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7章 收徒
    当段皓出关时,已经过去三天。

    见到跪在门外的白丹青,他眼中闪过一抹笑意,不愧是能在末法时代转修尸道踏入宗师境的天才。

    伸手拦住对方开口,段皓正色问道:“如果没信心跟上我的脚步,不如趁早放弃,毕竟以你现在的修为,足够振兴宗族了。”

    白丹青自嘲一笑:“非人非鬼非尸,连女儿都嫌弃我。回到宗族又能如何?白家身为茅山外门,依赖一只僵尸作为家族底蕴,别说白家要沦为修炼界的笑柄,恐怕连茅山派都得承受道门指责……”

    “昨日听得真人一番话语,方知道白某以前只是井底之蛙,恳请老师垂怜收录门下。”白丹青眼中闪过一抹坚定,向段皓三跪九叩,双手奉上一盏灵茶。

    这一幕要是被修炼界知道,必定引起大乱,堂堂一尊道门真人,已经有资格创建一个修道家族,但却拜师一名二十左右的青年?

    只不过见证这一幕的杜灵尘师徒三人,看向跪在地上的白丹青,眼中却是浓浓的羡慕之色。

    段皓接过茶盏淡淡说道:“我段天南不讲俗礼,以后无需行跪拜礼仪。今天收你为记名弟子,日后能不能转为正式弟子,还要看你资质和天份。”

    杜灵尘师徒三人连忙过来贺喜,段皓留下他们看家,带着白丹青飘身下了云霞山,向着花城第三人民医院赶了过去。

    ……

    花城第三人民医院,一名浑身裹在黑袍的老者,手持一只造型诡异的青铜小鼓缓步走进大门。不管是门卫还是来去匆匆的工作人员,视线一旦触及此人,便会被一个玄妙力场所扭曲,只能看到对面的景色。

    “哼!他们都没想到,邪魂幡与冤魂鼓乃是一对同时炼就的法器。这么多年,老夫早就通过冤魂鼓定位出阴灵脉的所在。”老者来到过道某处位置,手中冤魂鼓飞出数只骷髅头,很快轰出一个门户。

    “嘿嘿,而且当年老夫还在邪魂幡留下一记暗手,一旦被拔出来,冤魂鼓立即就有反应。戴万山,你封了原来通道又如何?等老夫得到秘境中的道书宝物,到时候一定向你报十八年前那一掌之仇。”这老者语气充满得意,抬腿迈入石室,纵身跃下八角小井。

    虽然有些吃惊井中没有一点阴气,但此老还是有恃无恐,手持冤魂鼓,傲然走到被段皓修复后的聚灵阵旁边。

    “嗯……阵法被人修改了。嘿嘿,想来就是此人毁去老夫的邪魂幡。”老者隐于兜帽下的脸颊微微抽动:“华国当代,阵法大师不多,除去那些不可能出手的,眼下花城能将这阵法修复,只有那个隐藏在慕容家族的叛徒了。”

    “柳丙丁,当年一事还没找你算账,眼下居然敢毁老夫法器!哼,你以为修补法阵就能弥补当年犯下的罪恶?可笑,这一些老夫在十八年前就布置好了。你手中没有打开秘境的方法,修复阵法只能白白便宜老夫罢了……”这老人越说越得意,他猛然摇动手中的青铜鼓,周围骤然鬼影森森,数十个骷颅头时隐时现。

    “呵呵,暗盟又如何?还不是被老夫瞒在鼓里,秘境内的东西,现在都是我的了。”此老双手高举过头,一副众人皆醉我独醒的狂态。

    正当他准备凝聚全力,轰向阵法的时候,一个愤怒的声音传了过来:“老鬼,你就是当年三人之一。”

    话音未落,一道霹雳劈了过来,此老不愧是积年强者,手中冤魂鼓骤然一敲,十来个骷髅头蜂拥拦到他面前。

    “咔嚓!”

    霹雳炸开,金光万丈,这些以冤魂练就的骷髅鬼头哪里撑得住,连哀嚎都没发出就被劈成青烟。

    “你到底是谁?”此老袍袖一挥,无数花花绿绿符篆飞出,化为各种黑烟聚成的邪异鬼物。

    白丹青见状口中喃喃,手上雷荼剑身骤然从暗红转为银白,这口千年雷击桃木剑犹如开刃一般。只见他身形如虎杀入场中,手中雷荼每次劈出都能灭杀对方一只鬼物,眨眼数息已经冲到对方五米之内。

    “雷荼剑!不可能!难道你是……”黑袍老者发出一声惊骇,颤抖的语调可以听得出他心中的震惊。

    “老鬼,这次一定要掀开你伪装在黑袍下的面目。”

    白丹青劈散两只鬼头,手中雷荼直指对手咽喉。

    相比十八年前在对方面前毫无还手之力,今天他抢得一步先机,瞬间逼得对方落入下风。

    眼见即将取得胜利,白丹青面巾下露出一个狰狞的笑容,十八年了,自己时刻不想要手刃这些混蛋,今天终于如愿以偿了……

    但就在此时,那即将殒命的老者嘿嘿一笑:“白丹青,看看你的身后……”

    剑尖压着对方面巾下的咽喉,白丹青疑惑转身,猩红的双眸不由得一怔。

    原来有两只从他剑下漏过去的骷髅鬼头,一左一右挟持了一名相貌俊朗的青年。

    “十八年前犯了同样的错误,十八年后又是如此。”老者语气尽是轻蔑:“虽然实力晋升到宗师境,成为一名道门真人,但你脑子依旧不好使。”

    “这种险地居然带了一名普通人下来,而且还不做一些防护措施,最后成为对手挟持你的人质。哎,难怪南粤修炼界全国最差,连你这种人当初都能被挑选为守护者的备选,啧啧啧……”此老语气感慨,手中冤魂鼓边说边在段皓和白丹青身上虚点。

    他一副指点江山不胜唏嘘的模样,却没发现,白丹青默默退后几步,不仅没有反驳,连手中的雷荼都收了起来。

    “你手中的鼓和上次那条长幡似乎有些联系,看来你就是那根长幡的主人了。”

    一个淡淡的声音终于惊醒了此老,他这时才惊讶发现,那被自己两只骷髅鬼头包围的青年,脸上一片淡然,居然看不出些许惊色。

    “杀了他!”心知不妙,此老摇动手中法器,立刻下达攻击的指令。

    但是!

    让他震惊的事情发生了,那本该被两只骷髅鬼头吸去魂魄的青年,轻轻吐出一个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