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6章 何方小贼
    三个街区临时戒严,花城地标建筑青蓝大厦骤然封锁,这种可以充当普通市民数月不衰的谈资,却彷如被一只无形的手掌拦住

    。

    十来家闻讯飞奔而来的媒体,车在半途就接到高层紧急召回的电话,网上流传的只言片语也很快就被删除一空。

    唯有源源不断开往青蓝大厦的一辆辆运兵车,让人深知必定发生了大事。

    “火龙长官,花城公安局临时抽调87名警员已经全部到位。”郑天彪敬了一个礼。

    火龙轻声一喝:“立刻参与布防工作,继续排查周围街道未曾疏散的民众。”

    目送郑天彪带着这些临时调动不知详情的警员下去,火龙抬头看着眼前注定成为历史的‘青蓝制药’四个大字,眼中闪过一抹担忧

    。

    不久前白丹青在顶层密室使用了几个追踪法术,目前已经和茅昭元沿着那破开的墙壁追上去。

    虽然很不服气,不过看当时两名宗师境那可怕的脸色,火龙也知道,现在对手已经不是暗盟,而是那具从血棺中爬出来的怪物

    。

    ……

    云霞山沧澜居,许槐林看着不远处那紧闭的房间,眼中闪过一抹急切。

    相比部队出身的火龙,许槐林可是知道那具血棺中爬出来的是何等存在……

    宋代修士苍霞子,未曾转修尸道之前,已经是一名得到青城仙派传承的道门真人。

    回想对方在阴灵脉上面修炼了数百年,再加上那数张火龙传过来,关于青蓝大厦顶层密室血腥一幕的照片。

    许槐林就知道,这玩意除非请段皓出手,眼下南粤绝对没人制服得下。

    看他坐立不安,杜灵尘倒上一杯灵茶:“许组长,这次少爷为孟婆前辈炼制纯阳丹,总共才三份材料,我等实在不敢打扰。”

    “这……杜管家……事急从权啊……”许槐林苦涩一叹,触及到孟婆斜过来的眼神,瞬间又怂了。

    这位老婆子两只脚都快要迈进棺材了,眼下有个续命的机会。如果被自己搞砸了,估计苍霞子还没抓到,自己先在云霞山找处

    风水躺进去得了。

    正当许槐林忐忑不安在沧澜居等待段皓出关时,花城第三人民医院地下阴灵脉所在,骤然响起一声可怕的厉啸。

    “谁……到底是谁?”

    一道血红的身影犹如发狂,两条生长出鳞甲的手臂每次挥舞都能带出可怕的风压,将石室内许多陈旧的摆设木架碾成粉尘。

    “噗!”一名气息萎靡,遍体鳞伤的黑袍老者被一道劲风击中,张口吐出一道逆血。

    此人正是暗盟领头老者,眼下他颤抖声音道:“大……大人……难道秘境出事了?”

    对方身躯一震,转身露出一张可怖的狰狞脸庞,一条分叉的舌头从两枚三寸来长的獠牙中伸出,猩红的双目盯着领头老者喝到

    :“这里……到……底,还有哪些……宗师……”

    断断续续的沙哑声,从这怪物口中吐出,领头老者艰难吞了一口唾沫:“大人……南粤地界宗师境,几乎全部集中在云霞山沧澜

    居,那里的主人名为段皓段天南。”

    “段……段天南?”这具由苍霞子转修而来的僵尸,似乎思维处于混乱之中,口中不断喃喃重复段皓的名字。

    “呼!段天南,别怪老夫拖你下水……”领头老者抹了一把冷汗,却没想到自己还真的歪打正着,说中了目标。

    看着呆立在一边喃喃自语的尸王,领头老者暗暗叫苦,昨夜发现血棺出现破裂之后,自己三人使出浑身解数也压制不住这怪物

    。

    这东西破棺而出,瞬息之间就将张真人和其他一名宗师境当场活撕,要不是最后关头自己亮出同属青城派一脉的标记,昨夜自

    己必定无法幸免于难。

    后来,发现这怪物还残留些许神智,他才凭借宗门传下来的秘法,勉强与这怪物建立起联系,让其将自己带到这苍霞秘境。

    可惜,让他苦笑不得的是,自己等人谋划了十八年的苍霞秘境,除去一些经不住时光侵袭的腐朽丹药,居然连一点有价值的东

    西都没流传下来。

    说好的三口剑器呢?

    说好的道书呢?

    要不是身边有这么一尊随时发狂的大爷存在,抓狂的就轮到领头老者了。

    ‘昨夜还只能神念交流,现在已经可以说些简单的话语,看来很快就能拥有神智,难怪被宗门成为千年不出世的天才。’领头老者

    眼色微动。

    “大人,花城实力最高便是号称道武双修宗师境的段皓段天南,想来盗取苍霞秘境中宝物的窃贼,必定就是此人。”领头老者强

    撑伤体,躬身说道。

    “带……带本座去……”

    沙哑的声音未落,领头老者就被这尸王抓住,只见这尸王双眸击出两道红光,激活石室地上一个阵法。

    ……

    空气中泛起阵阵涟漪,一红一黑两道身影凭空出现,相比之前只有疯狂之意,目前这尊由苍霞子转化来的尸王,双眸已不时能

    够闪过一道清明之色。

    正当他准备抓着领头老者离开此处时,一声厉喝骤然响起:“孽障,居然逃到这里来?”

    虚室生电,茅昭元出手就是三张雷符。

    “吼!”

    随手将领头老者丢开,这尸王犹如受到挑衅,红眸中疯狂之色大盛,两条布满鳞甲的手臂狠狠向着茅昭元召唤的三道雷电砸去

    。

    轰!

    电光充满整个地下空间,茅昭元脸色微变,这种诛邪雷符可是专门克制邪崇的上等货色,虽然自己没打算三张就制服这怪物,

    可眼下被双拳砸散算什么事?

    这特么还是僵尸吗?

    看了一眼旁边翻手几个掌心雷上来助阵的白丹青,茅昭元愤愤不平,开始施展茅山秘书加入战圈。

    一时间,无数雷火相互撞击,那领头老者身受重伤,眼见尸王将白丹青两人缠住,眼神微动,拿出一张紫色符篆。

    “该死!你怎么可能有我茅山派百里瞬息符!”茅昭元脸色微变,一眼就看出领头老者手中符篆正是出自茅山秘传。

    “嘿嘿!想知道?抓住老夫再说,昭元真人……”将紫色符篆贴到身上的前一瞬,领头老者冷冷看了茅昭元一眼,随后不等茅昭

    元和白丹青反应,此人已经激活符篆,化为虚无消失在当场。

    “可恨!”

    “这下麻烦,居然被他跑了!”

    “吼!”

    白丹青和茅昭元气得跳脚,可惜旁边将他们术法视如无物的尸王又飞扑上来,双臂一挥,茅昭元手中的法剑已经被劈飞出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