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8章 这事只有他能解决
    第188章 这事只有他能解决

    千帆船大酒店,晚上九点,一辆黑色大奔呼啸停了过来。

    崔富贵推开车门,带着穆清,着急走进大厅,找到徐天豪和徐玲玲。

    “徐总,这次麻烦您了!”崔富贵对徐天豪拱拱手,后者淡淡点头。

    崔富贵转身对徐玲玲问道:“玲玲,彤彤跟你在这酒店大门口分别,大约是什么时候?”

    徐玲玲点点头:“今天早上九点,彤彤让我送她来千帆船大酒店。她说要会见韩方来的明星金高敏,我原本想跟她一起去,结果被彤彤拒绝了……”

    “你就这样眼睁睁看着彤彤一人进酒店,你安的什么心?听说这一届花城大学新生校花,你排名在彤彤之下,我看你就是嫉恨在心,不怀好意。”

    穆清打断徐玲玲,挥舞指甲冲上来:“说,你到底把我女儿藏哪里去了,如果彤彤有个好歹,老娘跟你拼了……”

    闺蜜失踪,徐玲玲原本就愧疚在心。

    听到穆清所言,鼻子一酸,一双凤眼蓄满水汽,呆呆站在原地,哪里还有往常的泼辣?

    崔富贵正聚精会神听徐玲玲讲述事情经过,没想到妻子又跳出来搞事,火大的他反手就是一巴掌过去。

    “啪!”

    这记耳光,在千帆船大酒店空旷的大厅中,响起数道回声,引起沙发上几对衣着不凡的男女注目看来。

    穆清脸颊浮现一只赤红的巴掌印,眼中惊骇瞬间化为羞恼。

    最重面子的她,哪里忍得下这口气,尖叫一声,撒泼起来。

    徐天豪眼神一厉,开口大喝:“特么反了?这关我侄女什么事?再吵吵,老子不客气了!”

    相比洗白多年,一脸和气的崔富贵,徐天豪不仅财力远超崔家,交往也是周豹赵伍这等平天区地下大佬。

    此时发怒,一身煞气吓得穆清差点吓得失禁,就算崔富贵也是心脏狂跳,犹如被一只猛兽盯住。

    如此大的动静,引来一名身穿高档西装的大厅经理。

    崔富贵上前交涉,对方不断摇头,最后客气请他们离开。

    “没用的,我已经跟他们打过交道了,韩方ms娱乐包下的那一层有保镖护着,进都不让进。”几人走出酒店,徐天豪递给崔富贵一根香烟。

    崔富贵摇摇手,眼中充满了担忧:“那经理说他已经问过ms娱乐公司的工作人员,对方说没见到彤彤。至于监控,他说必须拥有警方配合,才能打开给我们观看……”

    “崔老弟,报警也得24小时后,等到明天九点,黄花菜都凉了。监控更是简单,想来现在已经被人做手脚了。”徐天豪摇摇头,不屑看了一眼人来人往的千帆船大酒店。

    “你是百年老鬼,我是千年狐狸,在我徐胖子面前,特么演什么聊斋!”徐天豪呸了一口,这些弯弯道道,他可是祖宗辈的。

    穆清听得这话,捂着嘴巴哭泣起来,崔富贵自然脸色黑的可怕,他拿出手机,最后无奈长叹。

    自己已经洗白好多年,原先的关系都淡了。何况就自己认识那些人,能量也不足够和千帆船大酒店掰手腕。

    崔富贵拱手对徐天豪说道:“徐总,这地方你可有关系……”

    “崔老弟,要在平天区,谁敢搞这事,老哥给你担保,那人保证填海喂鱼。但这里可是秀越区,司马家的地盘啊。”徐天豪无奈长叹。

    崔家两口子来之前,他已经找关系了。可惜千帆船大酒店的幕后老板就是司马明剑,周家势力下的人,根本插不进手。

    穆清听到这话,眼前一黑,要不是崔富贵揽住,保管瘫倒。

    “我的彤彤啊!她这么漂亮的一个小姑娘,万一……”穆清干嚎起来,眼泪漱漱往下掉,让众人心中更加烦闷。

    徐天豪咬咬牙,对崔富贵说道:“现在最顶事,只能让一个人出面,保管好使。”

    “谁?”

    “哪位大人物?徐总您说!我崔富贵倾家荡产也去请!”

    崔家两口子惊喜看了过来,徐天豪嘿嘿一笑:“这位说来跟你们还有点关系,正是天南先生,段皓。”

    “什么!小皓?”崔富贵眼带惊讶,自从上次赌石大会之后,他就没再见过段皓。

    “他?不是吧……您不是说周家的势力都不顶用吗?段皓一个吃周家软饭的小白脸,能让周家与司马家开战不成?”穆清眼带狐疑看了过来。

    “我呸!什么叫吃周家软饭!你不懂别乱说,幸亏遇上我这好脾气,让光头豹听到,非让你吃调羹不行!”徐天豪开口厉喝。

    眼见穆清有些不服气,他暗暗摇头,难怪这家人不成气候,居然将天南先生当成吃软饭的小白脸。

    “罢了,言尽于此,要不是看玲玲和你家女儿是同学,我徐胖子可不会多事。万一让天南先生知道,说不定还怪我小徐多嘴呢?”

    听到他自称小徐,崔富贵和穆清表情更加怪了,你,徐天豪,远洋航运董事长,堪称航运界的大鳄。居然在一名小青年面前自称小徐,还要脸不?

    眼见崔家两口子的表情,徐天豪神色淡了下来,感觉跟着穆清呆久,说不定还会拉低自己的智商。

    他向崔富贵拱拱手,正想带走侄女,却发现徐玲玲已经从包包拿出手机。

    “喂,段皓吗?我是玲玲啊,彤彤出事了,你现在在哪?可以过来帮忙一下吗?”

    眼见侄女居然拨通了段皓的电话,徐天豪脸色都变了。

    这电话他原本打算让崔家打的,万一被段皓怪罪还有推托的余地。

    ……

    这时候,一列车队离开赵家村,飞快赶往云霞山。

    段皓一手揽着周馥兰的娇躯,一手拿着手机,听到徐玲玲带着哭音的请求,眉头微一皱。

    如果徐玲玲失踪了,他看在两人之间的友情和徐天豪的面子,倒不介意走一趟。

    但是……

    崔画彤崔大小姐吗?

    对于这个女子,他实在不想与其再有交集。

    “嗯,这样吧,我将周承祖的电话给你。你打电话给周四爷,就说我段皓说的,让他派人去解决。”段皓淡淡开口。

    他同时抓了一把怀中某人的要害,引起一声诱人的嘤咛,总算那只不断祸害自己腰间软肉的小手消停下来。

    那边徐玲玲开着免提,众人听到段皓这话。

    穆清撇撇嘴:“开口就是周四爷,还真当自己是大人物了。”

    崔富贵狠狠瞪了她一眼,正想开口,徐天豪已经无奈说道:“天南先生,这事可能四爷出面也不好使,对方背后站着司马明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