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2章 史上最穷秘境
    第152章 史上最穷秘境

    看着聚阴阵内,那道若隐若现的光门。段皓嘴角微弯,双手打出无数符文。

    原本在虚幻与真实之间变幻的光门,吸收这些符文之后,很快稳定下来,直到他走进去之后,才化为无数光点消失。

    “呵呵,有意思。之前我的猜测没有错,地球曾经存在修仙文明。这宋代修道者,很可能继承了一个宗门残缺的传承。因为就算这种最简陋的秘境,也涉及不少秘传阵法。”看着眼前大约十米见方的密室,段皓感慨叹道。

    他走到密室左侧,那边有一只腐朽的丹药架子,上面摆放数十次形制各异的瓷瓶。

    “几百年的时光流逝,缺乏必要的防护措施,这些丹药已经化为尘土。”连续打开数只瓷瓶,倒出都是犹如河沙的丹泥,段皓摇摇头走到对面,那边放着放置两三个剑架。

    “琉龙,璃凤?”淡淡一笑,段皓发现玉制剑架上有三口古拙剑器,一长二短。

    长剑名为琉龙,短剑名为璃凤,段皓拔出剑刃一看,数百年过去,剑体依旧清亮如月,锋锐之气让人汗毛倒立。

    “嗯,三口利器级剑器,璃凤还是双剑。”

    段皓收起来,转而走到石室正中,这里有一张案几,上面放着一只做工考究的玉盒,里面装了三本薄薄的书籍。因为有玉气蕴养,这三本书籍总算扛下了岁月的侵袭。

    其中一本书籍是这位宋代修道者自叙的生平,这书不管放到修炼界或者历史学界,必定引起大地震。可惜对于段皓这个拥有千年修仙经历的至人级大修士来说,也就当成小故事解解闷了。

    “原来是传承自青城仙派一处支脉,嗯,灵空仙界青城仙派乃是剑宗六派之一,就不知与此人书中所说的青城仙派是不是有所关联……”

    段皓淡淡一笑,收起三本书籍。

    这两本道书扔到地球修炼界必定被人抢破头,但对于他来说,却连翻看的**都没有。不过带回去,找龙组换点自己需要的材料还是很不错的。

    “唉,这位名为苍霞子的修炼者,实在太穷了,一点价值高点的宝物都没留下……”段皓眼带不屑,摇头离开这个‘史上最穷秘境’。

    ……

    而这时候,青蓝大厦那名邪魂幡被段皓毁去的老者,经过服用大量丹药调息,总算将反噬压制下去。

    他看了一眼几名同伴,面对领头的黑袍人说道:“十八年前,让老夫将邪魂幡留下,这次法器被毁,将来打开秘境,道书必须分我一卷。”

    “什么!你真敢开口!”

    “没错,丹药法器可以商量,秘境中道书你别想了!”

    “就是,按照之前的分配方法,不能变卦!”

    其他三名黑袍人,立刻有了翻脸的趋势,那领头的黑袍人,阴恻恻说道:“价值最高就是秘境中的道术,你付出区区一件法器,就想吞下一卷,万一只有一卷,大家岂不是连汤都喝不上?”

    “没错,大满教的人就是贪婪!”

    “呸,老夫早就说过,不跟这些长辫子合作!”

    ……

    明炎道人已经在沧澜居等了一个多小时,灵茶都续了几次杯,但这位南粤龙组副组长,却丝毫没有些许不耐之色,看样子显然非要等到段皓回来了。

    几分钟后,杜灵尘脸色微变,取出一只阵盘,手指点了数下,只见外面浓雾分开一条通道,放了两人进来。

    “白真人……”看到那裹得严严实实的黑袍人,明炎道人站了起来。

    对于白丹青的事情,他和许槐林经过商议上报给京城,正在等那边的处理结果。虽然南粤龙组都很同情这位悲剧英雄,但对方身为僵尸的敏感身份,很有可能有兵刃相见的一天。

    “明炎道长也在!”

    白丹青点点头,十八年前那场混战,不少龙组先辈被自己误杀,对方见到自己能保持克制,已经算是相当不易了。

    “呵呵,白道长回来就好,少爷已经前去解决阴灵脉了,这位是……”

    杜灵尘身为地主,连忙打圆场,讶异看着站在白丹青身侧那名身穿白色功夫服,鹤发童颜的老者。

    白丹青猩红的双眸微微一动:“这位是戴老,八极门宗师级强者。”

    “戴万山!”

    “八极门戴万山!”

    除了杜仲一脸疑惑,杜灵尘和明炎道人纷纷惊骇后退一步。

    戴万山淡淡看了他们一眼:“明炎道长,二十年没见,你和许槐林还没踏出最后半步,老夫都替你们丢脸。”

    明炎道人老脸微红:“戴兄,传闻您已经作古,没想到还有相见之日,二十年没见面,好歹给贫道留点面子……”

    “留你个屁面子,老夫五十岁晋升武道宗师,京城就让我提前退休,说得好听隐于暗处为南粤保驾护航。”

    戴万山勃然大怒:“唬老夫说白丹青五年内必定踏出最后半步,到时老夫可以官复原职或者卸下担子养鱼养鸟。结果呢?他小子被暗盟给坑了不说,你们几个也不长进,十八年来活到狗身上去了?居然连一个成为宗师境帮老夫分担一下都没有。”

    此老越说越气,手指就差戳到明炎鼻子上:“堂堂南粤,泱泱大省。小辈撑不起来,你们几个和老夫同辈也不争气。做家主的做家主,当组长的当组长,威风啊!老夫一人扛坎海那边几个宗师境,好几次差点连命都丢在公海喂鲨鱼……”

    戴万山越说越气,明炎道人被训得个孙子一样。无奈人家说的条条在理,尤其说道几次独自一人迎战坎海那边的宗师。不止明炎道人羞得眼眶微红,就是杜灵尘与白丹青也是默默无言。

    难怪南粤地处华国南大门,明面上只有半步宗师级战力却能年年平稳发展,原来都是这位老人舍命护持的结果。可想这些年,这老人过得多么不容易。

    这顿唾沫,戴老连续喷了快半个小时,直到惊动小若若进来,才总算想起正事:“那个……段天南在哪里?老夫来了这么久,也不见这小子出来迎接一下,一点礼貌都不懂?”

    这话一出,全场皆静,气氛瞬间怪异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