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3章 谁是主客
    第193章 谁是主客

    青蓝大厦顶层,一处装饰豪华的房间之中。

    暗盟四人身裹黑袍,盘膝而坐,对面是手持牛骨法杖的狼巫和身穿卓月白袍的朴智章。相比来华之前的满脸倨傲,现在朴智章谦虚得很,聚精会神看着对面侃侃而谈的领头老者。

    “情况就是这样,段天南与慕容家族少主慕容王孙结怨。慕容王孙付出一些代价,希望我们联合他手下另外一名道门真人,于五天后慕容家拍卖会,对付段天南。现在有朴先生加盟,段天南绝对死路一条。”

    ‘好,既然你不给面子,我就联合暗盟和狼巫,抢先杀了你。免得你这种自诩为正义的家伙,阻拦了我大韩方国娱乐入侵的大计……’朴智章眼神微凝,相比暗盟和狼巫,这位段天南完全划归到‘正道’一方。

    譬如向普通民众下手一事,暗盟和狼巫听后也就一笑而过,但段天南,可是宁愿不要自己那两千灵能,也要将自己毙于掌下。如果能借助这边的力量将其灭杀,最少在华期间,自己能够睡个安稳觉。

    领头老者看了他一眼,淡淡一笑:“慕容王孙委托一事,朴先生也算出力,理应分得一些好处。这是对方送上来的礼物清单,朴先生看上什么,直接挑吧。”领头老者眼中闪过一抹精光,抛给朴智章一面青玉板。

    ‘还有这好事,看来暗盟也没想象中那么坏啊?’朴智章眼带欣喜,接过青玉板一看,发现其中不少东西还真是自己急缺之物。

    眼见此人埋头挑选,狼巫脸上露出一抹不屑,这完全就是属于那种被卖了还帮数钱的货色,亏自己还打算和他结盟。

    ……

    千帆船大酒店,三十一层,ms娱乐公司临时落脚点。

    全场听到司马明剑这话后,不管是司马家的人,还是韩方朴家的人,都是脸露惊骇,集体失声。

    宗师境,寥寥三个字,几乎代表站在修炼界最顶端那一层的存在,更何况道武双修……

    朴智雅心中大骇,她知道,到了司马明剑这个地位,绝对不可能在这种事情上哄骗自己。

    ‘道武双修宗师境,该死,此人恐怕朴大人也对付不了……’满嘴苦涩,朴智雅内衣瞬间被冷汗浸湿,而未等她想出破局方法的时候,一个戏谑的声音从房外传了进来。

    “呵呵,人挺多,看来都在。”

    众人寻声望去,发现脚步嘈杂,七八名男女簇拥着一名年岁大约二十,相貌俊朗的青年走了进来。

    这青年嘴角含笑,揽着一名身材高挑,面貌妩媚的少女。他进门后,双眼横扫全场,但凡对上其眸光,无不感到浑身冰凉,彷如深藏心里的秘密都被看透一样。

    “哼,你是何人,这里是韩方ms娱乐公司在华临时驻地,未受邀请,请速速离去!”金高敏被段皓眸光逼退一步,恼羞成怒,跳了出来。

    “请问您是不是韩方ms娱乐公司,金高敏先生?”一个满眼着急的中年贵妇从旁边冲了出来,她紧紧握住金高敏的双手,低声哀求道:“金高敏先生,我女儿就是崔画彤,她到底有没来过,我们都找了一天了,呜呜呜……”

    “白痴,你女儿丢了来找我干什么?来人啊,把这蠢女人给我拉开!”金高敏用力甩着手臂,结果却被穆清死死抓住。

    “快放开金先生,要不我们不客气了!”

    “人口走失,那是华国警方的事情,来我们这里闹干什么?”

    韩方那边几人冲出来怒喝连连,崔富贵也上来拉扯,最后穆清放开了双手跪在地上痛哭。

    “哼,我看你们这群人,完全就是来闹事的,全部给我滚!”金高敏揉揉被穆清抓得发痛的手臂,高声厉喝道。

    司马明剑原本打算过来见礼,却被刚刚穆清打断,现在迈出一步,又被段皓打断:“韩方人在华国的地域赶走华国人,当真滑天下之大稽。”

    穆清猛然站了起来:“够了,你在这里大发厥词,得罪了韩方人,彤彤要到哪里去找?”

    韩方众人轰然大笑,那四名修炼跆拳道的暗劲高手,更是站了出来。

    “这态度还差不多,你们求人办事,就别给我们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表情。”

    “道歉,赶快道歉。”

    “看在你们丢了家人的份上,现在道歉,我们就放你们离去”

    四名暗劲高手其中那名领头男子,更是指着段皓用生硬的华语说道:“华国人,一、向金先生道歉,二、断一只手……”

    段皓懒得听他说完,屈指一弹:“咔嚓!”

    伴随清脆的骨裂,拥有暗劲初期实力的青年,感到一股剧痛从手腕传来。凭借多年来习武对自己身体的感知,他知道自己的手废了。

    “如你所愿,断一只手。”段皓戏谑一笑。

    “你……”

    “好大胆子,你居然偷袭我师兄……”

    “我们都是韩方朴家名下跆拳道馆的武者,你的举动,完全可以视为向韩方朴家宣战……”

    穆清看着这一幕,完全呆了,她发出一声尖叫向着段皓冲过来:“你……你这滚蛋,得罪了韩方人,老娘跟你拼了!”

    “啪!”一记耳光,将她抽了个踉跄,原来是崔富贵出手了。

    “这些杂种根本就不想放彤彤,要拼也是跟他们拼!”赤红双眼,崔富贵抄起一只花瓶,猛然一敲,锋锐的裂口冲着金高敏喝到:“姓金的,今天你不把我女儿放出来,老子就拖着你冲着三十一楼跳下去。”

    秦风和肖斐连忙扑过来,抱住崔富贵生怕他做傻事,只是他们两人的体力,崔富贵一手就把他们推开了。

    正在这时候,两根手指从旁边伸过来,轻轻一搭夹走崔富贵手中的花瓶。

    “富贵叔,放心,有我在这里,今天他们交也得交,不交也得交。如果彤彤出了事,对方所有人,全身骨头一根根,我全部拆给你。”

    段皓随手将破碎的花瓶扔掉,语气淡然,话中蕴含的冷意却让韩方四名暗劲高手心中一寒,同时后退了一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