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3章 倚老卖老
    第153章 倚老卖老

    戴万山负手而立,年近九十的他,面如满月,白发如银。

    原本计划是贺司令与段皓联系,邀请段皓联手抗衡暗盟。

    但是戴万山听得白丹青准备返回沧澜居,立刻跟了过来,此老心想‘如果能在抢在老匹夫前面把人请到,足够在那老兵痞面前炫耀很长一段时间了。’

    戴万山,贺太行。

    前者当年在警察系统坐到省厅一把手,后者目前是南方军区司令。两人从年轻斗到老人,之前被贺司令利用孙女戴濛濛摆了一道,戴万山就想折他面子掰回一局。

    至于能不能请出段天南……

    这个是问题吗?

    难道你个小年轻还敢驳老前辈面子不成?

    说到底,戴万山依旧还是不信贺司令对段皓实力的评估,他这个积年老牌强者,更相信自己的双眼和拳头。

    眼见自己来了这么久,段皓还不露面,刚刚那句话自己还带上一缕内力,足够传遍整幢别墅,但正主依旧不出现,戴万山两条银白剑眉立了起来。

    “怎么了?老夫堂堂南粤守护者,宗师高段的存在,来了这么久,小辈你连露个脸都不肯?”

    杜灵尘念及戴万山守护南粤,压下怒火拱拱手:“戴兄,少爷清早就出门,至今未回,还请坐下奉茶……”

    “立刻,打电话给段天南,就说老夫在这里等他,马上回来!”戴万山挥手打断杜灵尘,大马金刀坐到客厅主位。

    这一下,杜灵尘师徒两人脸色都变了,小杜若娇声挥舞拳头喝道:“你这老头太无礼了,那是少爷的座位。”

    “戴兄!这里是沧澜居,还请放尊重一点。”杜灵尘扣住怀中阵盘,沉声喝到。

    “你什么身份,跟老夫称兄道弟?主子不像样,下人没规矩。外面暗盟的人到处搞事,你主子身为宗师级高手,居然大刺刺到处游玩。如此散漫,等下老夫非好好教训他不可。”

    这话一出,气得杜灵尘颔下山羊胡都翘起来‘老夫敬佩你镇守南粤修炼界,给足你面子,反倒被你奚落?’

    眼见戴万山一副鼻孔看人的模样,明炎道人暗暗着急。他知道这些年戴万山憋着一股怨气,有些居功自傲,现在明显打算对段皓倚老卖老了。

    ‘这老流氓,也不想想那段天南是吃亏的主吗?再说杜灵尘给足你面子了,这么当面打脸,你能不能有点宗师级高手的涵养?’

    暗暗摇头,明炎道人打算打个圆场,只是未等他开口,杜灵尘已经正色站了出来:“戴老先生如此态度,请恕沧澜居无法招待,请回吧!”

    “哼,老夫就在这里等你主子回来。这小子还有点门道,居住的地方灵气这么浓郁……”戴万山看都不看杜灵尘,口中喃喃闭目开始修炼。

    只见他呼吸间口鼻三条白线,将周围灵气鲸吞入腹,这一幕别说杜灵尘师徒不能忍,就是白丹青也心中暗骂。

    不愧是能跟贺司令斗了一辈子的老混蛋,一点讲究都没有,身为客人占据主人座位还修炼起来了。自己就不该带着老流氓过来,等下段天南回来,万一被迁怒怎么办?

    杜灵尘气急,手指飞快点向阵盘,周围灵气瞬间凝聚出数十口透明的刀刃,呼啸向着戴万山飞去。

    “这……这房内居然也布置了阵法?”见到这一幕,明炎道人大吃一惊。

    白丹青双眸红光大冒,除了雷法,他一向以阵道修为自傲,没想到自己居然也看不出房子内暗中布置了阵法。

    刀刃闪耀着锋锐亮光,封锁了端坐戴万山身周要害,后者闭目修炼,彷如无所察觉。

    小杜若连忙捂住双眼,生怕看到血腥的一幕,但正当刀锋临体的那一霎,戴万山骤然睁开,双手十指犹轮琵琶,无数淡红指劲顷刻击碎所有刀刃。

    “如果只是这种攻击,我劝你还是不要白费劲了!”戴万山看了一眼杜灵尘,轻蔑笑了笑。

    杜灵尘气得直哆嗦,猛然一拍阵盘,房中灵气飞快凝聚过来,最后形成一只石磨大小的手掌,狠狠向着戴万山拍过去。

    “不知好歹,让你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武道宗师!”

    戴万山冷冷一喝,右掌猛然一拍,空气中骤然出现一只茶桌大小的暗红色掌印。

    这掌印去势极快,瞬间击散杜灵尘通过阵盘凝聚出来的灵气手掌,狠狠击中了他那清瘦的身躯。

    “噗!”

    张口喷出点点殷红鲜血,杜灵尘身如稻草飞向门外。

    “师父!”小杜若瞬间吓哭了。

    “杜管家!”

    “戴兄,你这是干什么?”

    戴万山出手太快,白丹青和明炎道人阻拦不及,同时惊呼起来。

    而未等有些后悔的戴万山开口,一个冰寒入雪的声音已经从门外传了进来,让后两者脸色纷纷大变。

    “好大胆子,居然敢在我沧澜居出手伤人,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此言头一字才出口,一道人影已经骤然闪了进来接住堪堪落地的杜灵尘。

    说道中间几字,那人影已经掠到长身而起的戴万山面前,众人听到最后一段话的‘我’字,戴万山灌注内力护在胸前的双手已经被击开。

    到最后话音落下,戴万山却被击飞数米,口中咳血摔到数米开外的墙壁上。

    顷刻之间,号称南粤守护者,准备教训此处主人的戴万山,已经被击败。

    要不是此老实力远胜普通宗师,段皓刚刚蕴含七成力道的一掌,足够让他瞬间毙命。

    衣裳剌剌,段皓负手而立,目光平和看着扶着墙壁起身的戴万山,杜仲背负三口剑器扶着杜灵尘走了进来。

    “少爷,老夫给您丢脸了!”杜灵尘摸出几枚丹药吃下,老脸通红就要跪下。

    段皓面无表情任由杜灵尘跪到地上:“我传授你们都是上等的修炼功法,不争气丢了我的脸皮自然要受罚,从明天开始,你去守门房。管家一事,让杜仲先接着。”

    “老夫认罚!”杜灵尘吃力起来,把阵盘塞入手足无措的杜仲怀中。

    ‘哼!老匹夫,今日大辱,日后必定加倍偿还……’他冷冷看了一眼戴万山,转身走出大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