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1章 第二件法器
    看着拍卖锤旁边那截暗淡无光的剑刃,慕容家的人都呆了。

    这可是法器级的宝剑,居然……就这么……断了?

    一口法器的价值,堪称无法估计。

    慕容王孙心中犹如滴血,他赤红着双眼,死死盯着段皓,正准备上前却被一只有力的手掌按住。

    “父亲,他……”慕容王孙急忙开口。

    慕容虎城眼神一厉,低声喝道:“剑器毁了就毁了,现在要想怎么度过眼前这关……”

    言罢他将慕容王孙推开,深吸一口气躬身对众人说道:“诸位……诸位前辈,诸位朋友。大家静一静,请听在下一言。”

    “哼!慕容家族好大的手笔,要不是天南道友在,老身也得被蒙了过去。”孟婆怪笑一声,手中的破瓷碗不知何时已经蓄了半碗

    灵水。

    周天石也眼带厉色看了过来:“不愧是以商立家的慕容家族,如果这口寒霜剑被在场哪位买了去,等到对敌时拿出来,结果被对

    手一刀砍断,嘿嘿……”

    众人见状纷纷冷笑,缓缓向拍卖台围了过来。那些世俗界的富商大佬明星艺人,连忙退到一边。

    虽然今天许多人都是头次接触到修炼界,不过看这情形,也知道刚刚那口神奇的宝剑问题极大。

    慕容家族极有可能把大家当成傻子耍,看来要出大事了。

    崔画彤与肖斐几人站到一旁,她眼带狐疑看着段皓,总感觉刚刚那一幕有些巧合。

    这一次,她还真的猜中了,刚刚段皓确实做了手脚。

    这口来源春秋古墓的寒霜剑,虽然因为深埋地下千年而濒临崩溃,但是还能承受两三场战斗。

    可惜遇到想要给慕容家族添堵的他,以段皓的眼力,走近一看就找到剑刃上几个破损最严重的法阵。

    凭借他的实力,暗暗毁去这几个法阵,震断一口勉强算得上法器的寒霜剑,完全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

    段皓眼带戏谑看着临场救急的慕容虎城,看都不看站在一边的慕容王孙。

    这名前世将自己踩到脚底的‘情敌’,这世重生后,段皓根本就没将其放在眼里,反而这位来历神秘,创下慕容家族的慕容虎城,

    让他心生忌惮。

    因为……

    此人面对这种绝境,竟然依旧满脸春风。

    “呵呵,诸位,诸位。”接过一名管事拿来的麦克风,慕容虎城朗声一笑:“诸位……这次乃是慕容家的错,还请诸位冷静些,听

    在下解释一二。”

    连续数声高喝,慕容虎城眼见场面稍微平复些许,轻咳一声,后台一名老者抱着一只人高的锦盒快步上来。

    “诸位,出现刚刚那种事情,只能说慕容家也是受害者啊!”慕容虎城打开锦盒,只见一口套在火红刀鞘的宝刃,静静躺在里面

    。

    此刀尚未出鞘,一股慑人的威压已经让全场一静,相比之前那口需要暗劲高手演示的寒霜剑,此刀明显品质要远远超出许多。

    眼见众人注意力被这口刀器吸引,慕容虎城眼中闪过一抹精光:“呵呵,首先,在下得感谢天南先生,如果没有他出手,刚刚那

    口寒霜剑,必定落入在场某位朋友的囊中。到时万一在对敌出现意外,名誉受到损伤必定就是我们慕容家族……”

    他真诚向段皓行礼鞠躬,仿佛丝毫没记恨对方刚刚毁去自己一口价值连城的法器。

    “哼!你们慕容家族可是以商立家,说的好听,但却也掩饰不了……”白丹青不屑一笑,他刚刚打断慕容虎城的狡辩。

    但是,后者一声长笑又将话语权抢过去:“白真人,我们慕容家族以商立家,自然对于修炼界事物的了解有所缺乏,刚刚不是将

    厚土阵盘这种珍惜法器当成普通汉代铜镜拍卖吗?”

    “你……”白丹青顿时词穷。

    段皓冷眼旁观,暗暗点头,不愧是老狐狸,这样都能找到破局之法。

    果然,听到慕容虎城这话,许多人眼中的怒火也消逝下去。

    如果说这样的解释,倒也是有点道理。

    毕竟人家之前也将真正的法器当成普通古董卖,现在对一口出现问题的法器看走眼,也是情有可原……

    唐文瑞等外地的强者眼神微动,司马明空等人南粤大佬也都不说话。

    段皓淡淡一笑:“好算计,难怪慕容先生事先拿出那口宝刀。毕竟,剩下两件法器总不能都出问题,既然有机会得到法器,某些

    事情自然也就高高拿起轻轻放下。”

    众人闻言一滞,脸色讪讪,慕容虎城眼带忌惮看了过来。

    孟婆怪笑一声:“老婆子眼力不行,接下来奉劝各位,最好还是让天南道友鉴定一番,别又被人坑了。”

    “没错,之前的事情暂且揭过,现在这口刀,如果要拍卖,我们推选天南宗师作为大家的鉴定师。”司马明空朗声说道。

    周天石笑了:“你司马老鬼难得说句人话,老夫附议。”

    “附议,你们慕容家的话不能信,得让天南先生鉴定后再说。”唐文瑞等人纷纷点头。

    慕容王孙见状大骇,连忙抢到慕容虎城耳边低声道:“父亲,这不行啊,我怀疑段皓刚刚做了手脚,万一……”

    慕容虎城猛然挥手,沉声对段皓问道:“天南先生,既然诸位前辈,诸位朋友都如此建议,您看……”

    眼见对方将皮球踢过来,段皓好笑摇摇头:“你们慕容家举办拍卖会,又不是我段天南举办,岂能连续越俎代庖?”

    言罢段皓故意转身,一副老子就是不接招的模样。

    “那算了,天南先生不点头,反正我是不敢买了。”

    “散了散了,大家回去了,这东西又不是大白菜,买烂一颗扔掉再买。”

    眼见许多人摇头起身,慕容虎城脸色沉了下来,正当他思索如何处理时,慕容王孙已经抢先开口:“段兄,既然如此,以沧澜湖

    作为您出手的鉴定费如何?”

    “沧澜湖?”段皓眼神一动。

    他转身打量着拱手而立的慕容王孙,后者满脸真诚,但眼中那抹狠色却瞒不过段皓的眼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