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7章 让丰都门震惊的沧澜居
    第197章 让丰都门震惊的沧澜居

    因为周天石和白丹青护送各自家族采购的修炼材料回去,段皓又接到崔富贵求助电话中途离开。所有接待丰都门一行,便着落在杜灵尘师徒身上。

    相比之前为了进青牛谷混个初级客卿,还得抱司马天风的大腿的赛思邈。眼下的杜灵尘,别说面对白无常这等丰都门高层,就是面对孟婆这位成名于前朝的老牌宗师境,也是不卑不亢,谈笑风生。

    他让杜仲在沧澜居外招待几名跟过来的丰都门门人,自己带着孟婆和白无常来到大厅落座。

    “咳咳,难怪天南道友会买下幽炎鼎,没想到连杜管家在丹道上的造诣,也竟然如此精深。”孟婆自从踏入沧澜居,眼中的震惊就从没消退过。

    不管沧澜居内那比丰都门禁地还要浓郁的灵气,还是杜若拿出来款待自己师徒的灵茶,孟婆发现自己都远远低估了这位骤然崛起的道武双修宗师境——段皓段天南。

    想她成名于前朝,如今已一百三十三岁高龄,堪称华国当代宗师境年岁最长。

    身中阴毒数十年,久病成医,不管医道还是丹道,她都是有所涉及,而且自认水平不错。

    因此段皓夸下的海口,哪怕有白丹青作证,她也是将信将疑。

    只不过此老也有自己的算计,原本打算与段皓坐而论道,避免幽炎鼎送出去,反而人家把丰都门当成冤大头。

    没想到,正主还没切磋,人家派个管家出来……

    无论医理,或是丹道,眼前的老者侃侃而谈,其中一些理论极为高深。虽然自己眼下听得似懂非懂,但却总感到只要弄清,就能理顺自己一些丹道上的难题。

    旁边的白无常也看呆了……

    想他得知段皓有事离开,这一路上可都是憋着火,你段天南把我这个丰都门长老晾着也就算了,我师尊可是威震华国南方修炼界的丰都孟婆。

    你们就派出一个管家来接待?

    可惜,现在他真的服了,这老家伙虽然修为一般,但在丹道上的造诣。暗暗抽了一口冷气,他乃是被丰都门培养出来接任孟婆的高层,自然知道一名炼丹高手,对于一个门派的发展是何等重要。

    白无常拿着手中的灵茶,双眼都发直了‘仆人尚且如此,主人要该如何了得?’

    看着对面两人表情,杜灵尘嘴带微笑,自己原本就是华国中医界的国手,号称赛思邈。自从入了沧澜居,又有少爷送的丹书,现在的丹道水平虽然比起少爷依旧犹如沧海一粟,但随便挑点《丹道入门》上的理论,都能虐死你们。

    “呵呵,两位,这高级灵茶常饮能够提升修为,甚至能提高些许破境的几率。”杜灵尘得意拿起茶壶,继续为对面两人满上。

    “什么?此物竟然能够帮助修炼者突破境界?”孟婆豁然惊叫。

    白无常也是眼神微变,如果说沧澜居拥有帮助修炼者突破境界的丹药,他肯定是信的。

    毕竟这里可是坐镇段天南与杜灵尘这两位炼丹师,但眼前这所谓高级灵茶,一看就是接待宾客之物……

    正当他们师徒还没消化这信息的时候,一只在实体与虚幻只见变幻的小龟,慢吞吞从他们面前游过。

    “咳咳,两位不用惊讶,这是云霞山灵脉化型之物……”杜灵尘轻咳一声。

    ……

    对面两人已经无言以对,正尴尬的时候,段皓带着周馥兰从外面走了进来。

    “呵呵,不好意思,途中出了点小状况,真是招待不周。”段皓淡淡一笑,惊得白无常口呼不敢。

    如果之前有点小情绪,眼下见到人家的底蕴,就是孟婆也不敢托大。

    她定定神,对段皓说道:“天南道友,老婆子这伤势……”

    “放心,一颗纯阳丹便可解决道友的伤势。”段皓淡淡一笑。

    白无常连忙站起来:“天南真人,材料问题由我们宗门提供,这点规矩我们还是懂的。”

    “没错,丰都门虽然这几十年来没落了,不过宝库内还存有不少当下修炼界绝迹的天材地宝。天南道友写张列表出来,老婆子立刻让无常回宗门去取。”孟婆怪笑一声,相比之前的将信将疑,她现在对段皓真的信服了。

    段皓闻言点点头:“既然如此,我立刻写给你们。”

    很快,白无常拿着段皓写出的列表转身离去,孟婆体魄已经接近崩溃,自然留在沧澜居修养。

    让杜灵尘给孟婆安排房间,段皓带着幽炎鼎,开始闭关。

    “呵呵,幽光铁,这东西可难不倒我段天南。”段皓淡淡一笑:“原本就是一件半成品,再让你们这些半吊子炼丹师瞎折腾,不出事才怪。”

    暗暗摇头,段皓大致一看,已经发现幽炎鼎铭刻了七八个错误的阵法。

    “罢了,磨刀不误砍柴工,只能先祭炼一番在炼丹。”轻声一叹,段皓屈指连弹,几块玉符炸出浓郁的灵气,激活了地面一个刻画繁复的阵法。

    夺天阵!

    为了再次炼制幽光鼎,段皓打算抽取云霞山灵脉丰沛的灵气相助……

    眨眼数天过去,期间郑天彪过来一趟,不过被杜灵尘拦了回去。

    这日。

    沧澜居大厅之中,两名老人正在手谈。

    茅昭元手持黑子落下,屠杀了孟婆一条大龙,后者眉头微皱,干脆掷子认输。

    “呵呵,孟婆前辈,您的心不定啊!”茅昭元呵呵大笑,袍袖一挥,棋盘上黑白两子各自飞回棋盒之中。

    孟婆伸出干瘦的食指笑骂道:“你这老小子居然敢讽刺老婆子,你师父都不敢这么放肆,见到老婆子都得叫声孟婆大姐。”

    茅昭元嘿嘿笑道:“要是上丰都门,老夫可不敢如此,现在你我都是沧澜居的客人,地位可是相同……”

    “好一个歪理,难怪茅大方说你这老小子表面鲁莽,内里狡诈。”孟婆气极而笑,顿顿拐杖喝到:“老婆子不就前天跟杜管家打听拍卖会一事,你至于如此吗?”

    “嘿嘿,丰都门这些年代理南粤鬼市,财力不凡啊。”

    “哼哼,你们茅山派,符篆生意都发展到内销转出口,上次菲洲土巫那笔订单,你们赚了不少吧。”

    眼见两人唇枪舌剑,杜灵尘只能装木头,自从自己上次向孟婆发出拍卖会邀请后,这样的场面这几天发生很多次了。

    正当两人之间火气越来越大,杜灵尘满头冷汗的时候,段皓的房门终于缓缓打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