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6章 宗门的传承
    第196章 宗门的传承

    时间拉回半个多小时,青蓝大厦顶层,一间装饰考究的房间。

    暗盟领头老者手中飞快结着繁复的指印,口中不断轻诵玄妙符咒,无数橙黄光符冲刷朴智章手心一点散发萤绿光芒的印记。

    “大意了,之前我等都小看了那段天南,看来大满祭祀一事,十有**乃是此人所为。”看到这一幕,矮胖的张真人沉声说道。

    出身青牛谷的道门真人,忌惮点头:“好在之前为了不打乱计划,老夫下令青牛谷暂停南粤攻略,此时想来,真是歪打正着。要不然,有此人在,来多少伪宗师境也是送菜……”

    另外那人虽然没有开口,眼中也闪过一抹后怕,狼巫见状冷笑一声:“嘿嘿,本巫亲眼所见,有必要骗你们?”

    他手持牛骨法杖,黑袍下黑烟此起彼消,正在用秘法检查自己有没被段皓种下标识。

    过了片刻……

    朴智章手心那点萤绿终于在领头老者秘法冲刷之下消失,领头老者袍袖一挥,淡淡说道:“朴先生身上的标识已经被老夫消除,段天南无法再寻觅上门了。”

    “诸位为何不设下埋伏,趁机将来袭的段天南解决?”朴智章道谢之后,疑惑问道。

    “青蓝制药可是南粤首屈一指的医药系大企业,以我们宗师境的实力在青蓝大厦这种地标性建筑上动手……”领头老者轻咳一声,眼神微动继续说道:“动静太大了,不仅可能引来南方军区的注意力,更可能牵连到为我们提供便利的青蓝制药集团。”

    “原来如此。”朴智章自然知道青蓝制药这种大企业,后面也肯定站着修炼宗门,眼下看来,很可能就暗盟某位成员控制的。

    众人暗暗冷笑,顾忌青蓝制药是一方面,那具血棺才是最要害的东西。

    一旦在这里开战,万一血棺暴露在世人面前,到时候十八年前的事情必定捂不住。南方军区的贺太行,这些年可是联合其他军区,不断搜寻暗盟的下落。

    ……

    这时候,天云帝菀,崔家别墅。

    洗漱后穿着一领真丝睡袍的崔画彤,眼中依旧还残留着离开千帆船大酒店时的惊骇,她双手搂着雪白的玉臂,簌簌发抖坐在柔软的睡床上。

    崔富贵站在房门之外,轻声叹息:“彤彤,这次好在有小皓帮忙,要不然真不知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韩方那几个臭钱,老爸拒绝了,顾忌你的名声,也没要求他们登报道歉。很晚了,你早点休息吧。”

    等到崔富贵带上房门离开,回想直到分别时依旧没向段皓说出的那句话,崔画彤美目微红,忍不住流下悔恨的泪水,低头喃喃道:“谢谢……”

    段皓这边,戴万山在半途就下车了,临走时此老转达了贺司令的歉意,后者言明因为‘考验’一事,会对段皓做出补偿。

    周馥兰慵懒偎依在段皓怀中,不屑说道:“空头支票而已,说补偿也没个章法。”

    段皓戏谑摇头:“贺司令这只老狐狸,处处不忘给我挖陷阱。如果接受了他的补偿,不就坐实我接任国际狩猎队伍队长吗?”

    “那……你刚刚为什么不直接拒绝戴老?”周馥兰咬咬手指,嘟囔道:“其实我上次也问过爷爷,这国际狩猎据说关系到华国大利益。似乎能让人一步登天,如此说来,莫非你打算答应?”

    段皓笑了笑,指着车外夜空满天星斗说道:“我段天南的路在星空之中,世俗的权势,对于我说,犹如过眼云烟……”

    周馥兰听到这话翻翻白眼,段皓好笑拍拍她那桃瓣:“好歹要进我段家的门,总不能委屈了我们的周家小公主吧,更何况……”

    眼见段皓抬头北望,周馥兰心中微酸,她早就知道段皓心中住进一个人,对方乃是京城某世家的嫡女。

    此时,几辆开往云霞山的豪车,前面那辆路虎坐着杜灵尘师徒,丰都门人开着周豹那辆卡宴紧跟其后。

    卡宴车上,白无常迟疑说道:“师尊,一尊法宝胚胎,就这么直接送给段天南……”

    孟婆苍老的双眸微微一动:“要不然你说如何?”

    “这……徒儿不是舍不得幽炎鼎,只是白真人那重塑体魄一事,实在……”白无常说出心中疑惑,此刻的他双眼清明,哪有得知白丹青重塑体魄那时的惊骇之色,

    其实他是孟婆的大弟子,乃是孟婆五十多岁下山游历带回的孤儿,两者关系亦师亦母。

    “呵呵,我们有得选择吗?信也好,不信也罢。对方可是有两尊宗师境道门真人,如果加上周天石这位刚刚晋升的武道宗师。那总共就是三尊宗师境。”孟婆好笑看着白无常:“为师如果不压制体内阴毒,确实能抵御一人。其他两位呢?你护得下幽炎?”

    白无常张了张嘴巴,眼露沮丧不再开口。

    “痴儿,幽炎本就是不祥之物,哪怕段天南无法医治为师体内阴毒,好歹凭借此物能够与对方结个善缘。”孟婆眼露慈祥,骨瘦嶙峋的右手拍拍白无常的肩膀:“为师坐化后,你要善用这段因果交好沧澜居,为师有预感,日后一统南粤修炼界,十有**就是段天南……”

    孟婆语调逐渐压下,犹如交代后事一般,白无常听得连连点头,眼神时而炸出精光,时而黯淡无色。

    一个宗门,传承多年,最重要就是审时度势。区区一件不知何时能够爆发的幽炎鼎,如果能够换来一尊宗师境强者的友谊,说起来,丰都门还是赚了。

    不用多久,车队停在云霞山山巅,下车之后,孟婆和白无常,看到面前翻滚的迷雾,两人脸色一变。

    “这……这难道是护山迷阵?”白无常惊疑不定问道。

    杜灵尘抚须微笑:“白道友没有说错,这正是少爷布下的护山迷阵。”

    言罢,杜灵尘袖中指诀一变,袍袖一挥,迷雾翻滚,露出一条蜿蜒曲折的小径,尽头屹立一幢隐于夜色中的别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