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5章 剑修?你也配?
    第205章 剑修?你也配?

    剑锋泛寒,衣裳剌剌。

    平供奉眼带冷意看着段皓,手中长剑三寸剑芒吞吐不定,所站之处剑气丝丝作响,平整的地面被割出无数道细小裂缝。

    “嘿嘿,平供奉乃是花家玄级供奉,人家可是一名宗师境的剑修,段天南,你有什么遗言,早点交代吧。”花瑞聪哈哈大笑,看着段皓犹如死人。

    段皓淡淡瞥了那平供奉一眼:“剑修?凭你也配?一个连剑气都控制不了的人,别侮辱了剑修两个字。”

    “竖子无礼!”平供奉勃然大怒。

    正当他准备出剑的时候,一阵嘈杂的脚步声传了过来。

    刚刚花瑞聪的惨叫惊动了拍卖会上不少人,走在最前面,便是慕容虎城父子两人。他们看到躺在地上的花瑞聪,眼中闪过一抹精光。

    “段兄,小弟好意邀请您参加家族拍卖会,为何要打伤我的贵宾。”慕容王孙扶起花瑞聪,愤然看向段皓。

    慕容虎城也是冷冷说道:“天南先生,您迟到也就罢了,居然还打伤花少爷,我想,您总得给个解释吧?”

    这两人半路就遇到那些前去报讯的迎宾管事,自然知道事情经过,只不过眼下段皓与京城花家杠上。如此天赐良机,如果不能利用一二,慕容虎城和慕容王孙岂不是浪得虚名?

    “不是的……事情是……”肖斐见状连忙上前解释。

    可惜他话未说完,慕容王孙已经冷冷喝到:“你是何人?这场拍卖会宴请的宾客上可有你们几人名字?”

    肖斐和秦风等人同时哑口无言,总不能说为了长长见识,让段皓带他们过来,这也太丢脸了。

    花瑞聪冷冷笑道:“此人大发厥词将京城花家视如无物,如果慕容家主不见怪,本少准备与平供奉先向此人要个说法。”

    “咳咳,双方都是慕容家族的贵客,老夫实在无法偏帮一方。哎……”摇头叹息,慕容虎城故作为难。

    慕容王孙压下眼中笑意说道:“段兄,馥兰,请恕小弟无能为力,双方都是好朋友,看来只能让你们自己解决了。”

    徐玲玲气急,正准备上前,崔画彤见状连忙拦住,这形势明显就是慕容家族打算作壁上观。

    看来段皓根本就不是慕容家族的贵宾,自己这次真是来错了,别说能不能参加拍卖会,还是担心如何顺利脱身吧。

    郑天彪脸色也沉下来,他一旦亮出官方的身份,花家自然有所顾忌。

    毕竟他也是花城公安局局长,京城花家牛逼,也不能在一位市级公安局局长面前行凶,要不然便是接打华国官方的脸。

    只是如此一来,他就是坏了规矩,日后别说上爬,哪怕贺司令也保不下他。

    正当郑天彪为难的时候,场中又来了几名气势不凡的男女。

    “周老,白道长,司马明空……”轻声念出这几人姓名,郑天彪惊讶发现来的这几位,脸上一点担忧都没有,反而看向那持剑中年男子的眼神充满了戏谑。

    “难道说……”

    多年刑侦线上的经验,瞬间让郑天彪收住了脚步。他拉住准备打电话给戴老的戴濛濛,轻轻笑道:“不用担心,等着看好戏吧。”

    戴濛濛有些不解,而此时,场中的平供奉冷冷开口:“我原本打算捡现成,没想到你反倒挑事上门。真是浪费气力,听说你号称道武双修宗师境。我很好奇,你能接我几剑?”

    段皓闻言一笑:“听这话,你最得意就是剑法了?”

    花瑞聪哈哈笑道:“平供奉名为平百剑,乃是一位专修剑法的武道宗师,段天南,你可听说过,一剑破万法一说?”

    段皓不屑摇摇头:“一剑破万法?这说法也就是你们这些门外汉自吹自擂罢了,真正的剑修都是一些比苦行僧还要虔诚的修士,那会把这种无脑中二的宣言挂嘴边。”

    “混账,你竟然敢轻视我?”平百剑气得双目圆瞪,身形一闪扑向段皓。

    他手中那口长剑猛然一抖,数十道剑气攻向段皓。

    此时也有不少拍卖会上的富商大佬赶来看热闹,见到这一幕,纷纷发出惊呼。

    “太夸张了?莫非在拍电影?”

    “眼睛都跟不上了,这速度……”

    “飞沙走石,武侠片?对面那小子还抱着个女人,估计等下两人都得玩完。”

    以他们的档次,几乎九成人都没接触过修炼者,现在看到一位武道宗师全力出手,自然惊如天人。

    只不过,相比外行看热闹,一些实力不凡的强者也在一旁默默观战。

    他们面带震惊,眼神紧紧盯着怀抱周馥兰,身处无数剑气之中的段皓。

    “虽然我不知道平宗师刺出多少剑,但是至今不仅攻击不到天南先生,甚至连天南先生怀中的女子也没攻到。”一名暗劲中期的老者艰难吞了一口唾沫。

    旁边一位半步宗师的老妪笑了:“总共一千三百二十剑,一片衣角都没划破。”

    “唉,想我们平时哪个不是自诩一方强者,眼下才知道,原来面对宗师境,暗劲初期和半步宗师都是一样,接不下一招……”另外一名矮胖男子苦笑摇摇头。

    众人唏嘘一叹,场中的平百剑,手中长剑每次挥出就是数道肉眼难见的剑气。

    虽然每次都是被段皓信步闲庭的避过,但交战之处地面无数深深的裂缝都能看得出——此人乃是货真价实的武道宗师。

    只不过,原本能够一人屠杀全场的存在,遇到更加逆天的妖孽,结果堂堂一名剑修,沦落成衬托的背景。

    花瑞聪也是有暗劲中期的修为,一边抱着断腿,一边冷汗淋淋,他口中喃喃道:“不可能……不可能,没有人可以在平百剑这种攻击下毫发无损。《狂风剑法》乃是一套快剑,虽然威力极大,但消耗内力也是极多,平供奉撑不了多久的。该死,对方号称道武双修宗师境,只躲避不出手已经能耗死平供奉。万一出手……”

    眼神急跳,花瑞聪正好在此时听到段皓一声朗笑:“你前后攻我三千六百五十剑,现在剑势已老,不如也接我段天南一剑如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