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0章 大恶之物
    第150章 大恶之物

    平天区某处僻静的小巷,几辆警车停在外面,一些警员拉着警戒线。看热闹的群众,闻讯而来的记者,纷纷伸长了脖子向里面观望着。

    “请大家后退一点……大家后退一点……”

    张大民停了车,带着几名气势不凡的男子越过警戒线,其中一人浑身笼罩在黑袍之中,背负一根用黄布包裹起来的长条物品。

    “报告张局,报案者是清晨收垃圾的阿婆,死者……”最先抵达的警员小跑过来。

    “行了,不用说了,你们带着兄弟在外面警戒,叫那些记者不要乱拍。”张大民还没说话,身后一名中年人挥挥手,言罢蹲下身开始检查现场。

    “你?是的!郑局!”警员这才发现原来是市里大佬便衣下来,连忙敬礼带人离开。

    “白真人,您来看看!”

    “没错,这青年三魂七魄都被人摄走,你看他表情,临死之前极度兴奋,死状与十八年前暗盟献祭那具古尸所造成的遇害者一模一样。”犹如破锣的声音,笼罩在黑袍中的人正是从白家镇离开的白丹青。

    “死亡时间应该在凌晨,三天死了三个富二代,再继续下去,一定出大乱子。”张大民眼神凝重说道。

    “白真人,可否使用茅山道法追索案发现场?”这时,一声蚁语骤然传入众人耳中。

    正当所有人暗暗戒备时,白丹青沙哑声音说道:“方法我有,但对方也是道门高人,可以施法干扰我。成功率估计不高,而且除了你,没有其他高手吗?对付那些人,我们这边实力不够。”

    “你我都不是普通宗师境,以一敌二没问题。不过要多点把握,还是等老匹夫请到那位段天南再说……”说完这句话,声音就再没出现,唯有戴濛濛眼带疑惑,总感觉这个声音有点熟悉。

    ‘段天南,如果有他相助,当年血仇一定能报!’回想段皓之前收取自己掌心雷的一幕,白丹青眼中闪过一抹红光。

    除了白丹青,其他人都暗暗咂舌,这种传音入密的功法得武道宗师才能施展。

    没想到南粤还隐藏这么一位宗师级高手,这几名被贺司令暗暗故意踢出队伍的桀骜特种兵,终于老实了。要不然除了林波比较听话,其他人都是不怎么将郑天彪和张大民这两个小组组长放在眼中。

    段皓还不知道两批人都在找自己,他来到花城第三人民医院,依据之前留下的标记玉符,很快打通通道来到石室。

    几道正阳掌下去,那口手雷都炸不开的养尸棺,瞬间被段皓劈得四分五裂,露出下方一个冒着黑风的八角小井。

    “定魂咒错了!”

    “这引阴符阵还可以,只错了三四成,不过净衣符文又绘错了几笔。”

    “呵呵,难怪那名修仙者转修尸道失败,本来阵道水平有限,还妄图保存灵智,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

    段皓暗暗摇头,以他的眼力,略微一看就知道那具尸体出现了什么问题。

    “罢了,先下去看看再说,我修炼的《混元一气指》与这阴属性灵气对冲,杜灵尘几人也不适合,看来便宜小白了。”段皓淡淡一笑,向八角小井扔下一枚玉符,随后抬腿迈了进去。

    阴灵气化成的滚滚黑烟,感应到生人气息,瞬间向段皓攀附过来,其中隐隐冒出鬼哭狼嚎的声音。

    如果普通人被这黑烟沾染,立刻会被吸干全身精血,化为一具走影行尸。那位宋代修炼者,选取此地,也有以自己体魄镇压的意图。

    面对这些黑烟,段皓体内二百四十个蓄满灵气的窍穴同时一震,一层淡淡的金光从体表泛出,黑烟略微接近就被净化成飞灰。

    正阳护体灵光,蕴含刚正阳力,专门克制阴邪侵袭。

    段皓负手而立,衣裳剌剌沿着八角形的井壁直线下降,大约过了数息,见到下方传来微光,那是之前扔下去的玉符散发出来。

    他脚尖连点井壁,暂缓了下降趋势,踏上犹如黑铁般冰冷的土地,发现面前是一个数百平方米的地下洞穴,里面正中果然有一个圆形的阵法在散发淡淡的荧光。

    段皓走了进去,这里的黑烟已经浓郁得犹如沧澜居一样,相比云霞山灵脉化型出小龟,这里的阴灵脉没有化型之物,想来质量要差了不少。

    “这聚阴阵法也不行,阵基不够严密,不少阴气都散溢出去了。”段皓看着地上直径大约三米的阵法,轻轻摇头:“难怪花城第三人民医院生意这么火爆,这么多散溢出去的阴灵气,逐渐侵蚀了土壤,渗透了水源。方圆十几公里的民众体质明显要差过常人很多,体质差就容易生病,医院肯定火爆。”

    “这就是暗盟做下的手脚了!”

    段皓眼神一动,他看到一口插入阵法东北角的长幡,上面用绘制了许多邪异的暗红色线条。此时正在形成一只只邪异的鬼头冲击地面的聚阴阵,而聚阴阵那方也有无数阴煞,不停向着鬼头冲击。

    “这些阴煞,应该就是当年牺牲的将士们所化,按照生前的执念,不停抵御长幡的攻击,守护着这聚灵阵。”段皓眼神一凝,冷冷看着那只长幡:“有点类似大满教的手段。”

    他对十八年前下手的暗盟有些不满了,这只阵幡插下去,不仅毁了白丹青和几百名将士,更让方圆十几公里,不知多少普通民众沾染恶疾绝症。

    “哼!行这种恶事,想来那人身上沾染的业力足够他死后魂飞魄散了,估计是当年三个宗师级高手之一。”段皓探出左手握住那根长幡。

    漆黑的长幡犹如通灵,周围几缕黑烟化成的数只鬼头向段皓咬来。

    “大胆妖物!”

    段皓冷冷一喝,右掌猛然劈出,一只犹如纯金铸就的掌印顷刻将这几只鬼头轰成虚无。而此时,插在阵法长达十八年的长幡也被他拔了起来。

    “区区邪物,也敢作怪,给我破!”

    段皓深恨手中恶物,左手正阳掌力猛然爆发,长幡发出一声嘶嚎,不知何种邪物织就的幡面无火自燃,瞬间就化成灰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