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9章 收尾的龙组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出了段皓目光淡然,其他人都被吓得嘴巴微张。

    一只比之前幽魂狼王少了数倍的狼魂,缓缓从段皓目光所看之处显化出来,只是让人吃惊的是,原本狼头所在之处,却是狼巫

    那苍老的头颅。

    “人头狼身?”白丹青惊讶大叫。

    段皓不屑一笑:“什么人头狼身,这是种魂术。”

    “你……你居然连狼王谷三百年不现世的秘术都知道,再加上之前的饲魂之术,你……你到底是何人?”狼巫惊骇大叫起来。

    这个问题,同时也引得其他人好奇看向段皓。

    只是……

    他们注定在段皓这里得不到答案了。

    “放心,我从来没去关注你们狼王谷所谓的秘法或者密术,我段天南,看不上这些小孩子玩意的。”段皓好笑摇头。

    狼巫后退一步,眼中将信将疑,柳丙丁和青牛谷道门真人却是一脸不以为然。他们看来,段皓必定某位老怪物夺舍或者转世,

    说不定,还曾经与狼王谷打过交道呢。

    唯有周天石与白丹青对段皓此言深信不疑,尤其后者得授《寂灭生死法》上卷,深知段皓手中功法不知要超出修炼界最强悍的

    秘籍宝典多少倍。

    “哼,我老师的能耐,岂是你们能够了解。”白丹青不屑一笑,猩红的双眸紧紧盯着狼巫:“你这老狗隐在一旁,要不是遇到我老

    师,险些被你逃脱一劫,现在给我死来……”

    眼见白丹青右手凝聚出一缕幽蓝诡异的火焰,狼巫连忙对着段皓恳求道:“天南道友,本巫肉身被毁仅存魂魄苟延残喘。劳烦让

    令徒饶命,本巫愿意奉上黄金家族留在中原数处秘境,作为买命钱。”

    “秘境!”

    柳丙丁与青牛谷宗师境惊骇大叫,不约而同,眼露贪婪。

    前者年轻时被茅山驱赶,要不是后来在天台山得到一处小秘境,别说踏上修炼道路,说不定早就老死了;

    后者更不用说,青牛谷这段时日势力大涨,不仅催生许多伪宗师境,还意图剑指南粤修炼界,据说也在从一处上古秘境得到逆

    天的好处。

    周天石低声对段皓道:“天南,留他狗命逼出秘境方位也好,交给龙组换些修炼材料或者灵能也行,总比直接灭了他强。”

    白丹青也收起手中三阴尸火,轻声对段皓说道:“老师,秘境一说有些缥缈。不过一个宗师境道门高人的残魂,足够向龙组换取

    一件镇压阵眼的水行宝物了。”

    这段日子段皓一直在筹备沧澜湖聚灵阵,他也从白家宝库拿出不少材料,可惜因为阵法到时设置在湖底,至今尚缺一件水行宝

    物。

    段皓眼带玩味看着簌簌发抖的狼巫,最后总算在后者期待的眼神中缓缓点头。

    眼见自己小命保住,狼巫眼神微动,只是,正当他松了一口气的时候。一条金光灿灿,由无数纯阳真气编织成的符文锁链,骤

    然从段皓手心飞出,瞬间封住他这具借助幽魂狼王凝聚的魂体。

    段皓突然出手,吓得柳丙丁和青牛谷道门真人脸色一变,因为这锁链犹如附带玄妙的伟力,瞬间就让狼巫满地打滚。

    “你……段天南……你到底做什么……”狼巫痛得惨叫连连,魂体不断在虚幻和实体之间变幻。

    段皓双手环臂,冷笑道:“抱歉,我信不过你口中所言,干脆等下搜魂得了。”

    “什么?”狼巫惊骇大叫,一股寒意直冲天灵。

    柳丙丁与青牛谷宗师也是眼带震惊看着段皓的背影,因为就这两句话的时间,狼巫寄托幽魂狼王的魂体已经消散殆尽,仅剩下

    一颗头颅。

    “封!”段皓轻声一喝,那条符文锁链爆发出刺目金光,狼巫只感到眼前一黑,随后失去意识陷入永远的黑暗之中……

    衣袂破空,数道人影落入院中,正是闻讯赶来的南粤龙组等人。

    许槐林与明炎道人,相视一眼,都在对方眼中看到惊讶,如果自己两人没看错,刚刚被段天南封印的头颅,似乎便是狼王谷狼

    巫铁木合。

    压下心中疑惑,许槐林上前拱手道:“天南真人,眼下慕容山庄一事已经得到控制。”

    段皓微笑点头,却是不接许槐林话茬,自顾与周天石寒暄,龙组数人被晾在一旁,一时间十分尴尬。

    过了片刻,眼见段皓转身就走,周天石和白丹青压着柳丙丁两人准备离开。

    明炎道人只得硬着头皮上前:“天南真人,这两位道友,能否交给龙组……”

    段皓看着同样准备说话的许槐林,好笑说道:“你们两个半步宗师,哪怕我把他们交给你们,南粤龙组就压制得下?”

    许槐林闻言还想说话,明炎道人连忙拦住:“压不下……压不下……天南真人您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外面慕容家族还得贫道和许

    兄去处理,我等暂且告退……”

    说罢他拉拉有些不甘的许槐林,后者临走时对段皓叹息道:“天南宗师,华国眼下宗师凋零,如果可以,但愿您能给华国修炼界

    留点元气……”

    “哼!说得不杀他们,人家就能为你们龙组所用一样?”白丹青不屑一哼。

    周天石也是摇头长叹:“北方几位前辈抵御国门据说数十年不曾归家,今天却有四名华国宗师境强者伏杀天南,唉……”

    听到这话,不仅龙组等人,就是成为俘虏的柳丙丁两人也是无言以对。

    段皓笑了笑,人性本私,戴万山那种舍弃官位,甘心充当南粤守护者的武道宗师还是少数人。大部分宗师境强者都是自私自利

    ,别说为华国付出,便是普通国民也被其视如草芥,甚至不惜联合异国宗师对付同胞。

    这些人,修仙的大门都没摸到,反倒失去做人的最基本底线。

    不屑看了一眼龙组等人,段皓转身带人离开,龙组等人眼露无奈,许槐林长长一叹:“惹谁不好,去惹这个煞神。”

    “唉,先处理慕容家族的事情吧,南粤三大家族、慕容本家、南方军区,云霞山沧澜居。”明炎道人掰着手指头,苦涩说道:“我

    们南粤龙组要在四个鸡蛋上跳舞,踩破那个都不行,实力不够,真是苦逼啊。”

    “尤其后者,段皓段天南,独斗五大宗师境,此战之后,想来南粤无人不识君了!”戴万山身穿白色唐装,缓缓从门外走了进来

    ,眼带忌惮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