不久前在白丹青的压力下突破成武道宗师,但他能感应得到,如果自己跟段皓交手,对方灭了自己可能只需一招。

    杜灵尘眼见时间差不多了,招呼两个徒弟下去准备饭菜。这情况,百阵先生存货还不少,说不定还能耗个通宵,填饱肚子接着看戏不迟。

    周馥兰十分贤惠下去帮忙,茅清铃看了一眼陷入推演阵法之中的哥哥,起身走到段皓面前:“他……真的是我父亲?”

    段皓淡淡看了她一眼:“是与不是,你心中早就有了答案,何必再问这一句?”

    听得这话,茅清铃眼中闪过一丝悲色,但让段皓失望的是,这少女踉跄走回座椅,没有再说其他。

    段皓看都不看她,手中指诀一变,镜花水月中刚刚从另外一个幻境出来的慕容王孙两人,眨眼又落到一个不同的幻境。

    ……

    花城郊区笔架山山脚,有一个大约五千人口的小镇。

    这里是花城三大家族白家,迁徙过来最早的落脚点,所以小镇得名白家镇,其实大部分镇民都不姓白。

    正在段皓为白丹青不值的时候,白家镇镇外来了一名不速之客。

    他全身包裹着黑袍,走进这个三百年历史的古镇后,直接向着镇后一片白墙青瓦的古建筑群落走去——那里,正是当年白家的祖屋。

    这人浑身散发着阴冷的气息,从青石板街道走过,两旁行人纷纷讶异避开,很快惊动了隐居在白家祖屋的白家人。

    不管怎么落魄,白家镇,白家就是当之无愧的话事人,稍微风吹草动,都有人前来汇报。

    很快,一片剑铃声从远而近,道路两旁镇民一哄而散。

    “何方妖孽胆敢来我白家镇撒野!”

    厉啸声刚落,一名身穿杏黄道袍的中年人,手持一口桃木剑飞扑而来,自取白丹青罩在兜帽下的头颅。

    “咔嚓!”

    轻轻弹飞插入自己头颅的桃木剑,白丹青沙哑着声音说道:“七叔,我要见族长,快点!”

    “叮铃铃……”

    悬挂在中年人腰间的镇魂铃感应到白丹青散发尸气,猛然摇晃起来,骇得那中年人踉跄后退。

    正当他准备发出信号叫人的时候,一名矮胖老者开口喝止了他:“老七住手,这里交给我,通知镇民不要声张。”

    “族长……祂……”白老七眉头一皱,掏出一把金钱剑指着白丹青。

    “不要多嘴,下去!”白家族长脸色一怒,白老七只能讪讪而退。

    “跟我来!”白家族长轻轻一喝,飘身后退。

    此老年过九旬,也是一位暗劲巅峰的高手,脚步轻点飞快向着后山奔去。

    白丹青看了一眼白老七离去的方向,心中感到一阵悲哀。

    这位七叔只大他十来岁,当年每次外出历练就是此人为他护道。没想到,他刚刚回到家里,第一个挥剑斩向自己居然是这位护道者——白七叔。

    黑袍滚滚,白丹青跟上族长,两人很快来到笔架山后山。这里遍布坟茔,每处坟包下面,都葬着一位陨落在伏魔道路上的白家先人。

    “贺司令来电话了,丹青,真的是你吗?”白家族长哽咽着声音,转身看向白丹青,老泪纵横。

    黑袍缓缓拉下兜帽,露出一张狰狞面孔,哪怕心中有所准备,老族长还是被吓得踉跄后退,悲呼道:“苍天无眼,我白家斩妖伏魔三百载,最杰出的族人为救数万民众却沦落为僵尸。为什么不让我这老不死来承受这份罪责,你才三十六岁啊!”

    这名老者气得须发皆张,手中桃木杖将地面戳出一个个寸许的小洞。

    白丹青默默戴上兜帽:“老族长,我想问问,当年琉素……”

    “琉素……”白家族长张了张口,眼中闪过一抹愧疚:“你出事后不久,有陌生势力夜袭白家镇,好在贺司令有所预备,派了许多将士过来。那一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