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4章 尴尬的丰都门
    这老者听得少女的抱怨,宠溺道:“我花家的小公主,怎么会嫁不出去?要不是老爷拦下不少,堆在您面前的档案,可是比紫

    金山还高呢。”

    “管家爷爷,您净瞎说……”少女小脸微红,伸出一只欺霜赛雪的藕臂,拿过老者放在石桌上的文件。

    “段皓?”瞥了一眼封面,兴许这姓名实在普通。少女看都没看就放到一边,那里垒着厚厚一沓,大约二十来份。

    “好啦!这档案人家留下来了,管家爷爷放心了吧!”不带好气丢给老人一记白眼,花浅语扭身裹着棉被赌气不再说话。

    “行,您有空就翻翻……”老者微微一笑,上前帮少女掖掖被角。

    这老者放轻脚步,悄声退出小院,几名侍候在外面的男子快步上来,其中一名脸长眉浓,拄着拐杖的青年男子低声问道:“小小

    姐看了没?”

    “这是你能问的?”老者脸色一沉,和煦的脸色瞬间阴沉下来。

    正从机场赶回来的花瑞聪,吓得连忙躬身道:“大管事,小的就是关心小小姐……”

    老者勃然大怒,一脚将他踢飞七八米:“你狗胆不小,不仅私自将慕容王孙的档案掺杂到小小姐的桌上,还假借公事前往南粤与

    慕容虎城会面。”

    “咳咳……大管事……饶小的一命……”

    听到这话,花瑞聪哪里还不知事发了,他口鼻溢血跪在地上,一边求饶一边磕头。

    老者阴恻恻看着其他几名躬身低头的男子:“二爷还在呢,一个个就这么急不可耐找主子了?老夫警告你们,再插手小小姐的事

    ,担心你们的人头。”

    “回大管事的话,小的都记住了!”整齐的应答,微颤的身躯。

    这几名可以与周天石这等小家族族长平起平坐的男子,一个个噤若寒蝉,大气不出,他们知道,眼前的老人这次是真的发怒了

    。

    老者幽幽说道:“老夫感觉还是得给你们长长记性……”

    花瑞聪大骇,正准备起身逃走,骤然感到颅后一痛……

    “把这卖主求荣的狗贼给老夫拖下去埋了,你们手脚麻溜点,别把血腥气传到院子内……”声音还在众人耳际回荡,老者却施施

    然负手走到数十米外的走廊。

    眼睁睁看着这老者一指点杀花瑞聪,这几名男子连动都不敢动,直到老者的背影消失在视线内,才擦擦头上冷汗,一言不发将

    花瑞聪的尸体拖走。

    ……

    自重生以来,段皓其实很担心如何与心中的伊人再续前缘。相比前世的偶遇,这一世他跟慕容王孙打着同个主意,准备制定一

    个完美的“邂逅”计划。

    戏剧性是未等段皓做好与花浅语会面的准备,自己档案已经跑到人家的面前,只能说命运的惯性实在太大了。

    此时远在南粤的他刚送走戴万山等人,却迎来风尘仆仆的白无常。

    “天南前辈,您那张列表上许多都是稀罕货,我翻遍宗门宝库,也仅仅凑齐三份材料。”白无常放下一只大药箱,里面分门别类

    放置了许多药材。

    “三份……”段皓故作沉吟,心中却暗暗窃喜。

    他写给白无常的药材其实掺杂不少水分,有六成是纯阳丹用不到之物。当时预想丰都门能凑齐一份就不错了,现在对方带来足

    量的三份,不得不说是一个惊喜。

    “无常,你懂不懂规矩,哪有三份材料求人炼丹的道理……”孟婆有些难为情说道。

    白无常也是老脸微红,类似纯阳丹这种特定丹药,求丹者一般得自备五到十份材料。

    至于这些材料成功了几次,求丹者无资格过问,反正最后到手只能一炉丹药,剩余就算炼丹师的劳务费了。

    万一运气背,材料全失败,人家炼丹师可不负责,最多承诺下次优先开炉帮你炼丹。

    这种规则不仅在修炼界,便是灵空仙界也是如此。

    现在丰都门只提供了三份材料,不仅白无常眼神闪烁不敢抬头,便是孟婆也是老脸微红十分难堪。

    三次机会……

    炼成功,油水少,炼失败,砸招牌。

    这事要是找到其他炼丹师头上,估计刚开口就被人家轰走。

    时间在他们师徒两人忐忑不安中渡过,段皓俯身仔细检查着木箱中的药材,最后拍拍手说道:“三份材料,我还是有点把握的。

    ”

    此话犹如天籁,孟婆和白无常感激看着段皓,尤其前者,更是拄着桃木拐杖激动说道:“天南道友,老婆子知道此事难为您了,

    不管事成与否,老婆子承诺,川中丰都门欠沧澜居一个人情。”

    段皓微微一笑,对杜灵尘吩咐了几句,转身走入静室,开始炼制纯阳丹和六天后周家拍卖会所需的丹药和法器。

    而此时,秀越区青蓝大厦,十来辆挂着白底红黑字车牌的东风猛士呼啸从各个路口冲了出来,一名名身穿特殊作战服的猛汉翻

    身下车。

    火龙手持一把造型古怪的枪械,身边站着白丹青和茅昭元这两名道门真人。

    “三条街道已经清场完毕。”对讲机传来郑天彪的声音,火龙对白丹青和茅昭元拱拱手:“两位道长,拜托了。”

    “师叔,请吧!”白丹青眸光微动,向茅昭元伸手虚引。

    茅昭元吹吹胡子:“天南真人已经承诺了,抓一个暗盟宗师,茅山派在拍卖会上所有商品都能返水5%。”

    听到他这话,火龙面罩后的脸色微微发黑,按照老首长的讯息,段天南可是承诺出手对付暗盟。

    眼下连人都没影,还居然派来一个张口闭口谈钱的老道士,外加这个据说是僵尸体魄的白丹青。

    这对组合,能办成事吗?

    不仅火龙这么想,这次抓捕暗盟的南方军区离龙小队,全体队员可都憋着一肚子火。

    上次野外拉练被个白胡子老头虐得团灭不说,这次抓捕十八年前犯下滔天血案的暗盟,战友们可是准备一洗前耻,结果却派自

    己等人辅助佯攻。

    这特么算什么事?

    堂堂离龙小队,南方军区的王牌,沦落到打酱油了?

    最郁闷是这次总指挥,据说乃是一位名为段皓的青年。

    这小子从哪里冒出来且不说,反正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可你临时一个电话将指挥权委任给火龙队长,随便派出这两个从路

    上就吵到现场的道士。

    这也太说不过去了吧,又不是去郊游,对方可是当年造成3721部队6营几乎全灭的邪恶存在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