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0章 卖的坑货
    话说一半被人打断,慕容王孙脸色微变,尤其发现开口之人乃是段皓。他再也压制不住怒火,轻声喝道:“段兄,这玩笑可不

    能乱开……”

    “难道我说错了吗?这东西也配称之为法器?”段皓不屑一笑。

    慕容王孙气极而笑:“这口寒霜剑的威力,刚刚大家可都亲眼所见,丰都门孟婆前辈也在这里,难道说,段兄连孟婆前辈的判断

    也质疑?”

    慕容王孙的话引来不少附和声,众人眼光在段皓和孟婆两人之间游梭。

    你段天南虽然实力强悍,不过当面质疑一位老牌宗师境强者的判断,可是最没有理智的树敌之举啊。

    慕容虎城暗暗冷笑‘孟婆前脚肯定,你段天南后脚就否定,这不是当面打脸?这老妪能够忍才怪,看来有好戏看了。’

    正当所有人预想孟婆必定发作的时候,却没发现老妪脸色微变,看着台上寒霜剑的眼神越来越惊疑。

    别的宗师境说这话,孟婆早就发飙了,无奈说这话可是段皓段天南。

    这位可是能够将法宝胚胎幽炎鼎祭炼成中级法宝的妖孽,使用法宝的人难道比炼制法宝的人更有话语权?

    孟婆表示自己还没自负到这种程度!

    结果,让全场吓掉下巴的事情发生了……

    孟婆拄着桃木拐杖,快步走到段皓身边,恭敬问道:“天南道友,您这话的意思?”

    段皓玩味看着笑了笑:“孟道友如果不信,且问慕容家,敢不敢将这口寒霜剑给我检查一番。”

    “嗯,老身收回之前说的话,司马家主,你如果要竞拍这口寒霜剑,最好还是请天南道友帮你鉴定一番。”孟婆转身对着追过来

    的司马明空说道。

    此话一出,全场皆惊。

    “嘶,这么就服软了?这还是当年威震西南的川中丰都孟婆吗?”

    “不!孟婆前辈说这话,可能天南宗师在炼器或者鉴定的水平远超于她。要不然以这位前辈的身份,还做不出趋炎附势的举动。

    ”

    “如此说来,这口寒霜剑,说不准真有问题。”

    “反了他,慕容家敢拿次货出来坑人,看大家不掀翻了这劳什子慕容山庄。”

    唐文瑞等半步宗师强者纷纷侧目,看向慕容王孙和慕容虎城的眼神变得狠厉起来。

    慕容王孙又惧又气,他对这口寒霜剑的来头,可是知道得一清二楚。

    这东西威力一般,只有冰冻能力看得过去,属于法器中渣渣的存在。不过好歹能让暗劲高手发挥出伪宗师境的战力,现在段皓

    寥寥一句话,居然将之全盘否定……

    深吸一口气,慕容王孙长叹道:“慕容家族举行拍卖会,这还是第一次被人质疑拍卖品的真伪。唉!既然段兄有所怀疑,那么就

    请上台检查一番。”

    言罢他挥挥手,站在其身后的那名暗劲老者冷冷一哼:“请,天南宗师品鉴。”

    冰霜剑出鞘,此老含怒催动暗劲,无数寒气散溢开来。坐在最前排周天石白丹青等人脸色一变,以他们的实力都感到些许寒意

    ,可见这口剑器确实有不凡之处。

    “这……天南会不会多虑了?”周天石看着嘴带浅笑缓步走上台的段皓,向着旁边白丹青问道。

    白丹青嘿嘿一笑:“老师学究天人,自然不会无的放矢,周老等着看吧,这寒霜剑绝对有毛病。”

    “老身也是如此想的,天南道友在炼器一道上的造诣何其之深。他说有问题,这寒霜剑就绝对有猫腻。老身只好奇,这慕容家族

    到底哪来的胆子,敢将南粤、西云、闽西三地同道当冤大头糊弄,嘿嘿……”孟婆阴恻恻笑了。

    因为幽炎鼎一事,所以对于段皓的反驳,孟婆可是深信不疑,她现在生气的是造成自己判断失误的慕容家族。

    ‘如果你们真的敢拿假货……造成老婆子丢大脸,呵呵,老身凭着解除封印也要让你们慕容家族好看……’眼带凶光,孟婆紧紧手

    中的桃木拐杖。

    司马明空等人连连点头,压下心中怒火,将目光注视到段皓身上。

    此时台上段皓脸带微笑,负手向着持剑老者走去,后者眼带怒火,几乎将寒霜剑的冰寒之力催发到极限。

    咔嚓……咔嚓……

    台上冰霜触及段皓的纯阳护体灵光,纷纷崩裂消融。

    这一幕从侧面体现出这口寒霜剑的威力,正当一些人眼中的狐疑开始动摇时,段皓轻声一笑:“区区西贝货,也就你们当宝……

    ”

    谈笑间,段皓在众人惊骇的眼神中,探手轻轻一捞,五指已经握住了寒霜剑的剑刃。

    “什么!”

    “不可能!”

    全场大哗!不仅慕容王孙和慕容虎城惊得连连后退,便是周天石孟婆等人也是豁然起身。

    “这种冰寒之力也配起名寒霜剑?”段皓好笑摇摇头。

    五指以一个玄妙的姿势握紧剑刃,原本散发出寒气的剑刃,犹如受到神秘的封印。任由那暗劲老者如何催发,却再无一缕寒气

    冒出。

    司马明空冷冷盯着慕容虎城:“慕容家主,这件事情,你难道不应该解释一下?”

    “司马家主……”慕容王孙闻言连忙开口。

    “滚!老夫和你父亲说话,你个小辈插什么嘴,没规矩的东西!”司马明空勃然大怒。

    直面一名半步宗师的威压,慕容王孙脸色一白,捂着剧烈挑动的心脏踉跄后退,要不是抢上台的慕容虎城扶住,必定摔到地上

    。

    “司马家主,您且听小弟解释……”慕容虎城一边压下心中惊骇,一边拱手连连。

    只是,未等他想出托词……

    “当!”一声清脆的开裂声吸引了全场的目光。

    段皓淡然将手中半截剑刃扔到拍卖台上:“呵呵,一口深埋地下的剑器,上千年来得不到祭炼,里面的阵纹早就腐朽。这东西根

    本无法用来对敌,因为你永远无法得知,这口寒霜剑在战斗过程中,何时会崩溃。”

    “靠!果然有问题,剑器买来不能上战场,难道用来当摆设?”

    “慕容家的人,这事情你们得给我们一个解释!”

    “没错。还法器级剑器,我呸!这玩意连一次使用价值都没有。”

    数十名修炼界的强者愤然站了起来,他们眼带怒火盯着慕容虎城,原本还想买一件法器回去镇压家族宗门,搞了半天居然是半

    次性使用物品,现在谁还能忍。

    幸亏有天南宗师在场,要不然,这次非被慕容家族坑出血来不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