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1章 秦家要不出事
    第191章 秦家要不出事

    正当司马明剑气得发抖,赶往三十一层找朴智雅要人的时候,千帆船大酒店门口,停下一辆路虎揽胜。

    驾驶座跳下一名身穿黑背心,脖挂大金链子的光头壮汉。徐天豪和崔富贵见到周豹,正打算过来,却见他打开后车门,迎下段皓和周馥兰。

    崔富贵拉起满脸不情愿的穆清,两口子正准备过去,发现徐天豪已经拉着徐玲玲冲上去。

    “天南先生,事情经过就是这样……”徐天豪一点也不放过抱腿的机会,上来就把崔富贵台词给抢了。

    等崔家两口子过来,发现段皓已经了解事情因由。崔富贵轻声长叹:“小皓,没想到得麻烦你,如果事情难办,你不要勉强,等天亮后报警,我们走法律程序……”

    穆清把脸扭开,对于丈夫将希望寄托在段皓身上,她本来就不看好。要不是因为段皓,以秦仕当初秀越区区长的地位,今天这事还不是一句话就能解决?

    段皓拍拍崔富贵的肩膀,淡然说道:“富贵叔不用担心,我在路上已经给司马明剑打了电话,想来他也差不多到了。”

    什么?

    打电话给司马明剑?

    崔富贵脸色微变,他也是道上混过,自然知道司马明剑的名头。

    司马家二爷,明剑先生,秀越区地下帝王。

    别看周承祖总与此人打对台,但在花城稍微有点地位的人都知道,前者比起司马明剑,不管实力还是地位,都是差上不少。

    ‘上次在赌石大会,小皓确实被两家奉为上宾。不过相比有意下嫁女儿的周家,司马家除了欣赏小皓的赌石技巧,想来只是顾忌他的武力。不好!这两家都是世仇,万一周家高层……知道小皓求到司马明剑头上……’

    崔富贵想到这里,有些后悔向段皓求助,他怕段皓为了自己一家,做出超乎其能力的举动。

    更何况这么长时间,以自己女儿的姿色,不该发生想来也发生了,总不能让段皓也搭进去。

    正当崔富贵准备开口时,穆清已经冷冷看了过来:“一句话,你能不能帮忙?要是没这能力,就别耽误我们救援彤彤的时间,你还打电话给明剑先生,这牛也是你能吹的?”

    这话一出,徐天豪和周豹脸色都黑了下来。

    尤其前者徐天豪,他身为远洋航运的大老板,看在侄女面子上放下生意,为崔家从早上陪到午夜。

    亏他还到处托关系找人脉,现在穆清这话,完全指着和尚骂秃子,完全跟当场打脸没什么区别了。

    至于周豹,他向来以云霞山沧澜居门下走狗自居,要不是段皓在场而且没发话,他保证立即翻脸。

    发现妻子一句话,得罪这么多人,崔富贵连忙喝道:“住口,你再乱说,马上给我回家去。”

    段皓淡淡一笑:“有没吹牛,等下见到司马明剑,你自然就知道。”

    穆清说完原本有些后悔,不过听到段皓这话,火气又冒起来:“难道我说错?你攀上了周家,莫非不知周家和司马家是世仇?居然还打电话给明剑先生,这话花城三岁小孩都骗不过。”

    “要不是你上次把秦区长弄下台,今天这事能发生吗?”

    “我的彤彤啊!你怎么这么命苦!”

    眼见崔富贵要抽自己,穆清干脆哭嚎起来。

    此时又有两束车灯传来,却是一辆半旧的本田飞度,却是得到消息,赶过来的肖斐和秦风。

    见到打滚哭嚎的穆清,秦风向崔富贵问道:“崔伯伯,听说彤彤出事,我和肥仔赶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相比之前的大少派头,现在的他洗尽铅华,要不是看向段皓的目光依旧复杂,谁能猜到这名青年就是前区长公子。

    “秦风,事情是这样……”这电话是徐玲玲打的,连忙站出来。

    穆清起身挤开徐玲玲,抓住了秦风的手臂:“秦少,您爸爸还有关系留下来没?我们怀疑彤彤被千帆船大酒店扣下,现在还没到报案时间,你能不能……”

    秦风黯然摇头:“官场之上,落井下石者多,雪中送炭者少。别说关系了,我家那些产业都被一些人通过各种手段夺走。现在要不是肖家收留,我们母子已经无家可归了。”

    “那你过来干什么?你又帮不上忙?”听得这话,穆清脸色变了,她甩开秦风的手臂,转身指着段皓嚎起来:“这些事都得怪你,要不是你把秦仕拉下马,那会有这么多事情?”

    秦风拦住打算上前争辩的肖斐,他暗暗长叹,看向段皓的眼神很复杂‘此人果然没说错,离开我父亲,我秦风什么也不是……’

    面对撒泼的穆清,两世为人的段皓,自然懒得理会,可惜这泼妇不依不挠,却惹火了另外一人。

    “够了!你这个也不信,那个也不信,干脆就等到天亮去报警。”一声娇喝瞬间让穆清闭嘴。

    原来是周馥兰看不过去了,她微抬下巴走前一步,一双大眼紧紧盯着穆清,眼神蕴含的威仪压得穆清连连后退:“说得好像除了我们,你还有什么了不得的关系可以找一样,要是有,早就把人捞出来,还用得着求到天南头上……”

    这少女可是从小就被周天石带在身边培养,只不过跟了段皓,她开始有意识降低自己存在感,心甘情愿做个小女人罢了。

    现在发飙起来,这股气势,不仅压得穆清簌簌发抖,崔富贵脸色微变,就是徐天豪与周豹这种江湖大豪,也得默默低头。

    眼见场面被周馥兰镇住,段皓轻咳一声:“你跟个泼妇计较什么?我爸妈还是喜欢女孩子文静一点。”

    “呀!”周馥兰小脸微红,发出一声轻呼。

    眼见段皓伸手将这贵女揽住怀中,众人才发现加诸自己身上的无形压力骤然消失,纷纷松了一口气。

    这时候,一名带着眼镜,身穿黑色西装的中年人走了过来,他看着段皓等人试探问道:“敢问,那位是天南先生?”

    崔家两口子和徐天豪徐玲玲四人眼神微变,这位正是今天打过交道,千帆船负责人之一。只不过,对方怎么脸颊微肿嘴角溢血,好像被抽了好多巴掌。

    “嗯,可是司马的人?”段皓淡淡看了过去。

    “没错,明剑先生已经上去要人,他让我向天南先生告罪,说此事必定给您一个交代!”

    眼镜西装男的话,瞬间让崔家两口子都张大了嘴巴,周豹不屑一笑:“司马明剑算什么,司马明空在这里,面对天南先生,也是连屁都不敢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