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5章 崔画彤失踪
    第185章 崔画彤失踪

    徐玲玲今天穿着白色印花小背心,勒出鼓囊囊的山丘,黑色超短裙下一双笔直的大长腿引得那名门童暗暗侧目。

    崔画彤淡淡一笑:“安心啦,高敏下榻千帆船大酒店,不知多少人暗中关注,怎么会出事呢?玲玲你想得太多了,要知道,类似高敏这种ms娱乐公司的当红艺人,时间不知多紧……”

    说到这里,崔画彤眼中闪过一抹喜悦:“人家抽出时间接待我这个‘爱敏一生’后援团会长,已经相当难得了。我一定会拿到他第一手私家资料,大大扩张我们‘爱敏一生’的影响力。”

    眼见崔画彤越说越开心,徐玲玲眼中闪过一抹无力。要不是这段时间崔画彤闷闷不乐,她才懒得加入这个所谓的‘爱敏一生’后援团。

    韩方那群艺人帅归帅,看看就好,追星什么,可不是她徐玲玲的作风。

    “我还跟你一起进去……”徐玲玲有些放心不下。

    “人家指定邀请我一人……”崔画彤脸露为难,歉意说道:“要不下次?我等下和高敏提一下,争取下次带你一起?”

    “那算了,我到cat咖啡屋喝杯咖啡,你要回去就打电话给我。”徐玲玲无奈耸耸肩,钻进mini车。

    崔画彤向远去的mini挥挥手,转身满眼期待走进酒店大门。

    ……

    南粤鬼市,不管是狼巫铁木合的厉鬼凶咒,还是朴智章踢出的满天腿影。

    面对段皓的纯阳掌印,全部先后化为飞灰。

    那些狼型幽魂,一些被白丹青以掌心雷灭杀,一些被周天石拳掌轰成轻烟。

    等到尘埃落地,狼巫和朴智章已经踪迹全无。

    有人破口大骂异族猖狂,

    有人眼带玩味笑而不语,

    有人眼神微动心有庆幸,

    唯有段皓脸色淡然,反手收起一件散发莹莹绿光的物品。

    “哼,原来姓朴还有帮手隐于暗处,此事丰都门绝不会善罢甘休。”手中桃木杖狠狠墩地,孟婆脸色难看发出一声厉喝。

    周围众人纷纷大声叫好,周天石和白丹青相视一眼,同时在对方脸上看出一抹惊讶,唯有段皓嘴带浅笑。

    这时候,许槐林挂断了龙组本部,一边说着场面话,一边暗中打量段皓。

    ‘原来这两名宗师境都是测试这位段天南斤两的磨刀石,只是上面的人就不怕万一磨刀石太利,把刀磨断?’

    压下心中疑惑,许槐林宣布鬼市继续,周天石和白丹青眼见段皓没有说话,自然不会开口询问。

    他们两人找到各自带来的人手,继续购买修炼材料。

    段皓将手中的石头交给杜灵尘,揽着周馥兰弹性惊人的腰肢,款款向着鬼市深处走去。

    “天南,你刚刚藏了什么东西?”周馥兰大眼透露出好奇之色。

    段皓戏谑一笑:“一个小玩意罢了。”

    “我说以你性子怎么可能让对方离开……”周馥兰吃吃笑道,她精明得很,大眼一眨就猜出很多东西。

    杜灵尘反倒对引起此事的石头有些好奇:“少爷,这石头估计不是那朴姓宗师口中的重铁陨石吧。那东西,虽说稀有,但您想要,周家麾下可是有不少做矿石生意的老板。”

    轻声一笑,段皓点点头:“这东西真正的名字叫做精金矿石,其中能提炼出少许的五行金精。朴智章说是重铁陨石也没说错,因为里面九成乃是重铁,唯有剩下来的一成,既可能存在金精,也可能是无法利用的杂质。”

    “相比铸造世俗兵器的重铁,精金可是炼铸仙剑法宝的最基本材料。以朴智章的眼力,哪里看得出来?”

    听到段皓此言,周馥兰紧紧握住手中璃凤。

    段皓曾经说过,这口定情之物意义重大,日后如果得到适合天材地宝,便会帮她将这口短剑重新冶炼成仙剑法宝。

    小萝莉杜若早就眼馋周馥兰这口璃凤剑,听得这话连忙摇摇段皓的手臂:“少爷,帮若若炼制一口飞剑。”

    段皓淡淡一笑,拍拍她那小脑袋:“区区一块拳头大小的精金矿石,提炼出来的精金毕竟还是有限,别说飞剑法宝,能够体谅出一口大约寸许的袖珍符剑就算不错啦。”

    “您就是偏心……”

    笑闹之中,他们一行走到鬼市深处,相比街道两旁的摊位,这里只有一左一右两个大型展台。

    左边是川中丰都门拿出来交易的东西,右边是南粤龙组。

    两方势力的高手也全部坐镇此处,孟婆和许槐林明炎道人,连忙迎上来。

    南粤龙组之前为了拉拢段皓,早就将家底抖搂出来。他们知道没有一件东西段皓看得上,所以见礼之后,两人就站到一旁不再言语。

    “天南道友,不知你需要什么材料或者法器?”孟婆好奇看了一眼南粤龙组两人,试探说道。

    段皓面色平淡开口:“我需要一只炼制丹药的丹鼎,品质越高越好。”

    “炼丹鼎?”

    “炼丹鼎!”

    异口同声的惊呼,三人纷纷看向段皓。

    段皓好笑摇头道:“怎么了?难道两位组长忘记,当初南粤周园一事?”

    杜灵尘以为他们质疑段皓的炼丹术,沉声说道:“我家少爷的丹道水平,华国自认第二,无人敢跳出说自己第一。”

    “哈哈,天南真人勿要误会,您当初丹纹一说,传到龙组,可是让组内不少醉心炼丹的前辈恨不得南下过来与您请教呢。”许槐林抚掌大笑。

    “确实如此,杜管家误会了,我等只是好奇事情如此凑巧。因为孟婆前辈,这次从川中丰都门带来一件法器,正是一尊炼丹鼎。”明炎道人也连忙解释,总算让杜灵尘收起霁色。

    孟婆压下眼中一抹欣喜,沉声说道:“天南道友稍等,老身去拿丹鼎过来。”

    此老妪眼中异色,可瞒不过段皓,回想之前此老行事,段皓眼中笑意更加浓了。

    ……

    与此同时,千帆船大酒店大堂。

    “玲玲不用着急,兴许你那同学离开酒店后去了其他地方。她的家人正在赶来,毕竟不到24小时都不能报警。”徐天豪夹着雪茄,安慰着满脸担忧的徐玲玲:“这里毕竟是秀越区,大伯要动用道上的力量,必须间接找朋友帮忙,没办法很快出结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