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8章 法器拍卖会前
    第198章 法器拍卖会前

    段皓手提数只长颈玉瓶,嘴带微笑推门出来。

    闭关期间,他花费三天,将幽炎鼎祭炼成一件中等法器。

    果然!

    这尊幽炎鼎虽然级别不高,但也比虚鼎靠谱得多,成丹率大大提高。如不是记挂慕容家的法器拍卖会,他恐怕会将小杜若这段时间种植出来的材料,全部炼制成丹药。

    “不愧是天南道友,看这情况,似乎已经成功使用幽炎鼎。”孟婆豁然起身,丰都门得到幽炎鼎八十八年,前后搭进去五名宗师境道门真人的性命,结果一炉丹药都没炼出来。

    现在见到段皓手中的瓷瓶,她羡慕之余,也暗暗佩服段皓的丹道水平。

    茅昭元身为茅山派长老,自然听过幽炎鼎的事情,得知段皓用此鼎炼丹,也是暗暗咂舌。

    “呵呵,明劲期和暗劲期的丹药,我各开三炉,结果全部成丹。”看了他们一眼,段皓将手中六只瓷瓶放到大厅桌上。

    “这……六炉丹药……居然全部成丹!”茅昭元暗暗咂舌。

    青牛谷号称以丹道立宗,据说成丹率只有六成。这还是炼制明劲期的丹药,如果炼制暗劲期丹药,估计青牛谷那几位老不死出手,最多也只有四成成丹率。

    孟婆紧紧盯着桌上六瓶丹药,深吸一口气说道:“天南道友,老婆子一生从没说个‘求’字,今天看来要破戒了。老身求您将这六瓶丹药卖与丰都门,价格您只管说。”

    “不行!”

    “怎能如此?”

    段皓还没开口,两声厉喝已经响起,除了对孟婆怒目而向的茅昭元,还有在杜仲陪同下,带着周承祖大步流星走进来的周天石。

    “嘎嘎,区区六瓶丹药,难道两位连这点面子都不给?”孟婆怪笑一声,那一直端在左手的破瓷碗骤然冒出淡淡黄光,碗内不知何时已盛了半碗灵水。

    “好一句区区六瓶丹药,孟婆前辈真当我们是三岁儿童?”

    “青牛谷每季丹药的总产量,估计也就差不多这些,何况天南炼制的丹药要比青牛谷药力更强,川中丰都门好大的胃口。”

    茅昭元与周天石脸色大变,一人手结指印,一人气蓄双掌。

    眼见三人即将在大厅动手,段皓好笑说道:“孟婆道友,你在我这沧澜居动手?不妥当吧!”

    孟婆闻言一震,悻悻哼道:“老身给天南道友面子,要不然,一定要让你们两个小辈好看。”

    眼见这老妪收起瓷碗,茅昭元和周天石都松了一口气。

    “还好这老妖婆给天南真人面子,要不然咱两人并肩上,估计都够呛。”茅昭元感慨看了一眼开口喝止孟婆的段皓,眼中闪过一抹惊讶。

    周天石冷笑一声:“天南修为通天,这老太婆真翻脸,他也能反手镇压,昭元真人多虑了。”

    ‘周天石可真能吹,孟婆辈分也好,资质也罢,只不过比贫道宗门凌凤骄天师稍弱些许。你这孙女婿才几岁,居然反手镇压……’茅昭元心中暗笑,嘴上却没有反驳。

    他缓步上前,盯着段皓放在桌上的丹药说道:“按照贫道看,不如你我三家各买两瓶……”

    “昭元真人,我之前已经说过,这些丹药都是准备在拍卖会上拍卖的。”段皓轻咳一声,好笑对茅昭元摇摇头。

    茅昭元听到这话,脸上笑容淡了下来‘贫道留在沧澜居,不就是为了近水楼台先得月。眼下你段天南一句不卖就了结,也太不给贫道面子了。’

    压下心中怒火,茅昭元看向孟婆,眼中闪过一抹玩味。

    这老妪脾气可火爆得很,六瓶丹药,足够让丰都门门人实力增强不少,就不信这老妪不发作。

    可惜……

    茅昭元这次真的失算了。

    只见孟婆眼带不舍,缓缓吐出一口浊气:“既然如此,老婆子立刻通知宗门,让无常携带灵能过来参加拍卖会。周家主,敢问拍卖会的时间是……”

    周天石看了段皓一眼,沉声说道:“明天乃是慕容家举办的法器拍卖会,周家拍卖会时间定在七天之后。”

    “七天啊,时间勉强足够!”孟婆淡淡点头,转身掏出一方青玉板,开始书写符文。

    犹如之前茅昭元,她深知段皓眼下声名不显。如果说竞争对手只有茅山派的话,凭借丰都门多年来代替南粤举办鬼市积累下来的财富,还真的不憷这群牛鼻子。

    茅昭元完全无语了,他呆呆看着不断用青玉板与丰都门高层交流的孟婆,心中狂呼道‘这老妖婆,什么时候这么容易说话了?’

    ……

    花城郊外,慕容山庄。

    一名身穿月白唐装,年岁大约五十出头的男子,负手站在书房,慕容家族家主,花城商业圈的传奇——慕容虎城。

    他看着外面来回忙碌的佣人管事,淡淡说道:“因为你上次的失误,导致原本预计在明年举办的法器拍卖会提前。为父干脆广邀南粤、西云、闽西三地的富豪名流前来参加。这些人都是背后有大能量的,你明天可要安排好,不许再出岔子了。”

    慕容王孙轻声笑道:“父亲放心,我已经安排下天罗地网。明天别说段皓,就是那些冲着拍卖会法器来的修炼界高手,我也能随时镇压。”

    “哼,你也胆子够大,居然与暗盟联系。”慕容虎城豁然转身,开口让慕容王孙脸色一变:“你可知道暗盟是些什么人?如此行径堪称与虎谋皮……”

    “咳咳咳……慕容家主这话老夫可不爱听,要知道,当初可是令公子通过柳丙丁求助我们的……”轻咳声中,暗盟领头老者缓缓从书房角落走出。

    慕容王孙眉头一皱:“前辈身为宗师境高人,居然行窃听一事,这太说不过去吧。”

    “老夫正好过来与慕容家主商议事情,慕容公子多虑了。”领头老者淡淡看了慕容王孙一眼。

    慕容虎城拦下准备反驳的慕容王孙,看着对方淡淡一笑:“阁下放心,我慕容家族的人,做生意最讲信誉。王孙答应你们的好处,绝对不会少,只是明天拍卖会,干系重大……”

    “放心,要不是你们给出的东西确实稀罕,你真当慕容家族能够驱使我等?嘿嘿,明天事后,我们自会离去……”阴恻恻的笑声还没消散,领头老者已经化为一道黑影缓缓消散在书房,留下脸色十分难看的慕容王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